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澳洲眼 > 西澳大学名誉教授:民粹主义在澳洲对华政策中的兴起

西澳大学名誉教授:民粹主义在澳洲对华政策中的兴起

来源:澳洲网 作者:澳洲网编译 时间:2020-11-06 12:03:55 点击:

【澳洲网诺伊11月6日编译报道】澳洲和中国之间日益紧张的局势通常归因于外部因素。但是,澳洲对华政策也体现了自由党与民族党联盟政府的国内政治。内政和外交事务之间的联系为政府的对华政策提供了政治上的支持。两者都引用了“国家主权”,以增强和捍卫政府的权力,同时结束关于自由民主权利的辩论。

在捍卫国家主权不受中国干预的原则下,国家对公民社会力量日益增强的一个明显例子是2018年出台的《海外影响透明计划法》。政府预计该法案将要求澳洲的13所孔子学院进行注册,但他们都拒绝了,理由是它们不符合该法案的规范。

出乎意料的是,前总理艾伯特(Tony Abbott)被要求注册为“海外影响力代理人”,因为他曾在与美国有关的保守派政治会议上担任发言人,促使公民自由主义者争辩说该立法将适合“极权主义政权” 。

“中国威胁”被用来增强联邦政府权力的另一个例子是对维州政府与中国达成的“一带一路”倡议(BRI)协议的争议。为了维持对维州参与“一带一路”倡议的控制权,尽管该法案对公民权利、联邦制和大学自治产生不利影响,政府在9月向联邦议会提交了《澳洲2020年对外关系(州和领地安排)法案》。

法案其中一节的一个关键在于中国在澳洲各州和地方政府以及大学中的“掠夺性”活动。但新州大学宪法学专家,副校长威廉姆斯(George Williams)在委员会上表示该法案“不适合颁布”。威廉姆斯指出,该法案赋予外交部长非凡的权力,而没有程序上的公正性。

关键条款缺乏明确性,加剧了该法案的超范围执行,使外交部长有很大的酌处权。正如威廉姆斯所说,“根本没有定义外交关系”,而“外交政策”定义也很模糊,以至于“包括了“澳洲以外的任何事物”的概念。”

该法案还要没有通过“机构自治”测试的澳洲大学在与海外大学合作时寻求政府的许可,但未指定机构自治的含义。当大学代表出现在委员会面前时,他们也提出了机构自治意味着什么的问题。这些问题明确指出该条款针对中国大学。

会议主席,议员阿贝兹(Eric Abetz)曾在参加参议院委员会举行的一系列公开听证会,讨论澳洲侨民社区面临的问题前询问3名出席的澳籍华人证人“他们是否愿意无条件地谴责中国共产党的独裁统治?”当这一质疑公开时,阿贝兹的“忠诚度测试”被批评为类似于种族主义的麦卡锡主义。

现在普遍流行的关于中国威胁国家主权的看法已经推动了立法,赋予了行政和安全机构权力,同时剥夺了公民权利,并为捍卫主权威胁做出了辩护。尽管对中国政府使用民粹主义侵害少数族裔人权的说法,有合理和广泛的批评,但是当澳洲政府利用对中国的威胁来削弱自由民主权利时,批评就变得冷淡了。

来源:东亚论坛网站(eastasiaforum)

作者:麦卡锡(Greg McCarthy)是西澳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名誉教授。

编辑:魏惟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