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潮 > 华裔政治家的素质——实例

华裔政治家的素质——实例

来源:澳洲网 作者:捷豹 时间:2019-07-31 15:52:16 点击:

一位侨领问我,说他领导的社团即将举办一个大型活动,邀请信发了给国家首相后获得回信说让华裔众议员廖婵娥当代表云云。这位侨领说他实在不愿意接受廖议员作为贵宾但却担心会因此而得罪了联邦政府。他问自己有无权力或理由来拒绝廖的代表权?基于朋友道义,我据实相告说:别的国家我不清楚,但澳洲人的社会价值观是“主人最大”。阁下的家有权不欢迎“不受待见者”进门。除非对方持有法庭文件的搜查令啥的,要不尽可以给来访者“闭门羹”,那怕来者是部长,总理甚至总督。那位侨领继续问首相会否因此而不高兴?我回答说你发邀请函给首相是对他的尊重,他来不来有自由选择权,但这尊重不一定延伸到他的的代表。至于首相心理怎么想是首相心里的事,谁知道?然而,首相万万不敢表露不快,要不主流传媒肯定会就地取材,将这事大肆渲染,让首相不好过的。我对这位侨领说可以向首相坚持他派个部长级的代表来以示尊重主人家。接受与否对方可以自由选择。但附加说假如接受了廖议员当代表,那就必须给她尊崇的接待。

民选议员是选区公民的代表,是领公粮的“公仆”。谁是雇主,谁是领工资的雇员不言而喻。而我的家以我为主,欢迎或不欢迎造访者有我绝对的自由。有些新来移民可能对澳大利亚的社会价值观未能充份了解,因此我在这交代个清楚。

廖婵娥上任没两个星期就闹出笑话来了,难免让我华社担忧。上个月在一个新任议员课程上,澳洲情报局的首席领导Duncan Lewis(路易)先生在课室上为一斑新人科普有关当国会议员的种种“官场礼节”。众多议员中,廖议员也不知出自什么动机,竟然公开要求路易总监说希望澳洲情报局对约访她的来访者事先作背景调查。她补充说这是因为身为首位华裔众议员,来与她套近乎的华人肯定会“门庭若市”,因此担心其中会有对澳洲有害心的“不良份子”穿插其间云云。在场的西人传媒过后把经过详细报导了,立刻将廖议员的糊涂话变成舆论揶揄取笑的资料。刚上任罢了,就让人笑话了,如此素质,廖议员的获选究竟给华社带来了光荣,还是笑柄?读者们各自去决定好了。要求情报局对来访者调查,并且对象毫不含糊的直指华裔同胞,背后的意思是什么呢?是否延伸不久前安宁上议员的宣言,公开说华社里有很多海外(中国)间谍呢?到来约访的华裔选民难道都有海外间谍的嫌疑?一来造访就受情报局的背景调查,还有人敢上门么?那么当选区代表又如何收集民情?

让我担心的是往后还会闹出什么样的笑话来?我只能屏住气息来静观其变。自由党高层领导也似乎对廖的素质有很大的顾虑,因此专派一员资深的参谋领导去为廖议员安排打点办公室的布局云云。消息传来又让笔者吃惊了,为啥?因为据说这是破天荒的举动。一般上议员获选必定被认为有相当水平和智慧,自己的办公室除了保安系统须要专人装置外,其他文房作业的部份岂有“靠边站”随人安排的道理?自由党对廖议员不放心是内部问题,然而,泄露出来了就表明了某个程度的对她不信任或担忧。一旦公开了也让廖议员再一次变成揶揄取笑的焦点。

廖议员的粉丝和随从们不但没有做到提示及规劝的工作,反而在社交传媒中拼死狡辩。一位华裔学者呼吁说“谁没犯过错误?”意思可能是劝大家放她一马,别逼她了。然而,假如廖议员继续展现不成熟,不慎言,不负责任的态度,华社在澳洲的平权诉求便会事倍功半,很对不起咱子孙后代了。

主流传媒爆料乃天经地义,忠于职守的行为,不能迁怒于它们。我写这文章也是就事论事,依照事实报导,过后廖议员的粉丝们对我开跑也是选错目标的。自我检讨才是硬道理。这点相信读者们会认同。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