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三家村 > 乡村的背影

乡村的背影

来源: 作者:鲍权 时间:2017-11-29 15:07:28 点击:

小时候读朱自清的《背影》,读儿子看父亲的背影,感动于先生描写细腻的父子之情。等到长大,历经沧桑,走遍城乡,才悟到那其实是城市在遥看乡村的背影。没错,乡村既是城市的父亲,又是城市乳母,更是城市最辛勤的建设者和照料者,乡村的背影对于城市来说,是一种感激,一份带歉疚的温暖。

最近,北京街头再次出现了乡村的背影。“11.18”火灾之后发生,驱逐“低端人口”时,这些背影从北京南部的城中村仓皇而去,并没有背负城市任何感激的目光,而是唾弃的无情和冷漠,乃至驱离过程的粗暴和野蛮。

大包小包,老人小孩,离愁别绪。在中国北方的冬天,零下的气温里,一夜之间,数夜之间,出现了那么多悽惶的流民,长安街的华灯再亮,也照不到他们的心底。

“城市,让生活更美好”。这一当年上海世博会的主题语,道出了自古以来安土重迁的中国乡村人为何愿意背井离乡,来到大都市寻找自己的“中国梦”。离开土地的他们,进城时带着“低端人口”的标签,也带着与生俱来的坚韧和勤劳。城市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在此挥洒汗水,最累最脏的工作,最低最差的待遇,他们都欣然接受,甘之如饴;城市不需要他们时,马上被限期离开,没有准备,没有预期,甚至连下一个落脚点也不清晰。原来,城市要生活的“更美好”时,就要他们告别在都市打拼多年构筑的小窝,就要离开虽然艰辛却可以维持温饱的生计,就要拔起刚刚萌芽却已经深深扎根的“都市梦”。驱离中,他们被甩出了城市的同时,也被甩离了生活原有的轨迹,重新找回生活,找到自己道路,是这些勤劳质朴的“低端人口”难以承受的重压。

面对着这些在寒风中凌乱的乡村背影,我们忍不住看看城市灯火辉煌的眼神。城市第一个眼神,是视而不见。正在执行着“排查清理工作”的北京市安委会,对于驱离“低端人口”的乱象表示:“排查清理工作总体是有序的,但其中也有个别简单生硬的情况。”在这里,“驱离”是以“排查清理”的名义进行,“总体有序”肯定的是自己的工作,没有对无家可归者的“推己及人”,没有执政者的人道关爱,文化传统和现代文明都在这里找不到注脚。城市的第二个眼神,是顾左右而言它。当驱离“低端人口”成为人为灾难,网上形成舆论风暴时,一些媒体和机构打出来一张“成就牌”:“排查清理”让城市更安全!且不说这安全是否真的落地,如果一个人群的安全是以另一个人群的不安全,甚至流离失所为前提的话,它本身就缺乏公正和道义。城市的第三眼神,是近视和短视。现代大都市都拥有大城市病,从巴黎到纽约,从东京到伦敦,没有哪一个靠驱离“低端人口”解决问题的。如果进行大城市的功能疏解、人口分流,那是一个长期过程,其中一定要考量各个人群的承受能力、利益诉求以及发展愿景。任何短视的行政思维,都会给民众带来灾难性的损害。而任何一个人群的利益受损,伤及的一定是整个社会。

北京的这场治理风暴,让人想起中国官场特别喜欢的一句话:“治大国,若烹小鲜”。这是老子《道德经》第六十章的开篇,很多人忘了其后的那几句:“以道莅天下,其鬼不神。非其鬼不神,其神不伤人。非其神不伤人,圣人亦不伤人。夫两不相伤,故德交归焉。”简单翻译一下,就是以道治国,则鬼怪和圣人都不扰民,天下平安。这个道,其实并不玄,它是人性和人道,其实就是来自朱自清《背影》中那道对于父兄充满感动的目光,那个对于亲人充满关爱的眼神。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