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潮 > 澳洲主流的种族偏向

澳洲主流的种族偏向

来源:澳洲网 作者:捷豹 时间:2020-08-28 17:07:46 点击:

妇权运动在19世纪启动,起初主要是为了争取妇女投票权(参考Elizabeth Stanton的Women’s Suffrage)。过后逐渐形成了比较全面性的性别平权运动。这运动初期让不少人背后指手划脚,不少人认为男女平等是个伪命题,是违悖自然界定律的一种妄想。时至今日,妇权运动的成果很鲜明,如此则让早期对这有疑惑者都纷纷禁言了。这些批评的话到了后期被认为一无是处,全都是一大堆废话。 除了极小部份者,绝大多数妇女发言人每次公开说话时都会喊冤说妇女上层代表“不成比例”。社会观点逐渐改变之余让西方国家的妇女地位大幅度加大,哪怕妇女们仍然觉得还差强人意,但与早期相比真有天壤之别。

许多人知道我没少谈到华社的“玻璃天花板”。这词取自于妇权运动,原以为有根有据的事不该会有人对此质疑的。不然,有些华裔同胞处处与我抬杠,甚至有人批评我心怀“种族主义”云云。有必要指出以种族来分配蛋糕不受死板规律的规划。比如我每次提出有关华社面对的“玻璃天花板”时绝对不会坚持“华人有5%人口,因此上头领导的代表比例必须分配得5%比例”。批评我的华裔同胞没了解平权方案的内涵:即5%人口,应得的待遇以5%为目标,但不坚持。

批评我者说“用种族来作蛋糕分配就等于搞种族歧视”云云。这些话让我觉得像扣帽子,下标签般的无聊。澳洲原住民,犹太族群,及妇女们毫不含糊地为自己群体喊冤有年,他们的社会地位非但没有因此而丢损,却更明显地逐渐增强。弱势群体喊冤天经地义,不让人皱眉。因此天底下不可能有所谓“逆向歧视”这东西。这是因为弱势群体不可能有足够的势力来“以大欺小”。除非发动武装革命,要不少数民族如何让主流就范?总结地说:弱势群体喊冤赚人眼泪,强势群体喊冤就让人觉得有贪得无厌的嫌疑而遭人非议。少数族群能够用道理来感应和说服主流不也符合了民主制度的政治游戏规则么?

凭种族来分配蛋糕目前似乎还有很大的阻力(与100多年前妇权运动所面对的情况相似),然而民意会否随着时间而改变呢?最近一道迪肯大学的报告指出澳洲传媒界让白种人占有了90%的职位。不少评论家就此站出来说了不少公道话,都说澳洲传媒未能符合多元文化的社会现实,因此不能充分反映现实社会的真面貌云云。华裔作者Isabel Lo更露骨地说“如果不设定配额,则所有大道理全都是废话”。的确,不设配额就缺了一个审定的根据,假如我们不允许把90%的严重偏差拿来当尺度,拿来作为调整的标准的话,如何能够引出平权话题?难道为了无谓的标签而放弃平权方案,不再去争取华社应得的公平合理待遇么?

编辑:杨雅乔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