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三家村 > 女性参政易 权力共享难

女性参政易 权力共享难

来源: 作者:鲍宇 时间:2018-12-13 15:25:18 点击:

刚刚过去的一个月,有关选举的话题不断,从美国的中期选举,到澳大利亚的维州大选、中国台湾的九合一,乃至明年的澳洲联邦大选,接连不断充斥着各大版面,无不提醒民众,其实政治与我们是息息相关的,上至国家下至社区到日常生活,有赞成或不满都可以通过手中选票来表达,有机会用个人的行动决定或者影响未来。

在日渐成熟的民主社会,候选人或者说党派的政见已经从单纯聚焦在政权、经济、外交等宏观方面,走向更纵深的社会层面,包括教育、社会福利、医疗卫生、环境保护、种族平权等等,而在很多时候后者得到的关注已经不亚于宏观的政权或经济政策了,一不小心就会暴露潜在的问题,引起连锁反应。

近日比较突出的例子是,一直以来澳大利亚自由党被质疑党内女性议员受歧视的问题,随着女议员Julia Banks宣布退出该党、转为独立议员而再次引起激烈的讨论。Julia Banks原是一位律师和公司董事,在上届联邦大选时从工党手中夺得Chisholm选区,让谭宝政府获得关键性的一票优势成为执政政府,可谓功不可没。但这位“明星新兵”上任不到两年,就接连宣布辞职(不参加下届大选)、退党,并且在议会当众直言不讳受到歧视、霸凌,可见心中愤怒。也有种说法是Banks看到了资深党员、前外长毕晓普的黯然离开而感到心灰意冷,因为8月的总理内斗中,Banks投票给了这位被很多人认为是现代澳大利亚更好领导者的女性(但结果毕晓普在党内只有区区的11票)。

外围吃瓜群众都看到混乱状况的一角,又不免联想到会不会有其他的问题存在中,如少数群体族裔的参政议政,因为女性议员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是议会内的少数群体的代表之一,她们的遭遇很好说明这些群体的处境。

在工党方面,执政时期出现过澳洲首位的女总理朱莉•吉拉德(Julia Gillard),这是相当令人鼓舞的,体现民主体制的先进。但她在离任前公开称任职所遭遇的性别攻击令她伤害很深,而抹黑的更多在她本人而非执政行为,从头发、声音、甚至臀部大小都被热议,被称为 “胸小腿粗的鹌鹑”、“女巫”、“不生育的老母牛”,还被反复问:“你的伴侣是不是同性恋?”……一国总理尚且遭遇如此,其他的议员可能就更难以避免了。

固然,如今,越来越多的女性正在登上世界政治舞台,并且是最核心的位置,但揭开这层民主的外衣下,女性当权者的处境依然尴尬,而其核心指向无非是权力真正共享,也即是民主的本意——把权力集中变成多样化的共享和参与,不仅是女性,而且是一切被压制、被欺凌、被不公对待的人群。

难怪在去年《时代》周刊发布的年度词汇榜首是“女权主义(Feminism)”,以纪念2017年风起云涌的女权运动,说明现实就是我们离理想或者说合理的民主政治世界还有一段距离,连地位已经获得高度认同的女性群体还受到歧视,那其他弱势团体的声音可能根本无法被听见。

选出女议员女总理或者并不代表性别参政平等,落实权力的共享和内阁的多元化仍有赖于社会尤其是政治家有意识的努力,因为从很多国家(地区)的经验中可看到,当女性愿意站出来时,也会有更多的人愿意挺身而出,就能改变许多的不可能。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