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潮 > 墨尔本赛马节

墨尔本赛马节

来源:澳洲网 作者:捷豹 时间:2019-11-07 17:01:34 点击:

11月迎来了墨尔本杯的赛马日(Melbourne Cup Day),又被翻译成墨尔本赛马节。初初移民来墨尔本时,觉得墨尔本市民很无聊,居然把赛马当成一个大庆典来庆祝,并把当天规定为公共假日。后来才知道原来这个国际上知名的节日对本地旅游业有很大的影响。本周二幸亏阳光灿烂,一扫前一天的阴风骤雨,让参与者,尤其那些打扮得花枝招展得女士太太们可以招摇显摆种种多姿多彩的绚丽服装和头饰。这是说部份参与者目的在赛马,然而很大部份的来宾却是为了走秀或看秀而来的。无论如何,大家开心就好。

 

不久前在澳广电视4 Corners节目中揭露了参与竞赛的马匹并不如大家想象那么“好来好去”。视屏揭露了一些曾经风光一时,为马主赢过大笔奖金的“英雄”马匹在“体力不支”(超过7岁以上)时,的确应了“兔死狗烹”的命运,不但被杀而变成宠物的饲料,且杀马过程极尽残忍残暴,惨不忍睹。被曝光的屠场极力为自己辩护,而联邦政府只在口头上表示愤怒之余,并无提出特别方案来对症下药,起码我没看到政府采取了任何具体对策,背后如何应付则不得而知了。我认为像这种对动物残忍的行为应该将事实公开之余,政府更有义务公布其行政,以图同步谋取公民教育的成果。隐晦其行政方针究竟为何?公布了政策含危害国家安全的顾虑么?不。反过来。维洲赛马公会在第一时间里就宣布拨出2500万元作为赛马的养老福利金,这项目配合了维州政府多年前拨款于一个称为“英雄”(重振雄风)的项目。据知这个Hero Program目的用在于安置(re-home)退休马匹,让它们或重新受训去小赛事里参与竞赛或安享天年,能够自由自在地在草坪上安祥度日。有人或许说墨尔本赛马公会之所以会那么慷慨解囊无非是为了维护自身利益。或者吧,但现实存在着退了休的赛马目前面对很悲惨得下场,凡是能够纠正这让人心酸的方案不管其背后动机如何都是一个文明社会的表征,值得推崇和点赞。

 

澳大利亚人民经过上世纪得黑暗及不人道(白澳政策),经历过一段可歌可泣的努力改革后,逐渐走向文明。听过一段庄子梦蝶得故事,这故事被日本一名诗人作为题材,后又经西方现代哲学的模仿转载,让故事变成人类文明的某种启发。故事说主人翁在梦中幻化成一只蝴蝶,在阳光充足得花圃中穿梭翱翔,享受那温和的阳光及微风轻轻扫过背脊和翅膀,很舒适。主人翁醒过来时还不断回味这个愉快得感受之余,开始怀疑究竟是自己梦见了蝴蝶,还是蝴蝶在发梦自己是“人”。西方哲学大肆炒作,把主人翁梦蝶的故事拿来形容对万物的关怀体恤。如此不但用于人与人之间的人际关系,更勾画出西方哲学对人类以外的动物也施以同等灵性的关怀。这种哲学被长久传播,导致西方人对其他动物(不单对自己喜爱的宠物)的关怀。因此,早些时曝光印尼宰牛场的残忍,继而对出口生羊在运载途中因拥挤而断命而到刚刚揭露得退休马匹的下场等等,都让澳洲人感叹哀悼,其程度不逊于伦敦的39名越南偷渡者死在运输车上的惨况。这中人类文明得高度升华正式华社应该大力赞同与响应的,因为当一个社会连动物也能体恤的时候,对待不同肤色的族群要凶也未必凶得起来。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