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潮 > 信仰自由法案

信仰自由法案

来源:澳洲网 作者:捷豹 时间:2019-07-10 14:40:39 点击:

橄榄球明星Israel Folau (佛劳)因在社交传媒上赌咒LGBTQI(同性恋取向者)让他们下地狱去,被雇主(澳洲橄榄球协会)认为触犯了会规而被开除,让他失去了4百万澳币的合约。心有不甘之余,佛劳誓言将委屈提诉法庭。一个专为苦主筹款的组织本来接受要求为他筹募法律经费的,但后来宣布说佛劳的案件与该组织的章程有所抵触,所以选择退出,并把已经筹获的款项逐一退还给赞助人。可是基督教的一个叫着“耶稣游说者”(Christian Lobby)的偏激派系却站出来给佛劳打气并捐助10万元经费。过后基督教徒纷纷踊跃捐赠,据说打官司的经费将近200万元了。这个本来只是雇主和个别雇员之间的纠纷突然间升级至宗教信仰的争议,后果如何难以预料。看来耶稣教(基督和天主教的统称)的部份原始教义派系决心把宗教课题刻意加大升级,似乎非要与穆斯林的极端份子看齐而后已。不少华裔耶稣教教徒也敲锣打鼓的,唯恐天下不乱,也不知是过于沉迷还是原有思想包袱所致?

这些鼓噪传到了联邦立法员耳中,少不免让其中的偏激份子或谋士们磨拳擦掌,正在考虑立案来“确保宗教言论自由”云云。说佛劳公开宣扬教义罢了,不该被砍。说佛劳有言论自由云云。耶稣教教徒的这种看法似乎忘却了去年在新西兰耶稣城(Christ Church)的杀人事件,肇事者完全一套“你死我活,以牙还牙”的理念而让悲剧发生了。记得我几年前在社交传媒上提到天主教的“圣骑士”(Knights Templar”部队在占领耶路撒冷后屠城三日,凡穆斯林不管男女老幼都一律难以幸免。没想到居然有人回应说因为穆斯林先做了屠城三日因此才让圣骑士大开杀戒的。当时我觉得这种说法与我接触到的主流基督教思维有很大的抵触。难免心中嘀咕如此心态的基督徒与穆斯林狂热份子有何差别?

自由党内部一些谋士们包括总检察部长Christian Porter 正在考虑策划一个让工党难堪的动议,标题是“宗教自由法”。基于澳洲人的社会价值观,谁敢反对“信仰自由”?然而,这种小聪明可能会给社会带来很严重的后遗症,这点我想呼吁联邦政府三思。佛劳当然可以有自己的信仰自由,但前提是不让第三者受害,不会因为享受了自己的“自由”而罔顾了他人不受干扰的自由。同性恋取向不管出自先天或后天因素,一旦成型了就难以改变(有很多科学研究数据)。这概念与人的肤色或身体形状一样,都是“不由自主”的现实,也因此不该受到歧视。佛劳自己对同性恋者有看法属于他个人的自由,但他没有公开发言而对无辜的社群受到伤害的“免死牌”。尤其身为一位受许多年轻球迷仰视的球星,他说的话那怕是随意而说,小球迷们心理还未成熟,可能会视他为典范。我平常没少对同胞们提示说别在饭桌上口吐牢骚,因为阁下的孩子幼小心灵里可能会听了父母一番“牢骚”后而埋下了难以磨灭的仇恨心态。这潜意识的思维一旦后期被“坏人”引发,则新西兰的基督教徒杀穆斯林或极端穆斯林自我引爆而杀害无辜的惨事可能便会发生。这些惨事无论对任何人都是让人悲痛揪心的,也是可以早早避免的。

橄榄球协会与澳洲所有运动组织都明文规定不允许属下侮辱任何群体(都是买票球迷顾客哦),佛劳明知故犯,不管其个人思想如何,抵触了职场协约而被“炒”实在地说只是局限性的纠纷。假如雇员合约往后都可以因为个人信仰而违约,那么,当教会学校里的教课老师宣扬自己的“无神论”时,操纵董事局的教会能否允许老师在课室里自由发挥?又医生或护士因持某种个人信仰而亏待病者时,咋办?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