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三家村 > 安乐死合法之后

安乐死合法之后

来源:澳洲网 作者:鲍宇 时间:2017-12-20 10:44:09 点击:

三周前,在参众两院进行了长达100多个小时以及两个不眠之夜的持久辩论后,维州州长安德鲁(Daniel Andrews)终于松了一口气,由他一手推动的《自愿辅助死亡法案》(Voluntary Assisted Dying Bill)(即俗称的“安乐死法案”),获得通过。维州成为澳洲,乃至大洋洲,首个实现安乐死合法化的地区,创造了历史。

安德鲁是一位天主教徒,其信奉的教义反对安乐死,今年4月,他患上癌症的父亲在遭受了长期的折磨后去世,这段经历让他改变了立场,成为合法化的呼吁者。另一位积极奔走者、维州卫生厅长亨内斯(Jill Hennessy)有着多年的社区服务经验,她说,安乐死合法化的举措得到了广泛的社区支持。市场调研机构OmniPoll的调查证实了她的说法:维州各选区选民对安乐死合法化议案的支持率普遍达80%以上,大多数选民认为安乐死合法化有重要意义或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事实上,在不少地区进行的安乐死合法化的民调,几乎都是大比例的赞成,包括加拿大、美国、德国、比利时、甚至被认为最看重伦理道德的中国,只是,目前真正实现合法化的国家少之又少,为何?

大部分人认同,在强调个人自主权的现代社会里,自由选择自己的死亡应该是人的权力(right to die)。但从国家立法来考虑的事情,可能并没有那么简单,其中最大的争议,不是个人能不能选择安乐死,而是避免个人“被安乐死”,一旦处理不当,就衍生很多灰色的事件,而这是涉及到不可逆转的生命,没有所谓的试错。

笔者想到在较早前,澳洲各大主流媒体报道一个医学事件,一位30出头的澳洲母亲在几年前生下女儿后被查出患上宫颈癌,进行切除手术后继续生存,却在2016年又被查出肺癌晚期,多间医院结论是她“回家等(死)”。这位母亲不忍心离开丈夫和4岁的女儿,辗转到中国求医,身体指标竟然有了好转。当时在小范围内讨论时,有一个令人“细细想来恐怖至极”的猜测:在澳洲这个全民免费医疗的国家,从全局的角度来考虑,这位母亲很可能被认为是没有治疗价值,因为她已经第二次患上癌症,而且是晚期,可能再花费十几万的公共医疗费用,换来的只是一个普通人、一年两年的生存时间,远不如把经费用到更值得救治的病人身上。

也有医学界专家对好转能持续的时间并不乐观,但哪怕是一年两年的时间,对这个家庭来说都是无价的,何况医学发展一日千里,两年后会不会有更先进的技术也不一定。

这里不比较医疗水平,也不评论个体治疗差异,用事件来举例谈论安乐死合法化会引发的问题:和这位澳洲母亲有着类似经历的患病民众,或者老人、残疾人等弱势群体,以后会不会成为“被安乐死”的对象?还有一些留恋俗世的老人,会不会被医护人员、甚至家人暗示签署安乐死?

无可否认,安乐死有着极为严格的执行条件,但是,合法的外衣下,还是会有一些看不到的阴暗事情发生。看看荷兰,还有不少老人为了避免被安乐死而逃离。

安乐死是民心所向,或者维州政府有足够信心应对合法后面临的问题,只是法律仍然不够健全和完善,有时候作用有限,倒不如在疼痛疗法、临终陪伴、改善护理等其他可能性上多做努力,逐步过渡到协助自愿安乐死,或者更有意义。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