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大洋潮 > 民族意识与海外华人的平权方案

民族意识与海外华人的平权方案

来源: 作者:赵捷豹 时间:2017-10-04 18:32:57 点击:

没少听到与我辩论者在词穷的时候便脱口指责我“党性太强”。这是因为这些人对我太不了解之故。了解我的朋友,不管是华裔或西人都知道我的民族意识其实比政治意识强多了。还有一点有必要解释的:之所以我会对澳洲时政那么有兴趣,对境外的政治相较地漠然正是因为从民族利益角度看,澳洲的民生环境对自己以及儿孙后代才有切身的关系,而外国的时政只有观念上的抽象感应,很难有具体的切身感受。

因为生长于马来西亚,在社会观点的基础上,我的思维对种族歧视课题特别敏感。我父亲那一辈对政治毫无兴趣,只是一味埋头“闷声发财”,以为有钱就可以给子孙后代铺路,确保他们的前途无忧等等。相信读者们对马来西亚华人的无奈处境都够清楚,不必详述了,只是许多人把背后因素和关键给误会了,正如我父亲那一辈华人把前景误解了一样。有钱不错能让子孙们生活得很舒服,但却不能确保永恒。子承父业者,如把经营风格保留不变的话,全球化的市场趋向最终必然会让保守经营方式的生意迟早被淘汰掉。街坊式的生意也不被年轻一代甘心于坚守,年轻一辈少了上一辈吃过穷苦困难的经历,大胆举债的方式也的确造就了一些成功的少数案例,然多数的中小型生意经不起风浪而倒下的有之。

另外一些早期华人“望子成龙”,希望自家孩子去念大学而成的“职业人士”或专家什么的,决意将积蓄投资于孩子的教育,纷纷将孩子往外送去海外留学。许多学子出去后就不回来了,空余年老父母留守嗟叹。有些回归的孩子在马来西亚任职,因为一般上学有专长,初期在各自的专业领域里,如工程,会计,法律等工作上也得以开展拳脚。但那意气风发,壮志凌霄的日子不会很长,经过十多二十年鞠躬尽瘁服务后,在大公司,在政府部门或与政府有密切关系部门任职的华裔中级干部们很快地便上升到有限的玻璃天花板。至此,面对怀才不遇的心理压力下,这些学有专长的华“精英”们能走的都走,不能走的也只能得过且过,将一切凌霄壮志都抛诸脑后,做个正版的寄生虫或英国俗语“dead wood”(死木头)了。

上面所说,是解释我对种族歧视为何那么敏感,对玻璃天花板那么执着的缘因。不经过马来西亚华人那种锥心之痛者,未必能够充分理解。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