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潮 > 从澳洲红衣主教被判性侵儿童罪成立说开去

从澳洲红衣主教被判性侵儿童罪成立说开去

来源:澳洲网 作者:田地 时间:2019-03-05 17:12:04 点击:

澳洲热点新闻,也是澳洲史上最大丑闻——红衣主教George Pell被判性侵儿童罪成立已经过去一周了,终于决定要写点什么。事实上,2月27日我在电视上看到这个消息的那一刻,就想到要写点什么了,可又一直觉得无从下手,准确地说,是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看到那条新闻的那一刻我的心情很复杂,有点惊诧,有点彷徨,也有点怀疑。不过奇怪的是,我并没有像电视上那些围观者那么气愤,骂他,让他下地狱。我真的没有一点点的气愤,就像是一个冷静的旁观者,一副事不关己 高高挂起的态度。这可能和我不是个天主教徒有关吧。

我不仅不是个天主教徒,也不是任何宗教的教徒,我基本上算是个无神论者。但我尊重甚至敬佩或羡慕那些有信仰的人。

我很理解那些信徒,他们崇拜、爱戴、信赖, 甚至视为神祗的他,竟是一个人渣!一个变态性侵者!他们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

可我在电视上看到的George Pell,绝对是个合格的神职人员:他衣着得体,态度祥和。我无法想象他会在更衣间性侵一个男童,并猥亵另一个男童,也无法想象他会在游泳池里摸一个男童的私处。如果这一切都是真实的话,我们将如何认定他?人面兽心?出色的演员?

我相信相由心生的说法,就是说,如果他有一副友善祥和的面容,他的内心就应该是友善祥和的。我注意到,George Pell并没有认罪。

但我们又不能不相信法律,如果法庭裁决有罪,那他就应该是个人渣。

所以,这几天,我一直在犹豫,到底写不写?写什么?

后来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法庭定罪的依据是什么?毫无疑问,只能是控告者的申述。那么问题来了,这件事其实是发生在二十多年前的,那时两名受害者当时都只有13岁。我们知道,法庭最终相信了控告者的说词。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而且我也没有为George Pell鸣冤翻案的意思。我只是在想这样一个问题,他有没有被陷害的可能呢?应该是有的。不管多少,总归是有的。

这让我想起,好莱坞前一段一直有女星站出来,控诉她们曾被手中握有大权的导演或制片人性侵,都是很多年前的事,都只是故事,我是说,都没有任何过硬的证据,比如带有精液的内裤什么的。可是,只要法庭相信了,定罪了——甚至法庭尚未定罪,那个被告的前途已经完了。

就此打住。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