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潮 > 外国影响透明法案(FITS)

外国影响透明法案(FITS)

来源:澳洲网 作者:捷豹 时间:2019-03-27 18:09:36 点击:

3月20日联邦政府的总检察部(AG)派了两位女士来为维州华社解说“外国影响透明法案”(FITS)的种种疑惑。据知这法案在去年12月份就已经在国会上通过了的,如今三个多月过去了,群众对这法案还是没能搞清楚。

两位官员没少强调说这新法案不针对任何一个国家,也不旨在发掘犯法行为。后面一点让在场之人很疑惑不已,包括笔者。因为触犯了FITS法律的后果相当严重,据说徒刑可长达4年(有人说7年),比偷抢拐骗或家暴等罪状的刑罚还要严峻的多了去。据知这个新法的着重点不在追究某种行为究竟有没犯法,而是当事人有没在事先或事后的14天内把所作所为呈报上去作个登记。比如一个人或组织在获得外国政府的委任而向澳洲官员作请愿游说的工作,行为虽然不构成犯法行为但必须注册或登记,要不则可能蒙受严峻的牢狱之灾。须知退了休的澳洲部长啥的被外国政府或官办企业聘为顾问的真不少,其职务就是替东主在澳洲政府部门说话以图影响某种政策方向。这些顾问的工作除非有贿赂行为一般都不犯法。假如涉嫌贿赂或更严重的“卖国”行为,触犯了澳洲现有法律就是联邦警察(AFP)或情报局(ASIO)的职务所在了。 因早就有足够的现有法律涵盖了犯法的层层面面,FITS假如也用来管制犯法行为的话不就等于是画蛇添足多此一举了么?那么究竟在什么情况下才会触犯到这个新条例以致严重到可能被判监7年之久呢?不是明说了行为不犯法的吗?FITS法案处罚的不是行为上的犯罪,而是事后没呈报的罪状。

简单地说,一件原则上不犯法的行为假如不呈报(不注册登记)的话属犯罪行为,触犯了“没呈报”的罪状。这点往往让一些参与辩论者撞误区。最常听到的论点是“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也不惊”。说话者的思维是假如不犯法就不必怕。正是这种心态让我替华社担忧了。因为觉得没做错事而不必怕,因此便不会自动去登记注册,结果可能会因一时疏忽而被判监或罚款,冤不冤?

也有人说既然如此那就不妨为了“保险”还是先注册了吧。然而,立法了3个多月后,注册了的单位只有24个,并且都是大型的外资企业,没有一个是社团组织。各种族的社团目前都采取了观望态度,很可能是因为还未能搞清楚FITS的范围与具体内容。再者也含有不愿当“出头鸟”或牵头羊的顾忌。大家都担心FITS秘书处的负责官员为了邀功而会把注册了的(少数)组织于蛛丝马迹中挑骨头。如此就算最后提交法庭后获得免罪,然法律过程中的麻烦却也很让人纠结就是了。

另外一个比较高档次的顾虑是这个法律违反了宪法中三权分治的精神,让AG(总检察或律政部)的权限加大到变成主控官(Prosecutor)的把关地位。须知澳洲法律中,所有违法嫌疑一般都通过警察调查组呈报给主控官,然后由独立的主控官决定该否将个案提交法庭去审讯。因为触犯FITS的嫌疑不是真的犯罪行为,而是“没注册”的行为,有没有注册的线索全在AG部门里,让警察无从查起,那么提控与否不再是独立机构来决定而是一个民选议员负责的部门来决定了。

许多人对这个新法律撞误区的地方是不能分辨犯罪的据点所在,不少的辩论似乎围绕在不犯罪就不必惊慌的意识形态死结上。这个新法案对华社关键与否见仁见智,不在讨论范围,只是有意将权力集中于民选代表手上,实实在在地违反了宪法中的三权分治精神,暗中将民主社会的权衡互管的机制给破坏了。政府利用了群众对外国影响力的恐慌而推动这议案,在选票压力下,反对党不敢反对而附和了,如此冲淡民主,民权机制的趋势,不是个让公民宽心的情况。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