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潮 > 州选举

州选举

来源: 作者:捷豹 时间:2020-11-06 11:42:53 点击:

上个月连续两场州级选举,分别是首都领地以及昆州。两地的现任政府由工党掌握,也在选举时双双告捷。两个选举都各有让人惊奇之处。

首都领地工党继续蝉联之所以让人惊奇是因为工党执政已经4届了,今次再次获选很不容易。有必要指出澳洲政局一向来都是两大政党轮流替换的方式。为何会轮替?无他,因为执政久了,得罪的人必定会逐渐增加,对执政者越来越不利。历来对政府感恩者当然也不会少,然而,人的天性让获得“甜头”者不会长久记挂,而心中不平者则会“永世不忘”。在此消彼长的情况下,日子久了则反对者会迟早超越支持者,到时想不更换也很难。澳洲史上能够连续执政5届的除了在战争时期外就不很多见了。不过工党的席位不足把握议会因此有必要与澳洲绿党组织联盟。首领地行政长官巴尔(Andrew­ Barr)对绿党似乎很看重,把三位获选的绿党议员全部委任为部长。

昆州竞选依照选前的民调数据大致上都对工党看好,然而差距不大的情况下,自由国家党联盟(LNP)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出线的希望。许多观察家预言工党极可能须要与昆州绿党结盟组织“少数政府”。出乎意外地,虽然在写稿时还在数票,但观察家们几乎很确定地认为工党将会在93个席位中获得51个,联盟党(LNP)大概会获得35席而其他7个席位属小党或独立议员拥有。因此,昆州工党有足够席位来单独组成政府,不须要与别党结盟。

昆州州长帕拉兹克(Annastacia Palaszczuk)自从疫情发生以来就坚持封关政策,哪怕受到莫里森联邦政府以及昆州反对党(LNP)的激烈抨击也毫不让步。选举前州长甚至声言说“宁愿丢政府也不愿丢失任何一位昆州百姓的性命”。这句话很符合澳洲人的社会价值观,因此当时很受好评,也很有可能构成今次获得胜利缘因之一。

昆州选举最让人惊奇的地方是韩森(Pauline Hanson)领导的一国党原始票居然大幅度丢失,而丢失了的选票更让人费解的是没有流入同样右派倾向的LNP党。根据数据,发现很多韩森的失票原来落入了左派的工党及更左派的绿党怀抱中。许多右派粉丝们的倒戈让坚决抗疫的昆州工党成为最大受益者,这是让许多人在事前预料不到的事。除了韩森一国党外,澳洲亿万富豪帕尔默(Clive Palmer)的联合党也是全军覆没,花了一大笔竞选经费后一无所得,也真让他大失所望了。

昆州,首都领地及早些时新西兰工党的胜选证明了不少观察家的格言,那就是危急时期让执政者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因素。维州州长安德鲁(Daniel Andrews)的封禁政策没少受到州内反对党的批评,也遭到莫里森联邦团队的指手划脚,更有一些华裔同胞们不惜与我辩论至脸红耳赤,没少拿酒店隔离事件来重复炒作。这些人看了几个选举结果后会不会重新衡量一下策略?新冠肺炎疫情是人类的公敌,拿这来投机捞选票的话可说是反人类行为,也与澳洲人的社会价值观背道而驰。这点我没少向处于反对党位置的联邦工党作进谏。可喜地联邦工党也一路在抗疫行政上尽量与莫里森政府合作。

唯有朝野齐心才能确保澳洲人的人身安全,善莫大焉?

编辑:魏惟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