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潮 > 竞选课题之会理财

竞选课题之会理财

来源:澳洲网 作者:捷豹 时间:2019-05-01 16:23:45 点击:

没少听说自由党会理财而工党会花钱。这个台词被传送多了便让一些人深信为理。然而,“会理财”究竟如何定义?中国人多数把自己的个人情况注入国家经济版本作为尺度,的确是过于单元性或单纯了。

国库充实就是会理财么?不然。不同于个人的经济情况,国库来源不单限于工资收入或生意上的盈余。为了加大经费来源,政府可以(1)大幅度借贷而必要时赖账(如上个世纪如此做的巴西和08年世界经济危机时的希腊); (2) 增加税率;(3)印钞票。必须抢前澄清,我只是提出几个方案,但不赞成政府如此做。我说出上面的几个情况只是想说明国库充实很容易(但有不良的后遗症),因此不能单纯地被定义为“会理财”,并用这些概念来否决绝许多华人对“会理财”的误解。

举债必须摊还的,如果还不起时赖账也会让国家的信用大幅度损失,过后要重新收拾则很难,公民受苦难的日子也会因此而拉的很久,这是两大政党都关怀并尽力避免的情况。双方都共同表态决心消除财政赤字就是这个缘因。

增加税收有正负两面的效果。压低所得税会鼓励或引发个人求财的欲望,正是资本主义的主体观念。自由党以右派经济思维来施政,这方针很符合其政纲,无可厚非。而工党也不敢过份谋算,对减税的行政方案也不敢怠慢,只是把重点放在中下层,而对富有者不愿姑息。一直以来,两大政党都强调党纲走中间路线,只是稍微靠左或靠右罢了。之所以会郑重其事的强调中线,主要是因为选民对极端意识不大感冒。两党轮流执政也基本上是这个因素。比如,中线偏左的政府执政了,虽然上头领导很清楚走中线的重要性,然而属下的职员在刻意迎合上司的心意之余,也想“鹤利鸡群”让自己受上头注意,因此往往会显示比上头更积极的态度。一级一级传下来,越往下层则意识越偏向,久而久之这种偏向延为风气便会让掌政的政党给人留下一个极端的印象,到时“气数”也就完蛋了。

至于印钞票就不用解释了。开启印刷机毫无疑问可以一下子就充实国库,然而因此而牵引的通膨压力把这方案形容为“饮鸠止渴”也不为过。因此,都不该被考虑。

把会敛财错认为会理财的解说我没少引用一个例子。张三是个小老板,平常很体恤员工,除了工资给足之外,还给员工优厚的病假,带薪产假,牛奶金,以及各种照顾员工的福利。行情好时没问题,然而行情不好的时候,张老板不选择裁员减薪,宁愿向银行借款来应付困境,这让员工们更加死心塌地对老板忠诚。隔壁李四刚好相反,他刻薄成性,剥削雇员工资之余,更处处削减员工福利,于是李老板的银行户口不断增大。行情坏了,李老板因为敛财有道,因此不必去银行借钱。关键是,李老板是会理财么?让你挑选的话,你会选择张老板呢,还是李老板?隔岸观火吧,讲客观评论,哪一个老板是好老板?再者,让雇员积怨在心,会否相等于“饮鸠止渴”,因小失大的长线模式?见仁见智了。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