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潮 > 武汉撤侨

武汉撤侨

来源:澳洲网 作者:捷豹 时间:2020-02-14 19:29:31 点击:

澳大利亚政府做了撤侨决定并把圣诞岛划为隔离回归者的地点,以14天为限让回归居民在回到澳洲主流社会之前受到医疗观察,用来确定他们不带冠状肺炎的病毒。

这政策获得两大政党的认同,因此其中没有党派争议。然而我个人的立场虽然赞成14天的隔离政策,但反对用圣诞岛。这点读者们不必质疑,因为从一开始我就一路来反对海外难民拘留的方案。真正的难民是逃命而来的求救者,我曾以一个假设的情景与大家分享过,说假如有一天阁下被人敲门,开门一看,见到一个遍体鳞伤逃命而来的人,阁下会开门让他进来呢,还是让对方吃“闭门羹”?阁下救人如救火呢,还是“见死不救”?请留意我没对两个态度给予评价,反正各有选择的自由,无论阁下如何选择我都不会对你指手画脚。给求救者吃“闭门羹”之余,阁下会否在门前草地上立下牌匾上书“谢绝前来求救者”呢?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对难民的态度就如我上面所提的例子,难怪联合国难民署对澳洲有看法了。

圣诞岛于1958年从新加坡政府手上转手买得。在20世纪末期因乘船而来的难民逐年增加,联邦政府继而在岛上设立了一个原意为“暂时隔离和审核中心“的一个缓冲行政属区逐渐成为当年霍华德首相用来”为难“难民的基本方略。然而,圣诞岛虽然离澳洲本土相当远,毕竟还属于澳大利亚的领土范围,因此澳洲法律与其他地区一样有效。这情况让一些被拒的难民以及为他们辩护律师们充份利用了,让上诉案件让当事人延长滞留时间。霍华德首相曾一度企图将圣诞岛划出澳洲法律范围,无奈被法庭以违宪理由给驳回了。然后就有Naoru以及Manus岛被租用的方案,圣诞岛难民营于是被荒置。2018年Wentworth联邦选区让Kerryn Phelphs医生获胜后,她成功动议了一个“难民医疗迁移”法案。当时莫里森政府在人数不足的情况下在这个议案下被击败了,可能出于“老羞成怒”的心态在很快时间里花了2300万澳币重新开发圣诞岛难民营,在此之前,岛上被关的“囚犯”只有一家四口的“黑民”,而重启的圣诞岛难民营则已经花掉超过1亿8千万元纳税人的钱了。

今次撤侨方案用上了圣诞岛依我浅见含有“遮羞”韵味。花了1亿8千万元的难民营只用来关住一家四口人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今次在武汉事件无疑地给了莫里森首相一个台阶。不过14天过后如何处理?吃瓜群众就不妨静观就是了。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