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三家村 > 澳大利亚气候变化政策该怎么建模

澳大利亚气候变化政策该怎么建模

来源: 作者:鲍宇 时间:2019-05-10 14:26:51 点击:

在距离澳洲联邦大选仅剩两周的关键时刻,一位经济学家发表的建模报告,把工党领袖Bill Shorten直接扯入了气候变化政策的命题中,他不得不直面这一在澳大利亚称得上“致命性”的政治争议。

这位经济学家Brian Fisher的建模报告称,工党的减排计划,到2030年将减少16.7万个就业岗位,实际工资至少减少3%;国民生产总值(GNP)减少至少2640亿、最多5420亿澳元,具体数值取决于大型企业购买国际碳排放权来满足目标的规则。相比之下,工党的计划在2021-2030年间所引发的国民生产总值损失累计是联盟党计划的3倍;其他后果还有其批发电价将比联盟党政策的电价高20%;企业成本上升,更多岗位流向海外等等。

这样一个报告在最敏感时候发布,首先令人怀疑的是背后的目的,事关经济和民生,任何失业或工资下降的负面前景,都会令不明就里的选民迷惑,直接冲击选票。不过这位经济学家是政府气候政策的前任首席顾问,为两党都服务过,这份报告也非受政府委托或拨款,表面看来是“独立””“权威”的。而第二个疑问是近17万消失的岗位是哪些行业?公开的数据是2018年澳大利亚煤炭行业雇佣的人员为5万多,间接就业有12万,这是不是意味着这部分的工人将全部失业?讲笑了,当然不是这样算的。工党的计划是2030年二氧化碳排放量在2005年的基础上减少45%,新能源占供电总量的50%,还有一半是传统能源。传统能源依然是这个国家的重要经济支柱,起码一半的岗位应该是保住了。当然也不是这样算的,这里想说的是,经济学家提供的数字太过惊人,但具体细节内容却交代未明,老百姓难以判断这个建模是合理的、还是唬人的。

这位经济学家提到一个观点似乎有点道理,就是对经济进行大规模的调整(这里可以理解为激进的气候变化政策导致的调整)会影响产业是不可避免的,但现在(政党)“不愿公开讨论因此造成的成本(代价)”,言下之意,就是避重就轻,不提成本,只是在画饼。

只是经济转型要经历阵痛的道理谁都懂,各政党在大选前挑好不说差也是正常,气候政策学家最应该解决的对澳大利亚最合理最有效气候方案,尤其是碳价格还没有制定下,发布“如何做”才是最重要,而不是谈论“这样做会损失多些、那样做会损失少些”。

澳大利亚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气候变化政策成为政党权力斗争的牺牲品,政党内外、政界和民众(业界)之间无法达成能持久且稳定实行的措施,导致了这样一个极容易受自然影响的国家,在气候政策上没有远见、也没有作为,其中的恶果首先由我们自己来承担——无论是已经感受到的史无前例的高温、半个国家的干旱火灾、农业受摧毁后对经济拖后腿,还是即将发生的大面积暴雨洪水、海岸线消失、大堡礁中最终消失。

还有一个值得思考的,澳大利亚具有非常适合清洁能源发展的地理和技术条件,这是未来社会文明和繁荣的关键所在,如果唾弃了这个战略目标,澳大利亚的在国际上的话语权和国内社会运作、经济前景将会愈加暗淡无光。

这样看来,这些气候变化策略专家、环境专家和经济学家们应该有更多更大的作为才是,不仅仅要推动整个国家达成最优配的战略目标,还有制定适合这个国家的经济转型步伐、整个社会的治理发展模式、全体公民参与的方式和途径,甚至每一个公民自身行动和生活足迹,可谓任重道远。

可能已经有了这样的经济建模,但淹没在纷扰的政治权力交迭或唬人的数学成本中。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