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潮 > 华团纠纷

华团纠纷

来源:澳洲网 作者:捷豹 时间:2019-01-23 18:01:16 点击:

6年前一个华人社团搞内斗,一组人召开临时会员大会把另外一组人踢出局,后者不甘心于是向我求助。我为朋友效力虽说不上两肋插刀,但也向来尽心尽力,不要一分钱地全力以赴的。当年也不例外。

初期接触各方的对我的态度都很好,都很友善。这种社团纠纷我涉猎过多次,因此步骤和过程都很清楚。因为“落选”派系的领导坚持说她没收到开会通知,因此而没能出席参选。这是关键所在,于是便要求“当选派”出示开会的书面通知书及提名表格等。对方一口拒绝之余,没想到随即一改友善的态度,开始对我大肆谩骂,所用的词句不适宜于明文公开,由大家想象好了。然后是接二连三无数投诉的电话,而每一通电话都是洋洋侃侃的,杂乱无章不知所谓。当时基于礼貌哪怕心里很不耐烦的,也耐心忍受了,直到后来认为太过浪费时间了才开始不接电话。当时的那种心理压力现在说起来还是心有余悸。

既然对方拿不出证据,就只能判定选举不合法。当时的意思是想说服双方接受重选,以符合澳洲法律。无奈当年双方很执着,忙着互相指责之余没能接受这个“重选”的建议。只好作罢。

后来与活动场所的业主Glen Eira市的市政府的高层代表Peter Jones拉锯式的洽商和争辩,最后取得了市政府的合作,让这两批斗得你死我活的派系各自为政,一分为二,即是说让原来的一个社团变成两个社团。然而,接踵而来的问题是原来的财政资产归谁?被拉落马的原班理事当然是银行的合法签署人,如果当年选择合法重选的话,失败的一方肯定必须将财务等事项作全面交接。然而一分为二,即两个社团的方案施行了财务咋分?市议会起初坚持它刚刚拨给的2500元经费二一添作五,平分。然而我指出市政府之所以批准某个数字的经费当然是研究过那是区内社团的生存底线,如果硬要两个会各分一半,岂不是让两个会都在半年后破产?市议会当然不能自掌嘴巴,承认了我的说法,于是Peter Jones答应向上头请示看看能否多拿2500元来支付给新的注册华团,并且须要市政府将活动场所的程序调整来提供另外一天作为新社团的活动平台。等待市政府的回应的确令人煎熬。期间两个派系的斗争不但没平息,甚至越演越烈,而对我的人身攻击也越来越恶毒。最后市政府回应说两个要求都被接受了。我当时觉得心头轻松了不少。今日说来有些轻松寻常,可是当年与墨守成规的公务员周旋确实是呕心沥血的过程。英文俗语把公务员称为Bureucrats不是没有理由的。凡曾经与部门争执过者都能体会出我上面所说。

最后安排让两个社团共存,双方都没蒙受到损失(经费与活动时间),更让当地的华裔老人家多了一个活动平台,而华社也从政府处多拿了一份经费,无论从哪一个角度看都是正面的好结果,没想到多年后才发现原来的“改革派”团队仍然耿耿于怀,忘不了陈年旧事,而所追究的不在实质资源而是梗在喉头的一口气。有位同胞甚至说这是中国人的特性,不是我这马来西亚来的华人能够了解的,真的吗?这句话很耐人寻味,很想继续探讨。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