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三家村 > 2019选举年的开局

2019选举年的开局

来源: 作者:鲍宇 时间:2019-02-08 12:02:46 点击:

三位部长宣布不再参选、5年内创造125万个工作岗位、经济衰退威胁论、华人区春节活动面对面“肉搏”……这样开局的2019年澳洲联邦政坛,真的很有“大选年”应该有的样子。尽管选举的具体日期还没有公布,但3月新州选举、4月公布财案、5月(最迟)联邦大选已被舆论普遍认为是今年的行政日历表,这意味着留给两党的时间并不多。

任何一个政党最希望的是在大选前民调能一直领先,起码是互不相让互有输赢,而不是一直落后挨打。但是受到去年8月自由党领导层改选及后继余波的拖累,联盟党的支持率从落后于工党、到大比例落后于工党,不单单未有好转还越来越差,这反映民众对当前政府存在着一股失望又沮丧的情绪。

原本指望新一年有新景象的,但刚开篇首先迎来的是,在短短的一周之内三位联邦部长宣布引退:劳资关系部长Kelly O'Dwyer;来自珀斯的公共服务部长Michael Keenan;现年62岁的原住民事务部长Nigel Scullion分别在1月20日、25日、26日表示退出下届大选回归家庭。在大选前的敏感时刻,接二连三的退休浪潮令执政政府蒙上一层“众人跳下沉船”(jumping off a sinking ship)阴影。

时间的紧迫、民调的基础、党内的动荡……这些都让总理莫里森及执政党面临选举年的开端比以往更艰巨,但更大的压力还不在于此。

创纪录的热浪、羊群热死、大规模的鱼死亡……它提醒澳大利亚人、尤其是生活深受影响急需改善的社区居民:联盟政府在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上还没有解决方案,并且这一点已经成为澳大利亚政治动荡的导火线(自由党改选大戏起因与前总理谭保能源政策的分歧)。这些居民也许会考虑:那些独立的候选人会更少受传统政党政策或内讧影响,更多支持和促进“自由主义”政策,从而直接导致这些选区的席位会从自由党手中失去。

在国际层面上,澳洲面临的风险也不应该忽视,尤其是亲密盟友美国和最大贸易伙伴中国之间关系的冷却,他们之间的关税壁垒一次次的升级令全球经济危机四伏,而一旦中美贸易战升级,选择与美国战队的澳洲,势必引来中国更多“惩罚”措施。

在这样的开局下,财长背景出身的莫里森选择的策略依然着眼在经济上,也符合自由党一直被认为具有的优势,包括减税,支持中小企业,提高国家经济活力,消除国家负债,实现盈余,等等。和民众息息相关的就是就业,5年内会新增125万个工作职位,有工作也意味着有收入,意味着家庭或个人生活条件的改善。只是经济学家可能不那么看,这百万的数字看起来是令人印象深刻的标题,但请问有考虑人口规模的变化吗?根据现在劳动力的扩张速度,这一百万个就业岗位实际上只能令失业率的保持(抵消上涨)。

反对党工党方面,Bill Shorten对于除了公平、还究竟打算如何促进经济增长的问题,也没有令人信服的回答。

有人说澳洲政坛已经被非一流的政客把持,而频繁的动荡令其在世界政坛的话事权越来越被边缘化。普罗大众当然希望能有效利用手中的选票支持好的政策,让生活变得更好,但在讲究短期利益,为自身利益谋划的同时,也许还要提供明辨能力,对政治家(而非政客)提出更高的要求,要更看重国家的长远利益,坚持于国于民有利的稳定的(非朝令夕改)长久国策。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