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三家村 > 诺鲁小岛上唯二“外交官”

诺鲁小岛上唯二“外交官”

来源: 作者:鲍竼 时间:2019-03-15 16:17:13 点击:

澳洲大选前的社会氛围以及两党互撕的新闻,每每都让我有独特的亲切感,或许是自小到大,接触台湾新闻媒体的政治氛围所致,澳洲政坛的互喷,有几分稚气,也多了几分傲(澳)气。

而谈论到难民议题,每次都能勾起我的眼球,让我回想起刚来到墨尔本,在墨大进修全球传播理论时,第一堂课就是讨论难民问题。

难民问题对我来说,曾也是一个有距离的澳洲社会议题,直到去年2018年6月,我当时还在读书,也同时在SBS写一些社会评论,一则报道上,抖大的英文字”Taiwan”抓住我的注意力。

内容是讲述,澳洲政府与台湾的秘密协定,将部份需要就医的难民送到台湾医治,但难民却嫌台湾语言不通,身心灵被压迫种种指责,搞成台湾好心反被狗咬,简直欲哭无泪的窘境。

原本这项秘密的医疗协议,从2017年9月到当时一直都是保密状态,但也因为这则报道,秘密协议从此没有秘密,不光是澳洲政府方面不愿接纳难民医疗,还同时将烂摊子不断往外送,实在是刷新下限。

于是两方面的媒体炸锅了,一方面是台湾,一方面是澳洲。

台湾部份,尽管当时台湾“外交部”发言人李宪章第一时间对外回应,表示澳洲政府考量台湾医卫水准以及台湾和瑙鲁的医疗合作多年,2017年9月与我签订秘密协议,2018年1月实施,已经提供10馀名急重症难民给予有效的医疗照护。

但这份说词并不被大家接受,毕竟政府私下签署的协议,在大家不知觉的情况下,拥有安全隐患的难民被送往台湾,这对台湾近年讲求公开透明化的政治参与而言,无疑是开倒退车。

我在当时致电了台湾现任台大医学院麻醉科教授,王明钜医师。询问这项医疗协议的更多细节,却得知更多有趣的故事。王明钜医师表示自己认识的一位黄医师,曾在2012下半年派驻在诺鲁三个月的时间。

当时澳洲正在跟诺鲁商讨第二次设计难民置留中心,而诺鲁这个超级迷你国家,岛上唯二的“外交使馆”,一个是台湾,另一个就是澳洲了。两边的派驻人员平时互动密切,甚至有联谊活动。

于是诺鲁小岛上唯二的外交官,就形成有如好邻居一样的情谊,或许这份秘密协议就是在这样的机缘下搭上线的也说不定,但从那之后,我再没听闻更多澳洲难民与台湾的新闻消息。直到最近,“澳洲政府花大钱,让难民去台湾度假”,这则新闻勾起我的回忆。

看着报道中一张张难民笑得开怀的照片,背景无一不是亲切的台湾景点,我是不禁莞尔,从一开始语言不通到医疗纠纷,台湾接受难民医疗却反被澳洲媒体攻击,到现在难民能在台湾游山玩水,享受专机来回接送。

这难民外交,做得还挺高级的。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