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三家村 > 改变,还是换汤不换药

改变,还是换汤不换药

来源: 作者:鲍宇 时间:2019-05-31 16:39:33 点击:

时间倒回5月18日大选日晚上的10点多,悉尼内西区Grayndler的点票已经结束,工党Anthony Albanese发表他的胜利感言。奔波一天的他体态依然挺拔,说的不外乎感谢、未来努力之类的话,语速不轻快,甚至有些句子是逐字说出,送音有力,眼神沉着,极具感染力和煽动性。结束后镜头回转,新闻直播间的主持没有按照惯例点评,而是直接对着同台的黄英贤问,“你认为肖顿(因为败选)辞职的话,下一任的工党领导是谁?然后她拉低眼镜、微微低头、直直盯着回答者。

电视机前的吃瓜群众可能立马会脑补这位主持没有出口的问题:“会是他吗?”没想到一补成谶。

56岁的Anthony Albanese,大家会亲切称Albo,甚至AA,2a,在第二天就宣布他会竞选工党领袖,一周后,随着副领导Tanya Plibersek拒绝竞选、影子财长Chris Bowen退出,Albo作为唯一一个候选人终成功当选。

媒体和大众对Albo的印象非常不错,媒体的报道直称“英雄”,甚至称“很可能是下届总理”;大众社交网络把Albo年轻时比美阿汤哥的帅气照翻出来,称不是所有政客都是丑八怪,可谓好感度非常高。

话说本次大选后工党对领导人受欢迎度的忽视应记一教训。“我想选工党,但不想投给Bill Shorten”这句戏言说了好几年,但都认为无关重要。想想工党历史上取得的胜利,惠特拉姆、霍克、陆克文哪一位不是高人气的,尤其在今天、随时要直面民众的传播方式并不是无关要紧的事务。

Albo在这方面是达到要求了,他在选区也有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啤酒(像霍克),也有了像砖头一样厚的自传(像陆克文);他是一名受欢迎的独立DJ,在ABC做节目介绍非主流音乐,在机场上在路上会被路人拦下来聊天拍照;他还是黑胶唱片收藏家,经常做慈善筹款人,喜欢喝草莓奶昔……在从政履历上,他出身平凡,受惠于工党福利政策能接受高等教育,拥有悉尼大学经济学学位;16岁就加入工党,当过鲍勃•卡尔的政策顾问,1996年成为Grayndler选区众议员进入议会,成为陆克文的追随者和密友,位及副总理,也担任过吉拉德政府的内阁部长;2013年领导人之争输给肖顿之后,他一直团结在肖顿的周围但也保持一定的政策偏向;多年来主要分管基础设置和交通运输事务,被认为是实干派代表; ……可以说,从年轻时帅气爱好广泛的小鲜肉到现在的务实忠诚硬汉政客,他一直精心管理着个人角色,成为从形象到资历到能力在党内外都及其受欢迎的人物。

改变,是Albo竞选宣言中最强调的卖点,他说会为现在和未来创造强劲的经济(工党传统更多讲分享财富),看重基础设施投资,尤其是国家道路的建设;其次是稳定的气候和能源政策,确保大家能行动起来保护环境……看官看来,工党这次输得那么彻底(难堪),自然需要反思调整的,而政策来去也就那些条框,民众的着眼点更多在于“如何做”“推动做”上 ——改善经济促进就业(投资)当然可以,但影响生活水准的太激进变化(减排目标)就不太可以——这里有个度的把握,太保守太理想化都不行,这是民心民情的来源,也说明民心难测。

Albo面临的是一堆烂摊子,外部是三年的反对党、各种政策之争、中产阶级选票流失、“昆州挑战”;党内部还有左右派之争,如果他要当一位温和务实的左派,他自己阵营内理想主义色彩严重的人士会发出什么声音?能这些都是棘手的问题,且看看是旧瓶子装出新酒,还是换汤不换药。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