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三家村 > 离别的姿态

离别的姿态

来源: 作者:鲍宇 时间:2019-02-27 17:15:03 点击:

那天,她穿着一条白色紧身连衣裙,依然是标志性的珍珠垂吊耳环,腰杆挺直地站在众议院的后排高位,不疾不缓地宣布:不再参加下届大选、退出澳大利亚联邦议会。她面前坐着的总理、反对党领袖、财长、各部长,每个人都转过大半身躯、稍稍向上仰视,形成了一幅独特的场景。

带着这样的姿态告别,毕晓普(Julie Bishop)成为这一届联邦政府终极幸存者,或许也会是澳大利亚最成功的议员之一。

可能差一点,她就更成功了:在几个月前发生的自由党领导人改选中,如果她能挑战成功、当上了总理,她就站到了澳大利亚政治权力的最高位置。但谁也不说准,过去10年来,澳大利亚总理的位置来往更迭频繁,没有人能圆满完成整个任期的。而反观毕晓普自己,10年来,一直是自由党的副领袖,搭档过纳尔逊、谭保、艾伯特三任自由党领袖;在自由党国家党联盟赢得大选后,担任外交部长,辅佐过艾伯特、谭保两届总理;这两位总理都因得到(或失去)毕晓普的支持而顺利上台(或落败),难怪有人戏称:“流水的总理,铁打的毕晓(普)”。

评价毕晓普,关键词肯定是“忠诚”,是自由党最出色的筹款人、最不知疲倦的竞选者;作为党的代理人在议会工作超过21年;更重要的时候,她总是担当为自由党“平衡”的角色。如上次站出来挑战总理位置,成为三雄之一,更多是出于摊分彼得•达顿的票数,保护党内温和派的实力,可惜最后成全的是民望不如自己的莫里森。

即使是在宣布退出政坛的时刻,她也不忘记为自由党的“解围”:“我认为联盟党会赢得下届大选,是在此基础上,考虑自己将来的发展”。但实际情况如何,大家心知肚明,她的离开对女性议员缺乏的自由党来说固然是一种打击,也再一次提醒民众,几个月前的党内领导人挑战事件至今还未停息,事件中利用被利用、成功失败的人正在等待合适的时机“跳船”,包括最受欢迎的人物,而成功的上位的人,也未见得有更好的表现。

这种“忠诚”“平衡”的特点还表现在当任外长的五年间澳大利亚和众多外国政府建立的谨慎关系,不一定是友好,不一定是敌对,但这样的关系足以支撑澳大利亚和各国的经贸往来正常甚至更纵深地开展起来,尤其是很大程度的避免了中美之间的贸易战对澳大利亚产生更剧烈的影响。

十多年保持党内副手、有这样的声誉,足以说明律师出身的毕晓普政治上的敏捷、精明。也许还不止如此,她穿着优雅,获时尚界认可(红色高跟鞋成为了她的标志),生活习惯健康,私生活极低调,但并不可亲,发言时严肃甚至严厉,不夸谈,有时候对民众也表现得有点冷漠,可能跟多年进出外交场合有关。但在MH17飞机失事事件中,她谴责暴行,护返遗体,孜孜不倦地奋力争取,让人看到这位冷酷的外长表达情感的方式。

每个人都会站在不同的立场上做出评判,有人批评她(外长)对中国不够友好,有人批评她逃避指责中国的不良行为,但她维护澳大利亚立场利益的信守没有人质疑,因此她赢得了最有才华的外交部长的声誉,而即使我们可能并不了解真正的她,但她的表现已成为澳大利亚敬业拼搏、才华横溢(女性)政治人物的代表。

离开是结束,也是开始,一个政治人物是否成功,不光看他(她)获得权力时表现如何,还要看离开时的身段是否优雅,也许,还可以看看离开后的是否会发出另一种光芒。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