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澳洲眼 > 右翼煽动种族偏见与反华情绪 “新红色恐怖”潜入澳洲企业

右翼煽动种族偏见与反华情绪 “新红色恐怖”潜入澳洲企业

来源:澳洲网 作者:澳洲网编译 时间:2020-08-11 17:16:55 点击:

【澳洲网高嘉文8月10日编译】随着反华言论的升温,对澳洲在亚洲、甚至世界最重要的贸易关系之一——澳中关系表示支持已成为一项高风险商业关系。对此,专家表示,右翼对社交媒体的操纵正在煽动根深蒂固的种族偏见和反华情绪。

香港《南华早报》10日报道,关于与中国做生意,索扎克(Helen Sawczak)可谓了如指掌。她掌管澳中贸易委员会( Australia China Business Council)达4年之久,简而言之,这位令人敬畏而又平易近人的人是澳中贸易之间的“桥梁”。不幸的是,她已经辞职了。尽管她表示“这是她个人的决定,是时候继续前进下一个目标”,但她的离职恰逢澳中关系显著恶化。

在她担任澳中贸易委员会首席执行官之初,随着2015年底澳中自贸协定的签署,两国关系达到了新的高度。但当时间快进到近期,堪培拉和北京之间的关系已降至数十年来的最低水平,双方围绕香港、南海、间谍活动以及在澳出现针对亚裔的种族主义事件存在争议。尽管贸易仍在蓬勃发展,澳洲对中国的出口在6月达到创纪录的146亿澳元,但它也未能幸免于受政治因素的影响。在堪培拉,民众普遍认为,中国政府今年对澳洲牛肉和大麦实施限制,不管正确与否,是对澳洲推动对新型冠状病毒来源进行独立调查的报复。与此同时,一些像澳洲右翼反华议员哈斯蒂(Andrew Hastie)的言论,包括指责索扎克对澳洲的重视程度低,把经济利益置于国家安全之上,指责中国威胁澳洲的自由并试图篡夺澳洲在印度—太平洋地区的主导地位等言论也引起了许多澳人的警觉。

对此,索扎克表示,近期从事澳中贸易工作很有挑战性。不仅要应对担心贸易争端的成员国,还要应对澳洲反华鹰派不断的攻击,他们将任何支持与北京建立关系的人称为“中国同情者”或“辩护者”。但索扎克仍然坚定地支持澳中贸易关系,她表示,鉴于中国和亚洲在推动澳洲经济增长方面的作用,两国关系至关重要。“虽然澳洲刚刚结束了30年的创纪录经济增长,但此前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我们与中国的经济关系。与2009年金融危机后的情况一样,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澳中关系对我们的经济复苏将更加关键。因此,作为一个国家,我们必须更好地了解我们的邻国。我们需要更好地理解,我们能够平衡战略关系与经济利益。幸运的是,澳中的商业合作伙伴正在幕后努力保持两国关系的温暖,尽管她不确定两国关系是否能回到以前的高度。”

另一名和索扎克持相同观点的商人是澳洲矿业大亨福雷斯特(Andrew Forrest),今年4月底,在福雷斯特邀请中国驻维州总领事出席他从中国获得援助的新闻发布会时,多位政界人士指责福雷斯特威胁让澳政府修复与中国的关系。对此,福雷斯特毫不畏惧地表示,他将继续努力帮助澳洲,对那些认为种族主义或孤立主义是澳洲可行之路的人嗤之以鼻。

澳外交高官也提出自己的看法,前澳洲外交事务和贸易部长理查森(Dennis Richardson)在谈到哈斯蒂的言论时则称:“一个群体不断地把自己裹在澳洲国旗里,并想暗示那些与他们意见相左的人不是忠诚的澳人,这简直是越界了。”澳前外交官格克拉克(Gregory Clark)则表示,“粗鲁的反亚洲情绪”是“一部分澳人时代局限性基因的一部分”,澳人普遍没有能力学习语言(尤其是普通话),也不了解亚洲人,他们只能以最肤浅的方式来了解亚洲人,以及100多年前白澳政策的历史和对中国人的蔑视也是问题的一部分。对此,克拉克提出反击这些刻薄言论的责任不在于商业,而在于提供一种理解中国的“非排他似”的方式。

必须在中美之间做出选择吗?

与此同时,一些观察人士表示,他们察觉到堪培拉在对华关系问题上的措辞中越来越带有防御性。“澳洲价值观”和“国家安全威胁”是经常出现的词汇。一些人认为,这表明澳洲政府的做法已从1970年代首次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澳前总理惠特拉姆(Gough Whitlam)提出的全球化愿景,转向以美国为中心、强调军事实力的愿景。澳洲最近宣布的2500亿澳元国防预算就是证据。对此,索扎克称:“现在有很多潜在的怀疑。有一种荒谬的想法,认为我们必须在中国和美国之间做出选择。一个自信的主权国家不必做出选择,而是应该平衡自己的最佳利益,并与两者保持良好关系。”

前澳中关系全国基金会(National Foundation for Australia-China Relations)主席史密斯(Warwick Smith)呼吁澳政府放弃有关“价值观”的言论,转而采取更文明、更务实的对华态度。澳洲智库“中国问题”(China Matters)的首席执行官克利夫顿(Michael Clifton)则称,目前存在一种有害的氛围,商界领袖不愿在安全利益与商业利益之间寻求平衡,因为他们担心被贴上亲北京的标签。批评人士很快就把与中国接触的呼吁与绥靖行为混为一谈。让这种有害的氛围继续下去不符合安排在的国家利益。他说:“商业利益和国家利益并不相互排斥。虽然我们的铁矿石出口最为引人注目,但我们不应忘记成千上万的其他方式。不起眼的中小企业,它们的生计依赖于中国——柑橘种植者、酿酒师、捕捞龙虾的渔民、牛肉和奶农、旅游运营商,以及更多。”

所以澳中关系是哪里出了问题?

澳洲前驻香港总领事梅卓琳(Jocelyn Chey)表示,部分原因在于消息错误、喜欢使用“对中国软弱”等措辞的澳洲媒体,以及美国通过社交媒体推动的反华情绪。她说:“随着社交媒体取代了主流媒体,中国经济蓬勃发展,一些反华情绪在公众中蔓延,这一趋势是在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领导下的美国右翼势力的鼓励下发展起来的。美国媒体反华情绪已经存在了几十年,传播到澳洲和世界上其他使用英语的地方。”例如中国政府对澳洲大麦和牛肉的限制被澳洲媒体夸大,围绕大麦的纠纷始于一项反倾销调查,关于牛肉的分歧始于对食品标签错误。澳前防长巴勒特(Paul Barratt)称,更糟糕的是,澳洲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ion)似乎借鉴了特朗普的剧本。他看到了特朗普是如何获胜并保持受欢迎的,所以他无意识地模仿特朗普。这方面的第一个证据是,莫里森在4月与特朗普通电话后带头呼吁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起源进行国际调查。

编辑:杨雅乔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