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读者来信 > 八叔:阿Q澳洲谋生记――之三:创业

八叔:阿Q澳洲谋生记――之三:创业

来源: 作者:未署名 时间:2008-03-31 12:47:25 点击:

初来乍到澳洲的阿Q面对这个全新的陌生的国度,当新鲜感消逝之后,就开始显得有点茫然不知所措。面对生存与发展的双重危机,他的情绪一落千丈。

虽然侄儿真的帮阿Q把中文名字改成孙志明,但是中国人有几个不认识阿Q?即使他往自己的老脸上架一副眼镜,冒充知识分子,但那瘦小佝偻的身架子,尤其是那张可怜的苦瓜脸,纵然烧成了灰,大多数人还是认得。于是,阿Q改名没啥实际意义,人们照样阿Q阿Q地喊他;打喷嚏时依然是一声一声的阿Q,把他当成鼻涕打出。阿Q为此很是烦恼,但却无计可施。每当听见有人打喷嚏喊阿Q,他总是怒目而视来表达内心的愤懑。

最让阿Q感到愤愤不平和耿耿于怀的是他在未庄打工时认识的两个宿敌,也是他平生最最看不起的两个人王胡和小D,居然先他几年来到澳洲,而且还都混得有模有样。一个开中餐馆一个开装修行,个个住新房开好车,老婆漂亮儿女成群,日子过得要多滋润有多滋润。人都说他乡遇老乡,两眼泪汪汪。可是,有一天阿Q在唐人街找工,看见王胡西装革履从一辆奔驰出来,准备走进自己的餐馆。他心头一热,泪眼模糊视线,早忘记了多年前的恩怨,一边喊王胡王胡一边朝他奔去,谁想这家伙居然怒目圆睁,甩脱他伸过来的手说不认识他,气得阿Q狠狠地往地上吐唾沫,直骂,呸,臭毛虫!

癞皮狗,你骂谁?王胡推搡了一下阿Q。

谁认便骂谁!阿Q站稳了脚跟双手叉腰,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神情。

你是不是骨头又痒了?王胡一边恶狠狠说一边脱掉西装准备开战。

这一幕和许多年前在未庄时的一幕何其相似。那天,阿Q和王胡为捉虱子较劲而翻脸,双方竟动起手来,最后以阿Q失败,被拉到墙头碰五个响头而告终。阿Q心想,自己当时尚且吃亏,如今这家伙天天好吃好喝,壮得如一只黑熊,真交起手来不被掐断揍扁才怪!有道是好汉不吃眼前亏,我阿Q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吧。于是他灰溜溜地逃走了,一边还没忘记喊,不得了啊,这世界怎么乱了套,儿子总想打老子!

阿Q虽然用精神胜利法化解了王胡对自己的羞辱,但心情还是没办法轻松起来。他以为人们之所以要贬低自己,作践自己,一方面是不了解自己的来历和背景(他是中华民国国父孙中山的本家或后裔,待考),另一方面也是最主要的最深层的原因,自己目前事业无成,尚未飞黄腾达。他相信有一天自己若是发达起来,他们巴结自己还来不及,哪敢在自己面前随便打喷嚏?王胡之流还敢假装不认得自己,甚至还敢和自己过招?于是,阿Q又开始做起建立唐装厂的梦来,然而,开办工厂没有资金谈何容易。虽然吴妈手头有点积蓄,但若想拿来开办一个企业,那就是杯水车薪了。况且,吴妈早看出自己对她不是真心,愿不愿意支持他还说不准呢?而自己由于年纪偏大不易找到好工作,目前只好跟一些搞建筑的老板打点零工,上一周还屈就跟小D这家伙干几天呢,不但吃了不少苦头还受尽屈辱。就是这样的工作还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呢!今天他正闲着,就到唐人街去找餐馆杂工,晚上若能去洗洗碗也能增加一点收入,何曾想就遇上王胡这个冤家,嗐呀,我阿Q真的是倒霉透顶了。照这样下去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攒够一笔资金?

阿Q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到了家,吴妈照样笑容可掬地把他迎进门。他们租住着一套破旧的公寓,但在吴妈的拾掇下,屋里显得有条不紊。回到这个家,阿Q那颗受伤的心暂时得到一些缓解,但还是萎靡不振地瘫坐在破沙发上,铁青着一张苦瓜脸,并不时发出悲凉的叹息。见到阿Q如此凄苦,吴妈善解人意地靠过去,一边帮他捶捶后背揉揉肩膀,一边温柔的问,他叔,你咋显得这么累?是不是哪不舒服了?

阿Q仍然长吁短叹,就是不理她。

你是惦记着生儿育女的事吧?哎,怪只怪我自己过了生育年龄,帮不上你的忙。不过,我再次申明,我决不会挡你的道。吴妈信誓旦旦地说。

阿Q还只是长吁短叹。于是,吴妈又继续絮絮叨叨起来,我会努力帮你物色一个年轻女子。这里也有很多年轻的中国女孩子,他们为了身份会愿意跟你这老头子结婚的。我只是担心到时候新人来了,你那东西却还是那么不争气,永远处于严重的冬眠状态,那岂不辱没了......

