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潮 > 为何我不那么推崇融入主流

为何我不那么推崇融入主流

来源:澳洲网 作者:捷豹 时间:2018-07-11 18:53:55 点击:

没少听到鼓励华人融入主流的口号,而这口号却让我感到心惊肉跳,为啥?因为在澳洲喊这口号最大声、最热心的是一批推崇“白人优越”的极端种族主义份子。占尽优势的强势群体要受压者心服口服,打“融入”牌无非是为了稳定其地位而鼓励群众附属同化。二战时期日本推行“亚洲共荣圈”,其背后的用意就是如此。因此,当我们高喊“融入主流”的时候必须小心,别被一些有心算计之徒给利用了。这些有心者把我们急求融入的诉求作为“同化政策”的导引渠道。须强调,本人不反对融入主流,只是要大家别盲目附和,在喊口号之时必须留个心眼罢了。

在最近的一期澳广电视台Q&A节目里,一位名为Mitchell Walton的中年男子发言说70年代之前的澳洲很舒适快乐。但后来警察部须要建立“亚洲专案组”,然后过了20年后建立了“中东专案组”,接着下去应该会建设一个“非洲专案组”云云。澳洲西人原来是这样子看有色种族移民的,让我们身为移民者担心不?当然,Walton先生不在多数群体,但这种排外心态的确反映了部份澳洲主流的偏激思维。如果还心存侥幸,若仔细观察韩森历年来的言行以及她本部兵马与谋臣们的质素,便不得不承认了。

19世纪中期,澳洲因为发现了金矿而吸引了一批中国淘金者涌入。种种原因发生了局部的排华事件后,澳洲政府立法专案对付中国人,颁布了人头税法案,入境签证以欧洲语言测试的方案,以及后期的白澳政策。在白澳政策盛行期间,政府高层没少用的歧视口号是“Two Wongs do not make up a White”(两个黄比不上一个白)。这句话假如在当今世界说出来肯定会让许多人上街游行抗议,并会让澳大利亚成为世界负面舆论的焦点的。然而,几十年前这个口号却被广泛宣扬,甚至成为竞选时期的口号。真的是此一时,彼一时。

澳洲曾经实行过融入政策(Policy of Assimilation),其中典型的例子是“被偷窃的一代”(Stolen Generation)的丑闻。这让人揪心的方案在2008年陆克文上台后正式公开向土著道歉后才让澳大利亚挽回一些舆论制高点。其实在此很早以前就有不少知识分子指出融入政策的种种弊病了,于是政府后来换汤不换药地推出整合政策(Policy of Integration),其宗旨无疑的还是包含同化意识。这种充满歧视意味的政策无论如何装扮还是逃不过智慧者的眼光,在长期上访游说之下最后争取得目前施行的多元文化政策。因此,多元文化政策可以说是取代融入政策的一个受少数民族欣赏的政策。在高呼融入主流之时,千万别忘了这关键,别忘了两者间存在着某种程度上的对立面,在推崇融入主流的时候,千万别让人给耍了还不自知。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