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三家村 > 新法案或沦为当局自娱自乐?

新法案或沦为当局自娱自乐?

来源: 作者:赵河铭 时间:2019-05-20 10:56:51 点击:

《外国影响力透明法》是联邦政府为打击外国势力和影响采取的一项措施,也被认为是针对中国威胁、渗透的法案。法律案生效后,澳大利亚政府把13所孔子学院作为该法的重点问责对象,通知提醒其去注册登记。可据澳洲媒体报道,到3月份20日为止,无一家去登记注册《外国影响力透明法》。

在此之前,曾被澳警察人员调查的华人社团在该法的个人机构注册期满时,也没有一个华人社团向当局注册。

悉尼大学、墨尔本大学等大学代表表示,他们已经研究过该法,并得出结论,就是孔子学院不需要登记。华人社团领袖也表示,华人社团无需注册,因为华人社团的性质并不列在外国影响透明法的注册规定。

这种接连的“不理”和“无视”,使一些喜欢捕风捉影,无事生非的政客和媒体十分失望,也与澳当局的立法初衷和一些人极富想象力的推测大相径庭。新法案遇冷,这让澳当局情以何堪?这场没有对手的戏该如何唱下去?

澳大利亚的《外国影响力透明法》类似于美国的《外国代理人登记法》,法案试图“遏制外国影响和间谍行为”。 法案名为适用于所有外国政府,但法案被普遍解读为“针对中国”。这一立法始于澳洲反华掀起高潮的2017年,其初衷就是反对所谓“中国渗透”。

从2017年前后,澳大利亚媒体发表不少针对中国造谣污蔑的报道,部分政治人物发表充满意识形态偏见和冷战思维的敌意言论。这个《外国影响力透明计划》法案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提交议会并在之后获得通过的。

澳当局铺开这个阵子,就是要拉出几个对手,找个碴子,然后轰轰烈烈、扎扎实实来两场子。那么,现在两个被当局重点关注的团体、机构,都表示与我无关,你自己玩吧!那样,政客们这两年不是白忙活了吗?这让当局多么无聊、无趣!

中国人,你想不玩就不玩了吗?无疑,当局会就此收手吗?我们认真对照这个法案规定,看哪些个人或机构需要登记注册:

一、代表任何非澳洲本地的外国主体;二、具有影响澳洲政治的目的;三、 从事具有政治目的政治游说、传媒活动、经济支出活动;四、不享有豁免权。

请注意,只有同时满足以上四项所有要求才需要进行注册登记,以便接受监督。

针对律政部要求注册登记一事,悉尼大学率先发声:孔子学院的目的通过向澳洲社区提供非学位中国语言、文化教育课程和相关教育服务,加强澳中民众相互理解。经过深入硏究外国影响透明法后,得出的结论是孔子学院不需要向律政部注册。

《外国影响力透明法》在澳的华人社团也引起了恐慌:就在2月中旬,悉尼一个华人社团同乡会被澳洲联邦警察保安部盯上,上门审查该同乡会与中国政府的关系是否很密切。

在澳洲,华人同乡会、商会等组织有300家。虽然都是民间组织,但往往不可避免有官方联系背景。事件发生后,一些华人社团领袖对此不解、不满。同乡会是由乡亲组成,纯粹是联谊性质,并没有进行任何政治游说活动,华人社团的性质并不列在《外国影响力透明法》的注册规定。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不论是发函通知也好,登门调整也罢。结果,在当局要求的社团注册限期届满,没有任何一个华人机构、社团向律政部注册。

没有华人接招。本来为华人量身定做《外国影响力透明法》就这么被华人无视了、搁置了!

这确实在当局意料之外,但是,这完全在情理之中。因为,中国政府奉行的是“不干涉别国内政”的基本政策。对照注册登记的四条规定,没有政府背景不在列,有政府背景的机构、团体、个人也不能从事干预他国政治的事。

虽然如此,据说新法案并没有交白卷。据说,目前有9家代表外国主体的机构或个人在澳律政部注册。有代表美国、挪威、法国等多家游说机构或个人登记。这说明新法案推出也算有人配合。那么,有了美国等的注册,是不是笔者开头说的“当局的自娱自乐”呢?

要知道,澳《外国影响力透明法》反对的是中国的渗透,而欢迎美国的介入,美国等政府注册登记,这不过是自欺欺人,又是自娱自乐!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