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潮 > 澳大利亚零售业的疲萎

澳大利亚零售业的疲萎

来源:澳洲网 作者:捷豹 时间:2019-11-20 15:00:25 点击:

澳大利亚第三季经济报表不让人乐观,零售业的营额是自1990年以来最疲弱的。而让财长以及国家储备银行真正担忧的是官方利息已经被降低至空前低洼的0.75%,再加上莫里森政府刚给了72亿澳元的减税方案后,这两项措施本该有提高消费倾向和增涨GDP的机能的,现在却眼巴巴看到掀不起一点儿的涟漪,怎能不让人关心?

储备银行行长,Philip Lowe先生早在一年前就鼓励联邦政府抓紧入场干预了。他的建议是把基建工程往前挪之余,更应该考虑“撒钱”的救市措施。然而,Josh Frydenberg财长自上任以来就一直不间断地表态他消除财政赤字的决心。近期在昆州和新州发生的严重旱灾已经让政府忍痛拨出数以亿元计的济灾专款了,这样就让消除赤字的努力加了层困难。观察家说这担忧让竞选承诺的房屋首购担保(5%首期)被大幅度限制了,而且残章保险的拨出据说也因此而被刻意放缓。如果消费信心不能在即将道来的圣诞节前后大幅度提升的话,预计不少大大小小的生意可能会受到破产的压力。

 

财长会否接受储备银行的建议,打开国库来刺激市场?很难说。一方面是竞选时期许下过消除赤字的承诺,另一头澳洲公民又把减税以及降息所得往兜里收藏,进退维谷的形势让财长感到“矮子骑高马,上下两难”了。自由党的参谋们会否后悔选举时承诺了分段减税措施呢?不知道。假如没承诺减税,那么国库中多余的闲钱就可以用来赈灾,或大兴土木搞建设甚或直接入市干预等等。最近财长被问会否把第二轮的减税措施提前发放时,财长支支吾吾的,不给正面答复。他一方面可能担心如此做会让财政赤字顽强不灭,另一方面看到澳洲消费者“有进没出”的心态,怀疑第二轮的减税措施会否遭遇同样的命运?

 

目前银行利息一降再降,经济学的理念是公民储蓄倾向(Propensity to Save)必定会相应的降低,而花费倾向必定会受到刺激而上飙的。今次反常现象让人诧异之余,也一致相信不是“一日之寒”所致。前面曾经没少提到过澳洲11年来没有一套完整的能源方案,以致投资者裹足不前,让澳洲的电源供应呈现抓襟见肘状态,也同步影响到下游工业的发展,进而让电费昂贵,也让下岗失业的恐惧感大幅度增加,因此让公民失去了花钱的信心。其他因素是中澳贸易的版副近期来往下滑跌不少,其中缘因除了中国本身加严了外汇管制外,自由党的几位后座议员(Andrew Hastie, Kames Paterson, Tim Wilson等) 以及外长Maries Payne对中国的批评也对此没啥帮助。请留意我并没有评论谁是谁非,只是指出实情实况,然后提出可能被牵引出的后果罢了。另外,Andrew Hastie议员的时间选择的确令人寻味。他发表那篇争议性极强的文章时,正是贸易部长Simon Birmingham(伯明翰)率团去中国加强两国关系来促进双方贸易之际。时间上的选择有人说是巧合,然而观察家们都知道政治发言很少是没头没脑随口而出的。这么充满火药味的文章在时间选择上那么凑巧,难以让人相信就是。起码贸长本身就不信了,也因此让他过后发表了公开对他党内同僚的质疑,同时促请同党的后座议员们,在发表言论之前最好先让内阁成员先过目过目。无论如何,中国对这些批评很不受用,数天前把Paterson和Hastie两位议员的签证申请给拒绝了。双方的明抢暗箭有没影响到双边贸易?你说呢?要没有,贸易部长为何那么急?

 

零售经济的萎缩之其他缘因是六年来工资停滞不涨,继而让一般家庭捉襟见肘,少了零花钱。这点也是储备银行行长一而再强调的,而财长本身也表面上认同并信誓旦旦地表态会抓重处理云云。政府的长线预算案里也曾把几年后的工资在字面上突然提高,然而却没说明其过程或背后上涨的缘因。在财长全神贯注于消除财政赤字的决心下,要让工资上涨唯有依赖民间企业来牵头。民间企业有这能力么?这篇文章的标题已经很清澈地给了答案了。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