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潮 > 2017年回顾

2017年回顾

来源:澳洲网 作者:捷豹 时间:2017-12-13 19:34:27 点击:

回顾2017年,让华社揪心的几件大事莫过于反种族歧视法案18C的修改建议,入籍考试方案以及刚刚通过的同性婚姻法。 

今年三月份自由党后座议员再次提出修改18C条款的建议,少数民族社区纷纷站出来表态反对。后来在另一批自由党后座议员宣言会不惜违背党的指示而选择在表决时与反对党站队的情况下,这提议便胎死腹中了。虽如此,少数民族社区仍然是惶惶然提心吊胆地,不知道啥时候这课题又会被人拿出来炒作。 

入籍考试的概念让人费解。既然让移民永居了,又不让他们成为公民,那不就是想制造一批“二等公民”了么?有人说这方案主要是为了对付那些不安分者,让政府容易将这些不良分子赶出澳洲云云。对这我不敢苟同;第一,防范胜于治疗,不良分子为啥先让他们永居?是否审核程序有问题,让不良分子很轻易地便能够获得PR?其次,万一真让不良分子获得居留权后犯罪了,证据确凿下把他们判监不是比任由他们在海外逍遥更理智么?永居身份者仍然保留其原籍国的护照和国籍,在澳洲犯了事可以即日收拾几件行李便可登机离境,过后能否将他绳之以法还须看对方国家与澳大利亚有没互相引渡条约。如没有,也就奈何不了。再其次,把罪犯推到别的地方去让别人去烦恼,这种做法很厚道么?如此自私自利把难题往外推卸的风格不说国际舆论,就是本地公民也会觉得有所不齿。

在同婚法课题上,我坦言在华人圈子中自己是少数赞成者之一,但在澳洲主流却是“跟着群众走”的“俊杰”。我认为这个本来是一个平权的诉求,偏偏有些华人要指责同性恋者无理取闹,说他们要“特权”。在西方国家里,男女平等早在几十年前就不再有争议,早就已经没有任何职场或社交环境中把性别拿来作甄别尺度了,却不知为何在婚姻课题上许多华人却仍然不能放下这种过时的思维?本来在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度里,各人皆有赞成或反对的权利,但明码标价地与主流背道而驰,少不免让主流侧目之余,更会让华人争取平权的努力失去说服力。让我遗憾的是居然有那么多华人与主流思维严重脱轨。不说“落地生根”或“融入主流”之类口头禅,华人对本地社会如此缺乏理解不免让我为将来担忧了。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