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潮 > 澳洲原住民周

澳洲原住民周

来源:澳洲网 作者:捷豹 时间:2020-11-20 11:46:35 点击:

原本在每年7月份第二个星期举办的NAIDOC节(尊重原住民与海峡居民纪念)因为新冠疫情改变在上周展开。前期本来拿这课题来与读者们分享的,只是美国选举那么沸沸腾腾的,于是把这课题押后了。

这运动据说早在1920年时就发动了,那时原住民受到大层面的歧视,其地位甚至连“二等公民”也够不上。直到1965年原住民才在全国公投后获得了投票权。获得投票权后原住民们继续受委屈,于是1992年在一位原住民领袖Eddie Mabo(马博)的牵头下,以原住民原居民地契拥有权为由入禀高庭。当时让澳洲主流震惊不已,尤其是农畜场的东主们更担忧他们大片土地会因此而让拥有权归入当地原住民部落之手。各级政府担心官属土地的产权问题而出面公堂对弈,采用的理由是“terra nullius”,即白人入境时澳洲大陆没有一个传统性的社会,等于“无人区”,因此不存在地契产权问题云云。然而高庭审讯结果让马博胜诉,这项判决过后被称为“MABO Deliberation”(马博判决)。过后白人社会虽然很失望,但澳洲人本着法治精神,却也勉为其难地接受了高庭判决。有一点让不少地主们松一口气的是高庭判词中明文规定原住民地契的天然拥有权在土地被开发后便自动取消(Extinguished)。这附加条文其实与原有法律里的“荒废房地产转移法”(Adverse Possession)很接轨,不能说是无中生有的法案。

原住民们并没因此而甘心,于是继续不断提出诉求。2008年就“偷窃的一代”(Stolen Generation)一事让陆克文的联邦政府正式向受害土著道歉。几年前提出的“红崖石宣言”(Uluru Statement)及宪法认同条款(Constitutional Preambles) 之余,最近还进一步要求成立一个“原住民议会声音”(First Nation’s Voice)等等。上周更要求在“原住民节”期间在议会大厦升起原住民旗帜,不果。然后又传出原住民要求把澳洲国歌及国旗更换等等。在此之前也有诉求把1月26日的澳洲国庆日改到另一个日子来庆祝,理由是那一天英国囚犯大批登陆来“霸占”了这片土地。澳洲国庆日被原住民们称为“民族羞耻日”云云。

这篇文章不讨论原住民诉求的逻辑和内涵。这是因为太复杂了超越了笔者的智力范围。这些诉求受到广泛主流社会的认同。在民主概念的少数服从多数原则下,不由得大家不服从。我想对华社说的是在华社平权运动中华社不必担心会招来主流侧目。我没少说过“弱势族群的喊冤不会让主流皱眉”,原住民不停喊冤让他们的社会地位降低了么,还是节节上升了?澳洲华人在讨论咱头上玻璃天花板时都会一致认为应该致力去打破它,即认为华社争取应得的公平合理待遇是应该的。然而,同一批人又会认为不该打出华族旗号,认为如此就含有“种族主义”云云。这些人擅长于唱高调,全没想到客观难题。设想自己去要求“分蛋糕”之时,用什么身份去说话?华人去请愿时不当自己为华社喉舌难道代表犹太人,代表原住民么?别族同胞需要华裔请愿者为他们出头么?他们愿意让华人作代表么?难不成高姿态代表全体澳洲人乎?凭啥呢?把自己当总督乎?

编辑:魏惟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