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澳洲眼 > 【澳洲眼】澳洲医生承认给病患开“活性安慰剂”——当真正的药物无济于事

【澳洲眼】澳洲医生承认给病患开“活性安慰剂”——当真正的药物无济于事

来源:澳洲网 作者:本站编辑 时间:2019-12-09 13:08:54 点击:

【澳洲网诺伊12月4日编译报道】当人们去看全科医师(GP)时,大部分会期望带着可以治疗疾病的药物离去,或至少得到一种解决方案。但一项澳洲的首创研究揭露,实际上医生给很多人开了安慰剂,从以水为主要成分的注射剂到不必要的抗生素。


澳广网报道,医生知道,安慰剂治疗无法解决潜在的疾病,但是可能对某些患者产生积极的心理或生理效果。


悉尼大学心理学副教授科拉吉里(Ben Colagiuri)表示,近80%的澳洲全科医生会给病人开“活性安慰剂”。


“其中很多是处方抗生素或抗抑郁药,这些本来也是药品,作为安慰剂使用。” 科拉吉里称。换句话说,很多病人都被开具了真正的药品,但这些药品并不是为了治疗病人的症状而设计的。


在对136名澳洲各地的全科医生进行研究后,77%的受访者承认曾经开具活性药物,例如抗抑郁药作为安慰剂,还有40%的人表示每个月至少有一次。还有39%的医生表示曾给予非活性安慰剂,例如糖片。


最容易被医生开具安慰剂的病人是那些出现病毒感染、失眠、疼痛、疲劳或抑郁的病人。


“医生们通常不会告诉病患给他们开的是安慰剂,但却是会认为病患会因此而受益。” 科拉吉里称。


为什么给予安慰剂?


尽管缺乏医疗功效,但有研究显示安慰剂实际上可以帮助患有疼痛、恶心以及高血压的患者。这些可以真正地起到效果,大部分是因为病人预期治疗会有疗效。“我们知道如果病患得到止疼片他们会预计疼痛会降低,对疼痛有明显的反应。” 


科拉吉里称,“大脑释放出阿片类物质,它们是天然的止痛药,并且对疼痛有可测量的反应。”


但有专家表示,虽然安慰剂治疗可能会帮助减少患病的症状,但无法治疗严重的病情例如心脏疾病或哮喘。


但是,它们可以做的是确保患者的病情得到控制。就拿失眠来举例,医生会向抱怨失眠的患者提供褪黑激素(一种有助于调节睡眠周期的激素),尽管尚不清楚是否会有所帮助。来自黄金海岸的全科医生比尔(Cris Beer)则表示,一些医生给病人开具安慰剂也许是为了鼓励病人并避免给予风险更大的药物。“满足病患的预期,使用他们所期待的药物帮助缓解焦虑然后入睡,总比不给他们任何东西然后一直躺着保持清醒要强。”


比尔称。在一些情况下,给予安慰剂可避免医生给予患者开具更强效的药物,例如安眠药。“不幸的是,在这种情况下一些病患会变得(对安眠药)有依赖性,这会给病患想要戒掉时带来更多的麻烦。”比尔称。全科医生承受的压力太大?研究发现,40%的受访者表示给予安慰剂是因为这是病患所希望得到的。


据比尔介绍,有一次,她曾因为没有为一名激进的咳嗽患者开具药物而被辱骂。她当时诊断这名病人患有病毒感染。“他们来找你看病,在某种程度上你会在诊疗结束时因病患的预期感到一些压力。” 比尔称。


此外,超过一半的医生开具安慰剂是因为他们相信能够带来真正的好处。比尔表示,抗生素是医生最常使用的活动安慰剂,尤其是当病人患有病毒性疾病时。研究发现,在5名全科医生里就有一名为疑似病毒性感染开具抗生素。


澳洲医学协会(Australian Medical Association)副主席莫伊(Chris Moy)也认为,一些情况下安慰剂可能是合适的。“在一些极端情况下,当所有治疗都无效,且在对病人没有风险,不会造成伤害的情况下,医生可以考虑开具安慰剂,并猜测它是否可行,证明在布丁中,这是成功的。” 莫伊称。


莫伊表示,有惊人的证据表明某些安慰剂具有治疗作用,“研究显示,安慰剂有约15%到70%的机会可能缓解症状”。


不过,考虑到参与研究的全科医生数量不足200名,研究学者表示,研究结果可能并不适用于澳洲所有的全科医生。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