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潮 > 武汉的冠状肺炎

武汉的冠状肺炎

来源:澳洲网 作者:赵捷豹 时间:2020-01-29 12:40:43 点击:

自从去年尾武汉发现了局部感染后,据说8名病者被武汉警察局以“造谣生事”的嫌疑调去问话。这点在微信群里沸腾起来,都指责武汉警察以及高层领导们有故意隐瞒事实的嫌疑。这点我不敢苟同,而观点是基于澳洲国情来评断的,不是根据中国社会观,因为本人对中国的了解实在很有限,不敢班门弄斧。


澳洲领导在获得如此敏感度极高的信息后会如何处理?假如第一时间里就立刻公布的话,引起公民的彷徨不在话下。公民彷徨了必定会影响到经济的流通,继而让市场失调甚至银行挤提,金融失控。另一头可能还会让春节回乡的交通压力加剧,更可能让传染病更有机会广泛地,迅速地蔓延。澳洲领导们的习惯不会轻率处理,必定会先找来一批专家啥的作客观咨询。一来是习惯如此,二来万一事后不妥了有第三者可以让推诿。专家们的意见是否都一致?不是。比如武汉的地方领导找来一批医疗专家“求教“,部份专家(称他们为甲组)主张立刻宣布张扬好让市民自作安排,然而另外一批(称为乙组)可能会手拍胸膛保证“有我在,不必慌张“。那么领导接受甲的呼吁呢还是相信乙的保证?这选择犹如押宝一样,押对了往后仕途亨通青云直上,万一押错了那就只能学学陶渊明”归去来兮“归隐田园了。这情况在武汉,在澳洲甚至其他西方国家都几乎一样,有所分别的话就只是压力的程度有大小罢了。


澳洲官员遇到这种情况也会很纠结。选择错误了,不是因为“罪大难赦“而是说判断力(Judgement)不够,哪怕只是押宝押错了,但在群众的不忿之下,政府必须有个交代,如此不管有罪没罪,一个Scape Goat(替罪羔羊)便被当成牺牲品。群众要scalp(头颅)政府不得已下只好尊重民意。必须留意的是这些判断错误的官员不是大奸大恶之辈,只是运气不好生不逢时之余也押宝押错了。


上面是依照澳洲的官场及民间习惯而说,究竟与武汉事件有多少相似点我不敢瞎说,但人性考虑及社会观的逻辑不会相差很远。另外一个须要留意的是澳洲人一般上在灾情肆虐时期尽量避免互相指责,因为注意力都在灾难之际,互相攻讦热火朝天的情况下,对灾情的关注必然会大打折扣。事后检讨应当留到“事后”去追究。一些人在这水深火热之时指手画脚或不负责任的胡乱说话不但于事无补,更会进一步加深受难者及他们的家属心中的怨愤。如此则不但让他们心里更难受之余,也犹如火上添油般为社会添乱。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