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读者来信 > 大荣:无奈

大荣:无奈

来源: 作者:未署名 时间:2007-02-27 12:09:40 点击:

长长的车龙,铺盖在高低起伏宛如蛇背躬起的马路上。方婕的车正在高坡往下时停时开着。凝视着前面缓缓移动的车流,她真不敢而不愿相信这是墨尔本星期六的早上。想起十几年前刚移居到墨尔本,方婕总是盼望周末快快到来,除了为了摆脱平时的劳累外,她多半地钟情于那份远离尘嚣的宁静。平时车水马龙的马路,在周末变得恬静安闲,那喧喧闹闹的噪声躲进了远际的山林。这种既有都市繁华又不失安居闲雅的生活让她感领着悠悠的情趣,甜甜的的人生。如今,这已成历史,只能回忆,不法再现。方婕在想,人为什么有时会很贪婪,连悠闲生活的空间也被无形的压力挤压着,昨天梦一般清静的星期六已被今天人声鼎沸的星期六所取代,那么明天剩余孤独的星期天会不会重复今天的星期六呢?

“嘟嘟” 一声刺耳的喇叭声打断了方婕的匪夷所思,她惊慌而迅速地检查了自己,感到自己开的车没有差错,然后环视了一下四周,也没有感到有什么异常。她有些不安地问了一下坐在旁边的女儿:“这是怎么了。” 女儿摇摇头。她叹了口气。也许是有人被逼在车里时间长了难受,发了怨气,也许有人在鸣叫前面的车快点往前赶。这种不和谐而产生的燥热情景,使方婕感到既有隐隐的熟悉又有约约的陌生。

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女儿说了一声:“我又迟到了,妈妈再见。” 望着渐渐消失的女儿人影,方婕有一种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感觉。每星期两次带女儿来这里学习跳舞,可只有十五分钟的路程,现在几乎都要半个小时才能到达。接送耗费了她每星期整整两个半天。自己做生意买卖代理时间很紧而且很烦心,想到责则和义务,为了自己的女儿今后有一种爱好,即在人生的喜怒哀乐中让她有自我欢庆和解脱能力,或者退一步说,健身有一个美好的身材,她必须这样做。而想到自己整日的奔波和烦恼,又有点力不从心。

在等候女儿跳舞的两个小时里,方婕把车开到了舞蹈学校后面的停车场,她想借此清静的地方,坐在车里静静地思索一下最近在工作中心烦意乱的头绪。从事生意买卖中介工作已经好几年了,她总觉得自己的性格不很适应这种环境,或者说不太喜欢这种工作,出于生活的无奈和没有更多的选择,她也只能支撑着。然而最近发生的一件事,深深地震撼和搅乱了她的生活。想起来不仅是心烦,而且意乱。

在一个阴雨绵绵的傍晚,一位穿着时尚的客户来到她的办公室,他说他叫刘卫,想买一家咖啡店。当时她有点庆幸,因为这位没有预约跑上门的刘卫要买五十万左右较大的咖啡店,如果成功,可以获得一份不薄的回扣。

方婕怎么也忘不了刘卫和她之间的对话。

刘卫对她说:“我来墨尔本只有几个月,身边有三十万左右的澳币,想做点生意,听朋友说这里的咖啡店很赚钱,所以想贷款二十万买个五十万左右的咖啡店。”

“你对咖啡店的经营和管理情况了解的很多吗?”方婕问着。

“我不知道咖啡店具体怎样操作的。” 刘卫不以为然回答着。

“那你过去做过什么样的生意?” 方婕想继续了解一下他的情况。

“我什么生意也没做过,这三十万是我毕生的积蓄,我想拼搏一下,让自己有个好日子过。”

多么简单急于求成的思想啊!方婕有点不安了。为了使自己踏实点,方婕不由自主地又问了一句;“你的英语怎样?”“很差劲。” 刘卫很诚实地回答着。方婕思索了一会儿对刘卫说;“我这里要卖的咖啡店很多,但我认为不太适合你。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建议你先做投资较小的生意,比如二十万左右的,而且不要是咖啡店,因为咖啡是西方文化的一种,你对这个社会不了解,又没有语言基础,不宜做。搞不好,会让你的积蓄和贷款不知去向。”

刘卫有些似理解非理解地说:“那让我考虑考虑,过两天再来找你。”

两天以后,刘卫再次来到办公室。开门见山地告诉她,他还是想买咖啡店,请她介绍两家。方婕看着桌上众多的咖啡店资料,怎么也不敢向他推荐,因为这已超出了她为人的底线,如果这样做,她无疑认为这是把人往火海里推。她懂得生活的艰辛,做小生意的不容易。更鄙视有些同事,只顾自己眼前的回扣,无视自己知道的潜在危机,甚至违背自己的良心,添油加醋牵强附会地把生意促成。做人应有基本的原则,要经常地换位思考,她常常告诫自己。我们为赚钱而生活,但不能损人利己。方婕想着说着:“刘卫,也许我不必为你担这个心,但我心里过不了那个坎,我无法助人去做我很清楚看到会有不好后果的事。请再考虑一下我的建议,我… ”

刘卫凝视着方婕,听着她那象说教般的言词心里在想,我到底是遇上一位有钱不想赚的人还是压根儿她手上根本就没有我要的货。刘卫不耐烦地带着困惑离开了办公室。

方婕看着不以为然的刘卫离去,茫然不知所措呆痴地坐在办公室里。老板Jeff正好从门前路过,看到这一情景,推门而入。

“方婕,你不舒服吗?”方婕蓦然感到自己失态,慌忙要答话,想了一下,还是向Jeff和盘托出刘卫要买生意的事,她想从Jeff那里得到一点启示。Jeff听了以后说:“有人要学游泳,你不能违背他的心愿阻止他下水,我们是生意买卖的代理,不是审查个人能力的机构。” 方婕迷惑不解地看着Jeff。

也就在今天早上方婕送女儿去舞蹈学校前半个小时,有熟悉的人打电话告诉她,刘卫一个月前在另一家生意代理那里买了一家五十五万的咖啡店,这几个星期经营的情况很不好。方婕听了好不是滋味。这虽是必然的结果,但是她还是不想听到,因为这只会掀起她对职业道德的更多质疑和不安。

车窗上响起了敲击声,哦,女儿跳舞已经结束了。

在回家的路上,女儿不停地对她讲说着跳舞时的趣闻,可她仍沉浸在纷乱的思绪中。车子在车流中无精打采地徐徐移动着,看着同一道上的车子,她猛然领悟到,我们虽同一方向,但目的地不同。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