你烦不烦啊,吴妈!赶快闭上你的鸟嘴,我阿Q已经快要烦死了,你却还这样没完没了。原本像一滩软泥的阿Q突然像解压的弹簧从沙发上弹起,怒目圆睁,指着吴妈一通咆哮。

吴妈突然受此惊吓,一时目瞪口呆不知所措,好一阵子才怯生生地说,我、我、我这不是为你着想吗?你又狗咬吕洞宾了!说完,吴妈开始委屈地啜泣起来。阿Q突然心软下来,觉得自己不该冲她发脾气。她是无辜的,反是自己一生辜负了人家。他对她隐瞒了自己的性取向,其实他是个基佬,按现在的说法就是同性恋。当年鲁迅先生在写他的时候,由于当时社会封建思想还很严重,为了保护他这个当事人的生命安全,不敢太多着墨,不过还是有所披露的。鲁迅在《阿Q正传》第二章“优胜记略”中,有一句这样写道,“只是有一回,有一个老头子颂扬说:‘阿Q真能做!’这时阿Q赤着膊,懒洋洋的瘦伶仃的正在他面前。”这其实是先生对阿Q基佬生活的唯一的隐晦描写。但是,读者一定会疑惑,既然阿Q是个基佬,为何却又那么迫切要求跟吴妈困觉呢?这其实也是造成吴妈一生把宝压错在阿Q身上,以致断送自己一生幸福的主要原因。当时阿Q被小尼姑骂断子绝孙,触痛了他的根深蒂固的“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传统思想的软肋,故而一时把他真正的同性性取向冲击的有点混乱。因为只有女人才会帮他不至于断子绝孙,而吴妈又是个寡妇,凭阿Q的条件有这样的人跟他困觉已经心满意足了,于是,许多年来阿Q才跟吴妈断断续续保持着关系,但却碰不出真正的火花,更别说有激情了。多年来,吴妈误以为阿Q找她上床就是爱她,才有土谷祠吴妈主动投怀送抱的一幕,但不知何故,吴妈到底没有替阿Q解决断子绝孙的危机,因而她一生都感到自己难辞其咎,一直对阿Q百依百顺,有求必应。但这一次她是误解了阿Q,以为他是在为生儿育女的事烦心,胡乱安慰一番,却引发了阿Q的一阵暴跳如雷。不过,此刻阿Q却后悔了。

吴妈,你是个好女人,是我阿Q对不起你,我是畜牲,我比畜牲还不如,你不哭了好吗?阿Q一边低声下气地说一边向吴妈跪下。

他叔,你快别这样,男人膝盖头金贵,怎可向我这糟女人下跪。吴妈见状赶紧起身,一手抹眼睛一手扯住正要往下跪的阿Q。

他叔,你有什么烦心的事尽管对我说,或许我会助你一臂之力!别忘了,咱们是名副其实的夫妻!吴妈又说道。

阿Q无比感激地看了一下吴妈,缓缓地说,其实我根本不是想生儿育女的事,现在我们来到一个全新的国度,可以说是百废待兴。好男儿必要先立业后成家,没有立业又何以养家,何以养子?我的烦心正出自这里,我觉得自己太无能了,我觉得全世界的人都瞧不起我,更何况还受到王胡小D这两个我最看不起的人的欺凌......阿Q越说越激动,以致哽咽无语。

他叔,你千万别太心急,我们初来乍到,凡事都有个过程,万事开头难,只要我们夫妻同心协力劲往一处使,我敢保证我们的明天会更美好!吴妈往好处开导阿Q。

我们都老啦,不知何时才会攒够资金,实现我开办企业的梦想?阿Q心灰意冷地说。

我们现在已经来到澳洲这么好的国度,吃穿无忧,应该感到庆幸才是。我看你的烦恼主要出自你自己的内心,因为你觉得自己混得不如王胡小D他们,你的心理不平衡,于是你就高兴不起来。我觉的在目前阶段,你最好要多多运用你的那招看家本领精神胜利法,也许才会使你脱困!吴妈提醒阿Q。

吴妈话音刚落,阿Q的身子突然挺直了一下,两眼放射出闪闪的亮光。他用力拍了一下脑门,说,哦!对啊!我怎么把自己的看家本领丢了呢,想当年我在未庄那么艰苦的生存环境下,我尚且凭着这招精神胜利法,使自己永远立于不败之地,如今怎么反而陷进自寻烦恼的泥淖呢!

吴妈高兴的问,他叔,你现在真的不烦了?

不烦了,我再也不烦了,因为我知道怎么做了!阿Q答道。

不久,阿Q去注册了一个公司,并印制了一千张精美的名片。和他交往过的人都收到他递给的一张名片。中英文两面,中文是:QQ集团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孙阿Q,然后是地址、电话、手机、电子邮件等等。英文是:QQ GLOUP PTY LTD,chairman of the boand James Sun.

不过,每天阿Q还是照样出外打小工,不管多脏多累他都高高兴兴出门,快快乐乐回家,有时还会用《小孤孀上坟》的调子哼唱自己瞎编的词:哎!三军未动粮草先行,我阿Q却是老板未当呐,名片先印,过瘾过瘾真是太过瘾……每当这时候,送阿Q出门的吴妈总会提醒阿Q,喂,他叔,你跑调啦,怎么闯到解晓东《咱们老百姓今儿个真高兴》那里去啦!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