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澳洲眼 > 澳洲学者:我们需要中国,中国也需要我们

澳洲学者:我们需要中国,中国也需要我们

来源:澳洲网 作者:澳洲网编译 时间:2020-07-23 17:08:33 点击:

【澳洲网诺伊7月23日编译】当涉及与中国贸易,我们会问自己多元化还是不多元化,这是值得考虑的问题,是这样吗?

很难恰当地研究这个问题,因为在澳洲的公开讨论中,辩论的极端性占主导地位。在蓝色一方,国家安全游说部希望我们捍卫国家主权,无论其代价是多少(他们并不真正知道代价是多少或不想计算代价)。他们主张将多元化的贸易政策转移到远离中国的国家,因为中国的地缘政治包袱。与此同时,在红色一方,亲华的商业界说,由于中国人是我们最大的客户,我们几乎应该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情。他们并没有在有关网络安全或地缘政治的智囊团简报中投入太多精力。对于他们来说,就好像我祖父常说的,“在商言商”。

但是,在我们思考中澳经济关系的未来时,这些讨论是否实用或有用?

有一些事情值得考虑,首先,我们总是使贸易与投资多元化。这就是为什么政府会签署双边贸易协定以及区域和多边协定。就好像中国也在多元化进口来源,从巴西与澳洲运输铁矿石,商业与投资者也是如此。毕竟,知名的耶鲁大学经济学家詹姆斯·托宾(James Tobin)凭借他的最佳投资组合定理而获得了诺贝尔奖。他因为说“不要把所有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而获得诺贝尔奖。

第二,就算他们想要,政府真的可以告诉企业怎么做吗?贸易部长真的可以告诉企业变得多元化吗?

例如,在中国二线城市拍摄的《机场经济学家(The Airport Economist)》电视连续剧中,我采访了南澳葡萄酒出口商克劳福德(Pip Crawford),她专门为山东青岛市开发了希勒山(Shearer’s Hill)这种特殊的葡萄酒。克劳福德在青岛市场投入了大量的时间与金钱(放弃上海和北京等大城市),且十分成功。政府怎么能告诉她放弃这份有利可图的合同而去其他地方呢?她不会热衷于切换城市,更不用说切换国家了。

第三,如果没有中国,还有什么其他替代者吗?当然,在粮食和能源安全中,韩国和日本市场很重要。对于所有澳洲出口商来说,东盟(如果将所有非常不同的国家合并在一起)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印度正在崛起,更不用说欧洲、中东、非洲和美洲的新兴市场。

但是如果看中国数据,那里有7779个出口商在中国大陆销售商品,其中6448个出口到中国香港。这超过了在2550家向印度尼西亚出售商品的出口商数量,也高于阿联酋的2512家,印度的2176家。与只有100家在日本相比,还有3000家澳洲企业在中国设立基地。这些数据甚至在我们研究出口价值、留学生和游客人数以及其他服务的出口之前。

第四,贸易不仅仅涉及自由市场。政府参与其中的许多命令,影响贸易的直接监管决定,政府本身也参与贸易。

最后,我们自然会从双边关系的角度看到与中国的紧张关系。但是澳洲并不孤单:中国与其他国家之间也存在紧张关系。

自第21任澳洲总理惠特拉姆(Gough Whitlam)前往北京宣布如果当选总理,他将与中国重新建立澳洲双边关系已有近50年的时间。惠特兰姆既不是一个亲华人士,也不是一个贬华者,即使我们不同意中国的制度或北京采取的一切行动,他也相信世界必须与中国交往。自那时以来,特别是随着中国成为世界贸易体系中的重要参与者和我们的重要双边伙伴,两国关系经历了许多磕磕绊绊。鉴于中国对澳洲的重要性,这种情况将继续下去。考虑到中国对能源安全、粮食安全、高质量的专业服务和基础设施的巨大需求,以及对年轻一代的优质教育的需求,中国也同样需要澳洲。

《澳洲人报》

作者:Tim Harcourt,新州大学内维尔(JW Nevile)经济学研究员,天空新闻(Sky News)《机场经济学家》节目主持人,兼前澳洲贸易委员会(Austrade)首席经济学家。

编辑:杨雅乔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