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潮 > 自由选择与名额限制

自由选择与名额限制

来源:澳洲网 作者:捷豹 时间:2018-05-23 18:45:16 点击:

腾布政府在下议院的76位国会议员中只有13名女性。最近传来消息说Ryan选区的自由党国会议员Jane Prentice被党内保守派压力挤下台,其席位将由一位男士取代。另外一位新州Gilmore选区的Anne Sudmalis女士也听说即将面对党内男性同志的挑战,很可能因此而更进一步让腾布政府呈现“阳盛阴衰”(男多女少)现象。前任艾伯特首相的内阁20多位部长中,只有比绍普外长一名女性,经常因此惹人笑话。腾布“逼宫”成功后,男女比例稍微作了些调整,但数据还清澈地显示了与现实社会不成比例。工党在10多年前便把性别平权课题抓重处理,上下院职位设定名额,先是40%目标,后又提高至50%。如此,两大政党在性别平权方式上便显示了鲜明的对比。

我每次与自由党的粉丝们辩论这课题时,对方的论点都几乎千篇一律地强调“自由竞争”,也就是进化论里面的“物竞天择”理念。那是丛林法则的根本,反映了自然界弱肉强食的情况。但是,我们不是禽兽!人类文明经过长期千锤百炼,已经把禽兽意识关进笼子里了。另外,自由党的女性基层代表人物每每将“自由竞争”的格式当成自我标榜的光荣标签,说能够在自由竞争的环境下脱颖而出不是真正证明了自己能力么?然而,这论点先入为主地把政治地位与个人操守和能力划上等号,那是很牵强的,除非大家接受拉帮结派,耍阴谋,拍马屁的手段被认为“真才实干”。其次,这些自由党女性议员在“公平”的自由竞争环境下,如何解释自由党内的领导层女性不到25%?难道承认女人在政治能力上大大的不如男性?

性别不平衡未必全是出自于蓄意的歧视,不少专家认为那是一个基础架构的钳制功能所致。要打破这天花板,单凭口舌不行,唯一有效的方法就是划下规则,适度地钳制“自由选择”。也就是说设定名额,最起码,必须要将现实比例作为一个坚定的目标。

男女平等课题为何那么重要?无他,因为妇女占了一半人口。良好的政策必须能够反映社会现实。要不,无良风气如裹脚,殉夫,三从四德等势必大行其道,让文明扫地了。我期望这名额制度能够进一步推广到多元文化领域里。这是考虑到澳洲的有色人种占了25%的人口比数,制定法律时如果没能将多元民族的意识正确反映,那么行政偏差在所难免,进而可能导致社会不安稳,岂是国泰民安的好结果?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