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潮 > 2020联邦预算案

2020联邦预算案

来源:澳洲网 作者:捷豹 时间:2020-10-09 13:27:57 点击:

2020年的联邦预算案在星期二公布,果然不出所料全面充满了赤字。政府大肆撒钱的结果让澳洲进入一个自二战以来最严重的不敷与负债情况。不过面对百年不见的疫情,这撒钱措施也是无可奈何的事,这点我认为无可厚非。然而我必须旧话重提,2009年陆克文总理为了对付“次贷危机”而大肆撒钱时,没少华人与我辩论说自由党如何“会理财”而工党如何只会“花钱”云云。我当年回应时说“非常时期需要非常手段”,可惜那些食古不化者坚决与我对峙。现在自由党政府比当年执政的工党撒钱起来凶与狠超越4倍有余,那些当年与我辩论者是否自我打脸了?

预算案的细节相信会有不少其他作者作报导,我就不赘言了,在这儿只想举出一些对今次预算案的个别条例来作个人评论。必须强调这些乃个人观点,不求认同。

今次这个预算案特别照顾商业和雇主是不容否认的。弗莱登伯格财长一再强调政策目标在增加就业机会,而背后理念是把商场老板们照顾好了后才会让生意做大然后会大幅度增聘人员云云。这想法很符合自由党的基本原则。然而,今次因疫情而起的经济衰退影响了消费者信心。消费者不上馆子,不出外花钱的话,给商家再多的鼓励也不能像往日那样“门庭若市”,因此不少评论家认为如何刺激消费才是硬道理,意思是说财长的手法“本末倒置”了。

预算案里也有一些刺激消费的措施,只是重点不够罢了。比如减低个人所得税让低收入者每星期从税务中省下50澳元。低收入者把这笔钱及时花掉是相当肯定的。然而,减税项目得益最大的是中上层阶级,而这些相对宽裕的纳税者多半会将剩余的钱储存起来。

年轻人以及妇女们因疫情而失业的情况特别严重。预算案没在托儿所及给妇女就业抓重的项目上作急救。继而,大项目的就业课题有些让我困惑的地方。预算案内容说雇主聘用16至29岁的雇员的话,政府会每周给工资赞助200元,前提是所涉及的工作必须超过20小时。假如雇员的年龄是30岁至35岁的话,每周补贴反而降低到100元,而35岁以上者则完全没被照顾。这方案的确让人不解。理由很简单,因为16岁的工资很低,成年人的工资相对地高了许多。预算案给雇员的工资补贴给年轻人多而给成年人低,这是什么样的概念呢?公平吗?然后假如阁下超过35岁则对不起,阁下好自为之自己想办法好了。有必要指出35岁以上公民们的家庭负担是最大的,照理应该更受到扶持才对。有位商家朋友甚至戏虐地调侃说,不如把一位全职的成年人开除掉换两个每周20小时的part time年轻人,不但工资减低,政府补贴也加倍。

疫情所及,许多下岗工人付不起房租因此而面对流离失所无家可归的焦虑。预算案没把这项目拿来考虑也是很缺思量。不少评论家认为政府应该加强廉价公屋的建造,一来如此可以解决日益加大的住房压力,二来更会直接刺激市场,增加就业机会(尤其建筑行业以及家电,家私装饰等行业等),可说是一举两得的措施。无奈这种“照顾穷人”的意识不符合自由党的草根基层思维,这种提议算是对错人,对错党了。

编辑:杨雅乔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