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澳洲眼 > 澳洲和中国何去何从?

澳洲和中国何去何从?

来源:澳洲网 作者:孙梦雨 时间:2019-10-21 17:23:09 点击:


(图/澳洲政策研究院官网截图)

【澳洲网孙诗诗10月21日编译报道】当高级部长开始表现得像自由职业者一样时,公共政策“摇摇欲坠”的特征就显现出来了。内政部长都顿(Peter Dutton)突然插入中国争议,这可能会让曾经是一名警察的他感觉良好。但是这对他的“长官”莫里森(Scott Morrison)没有任何好处。莫里森从政前是公共机构的营销人员。

澳洲政策研究院官网18日报道,因此,工党参议员黄英贤(Penny Wong)能在澳洲国际事务研究院(AIIA)的全国会议上“轻易取胜”。在演讲中,她指出了总理在处理外交事务时软弱无力的两大主要特征。

首先,针对廖婵娥(Gladys Liu)过去的政治忠诚度和筹款活动的质疑,莫里森在辩解中无端使用了“种族牌”。其次,莫里森要中国放弃发展中国家地位的无理要求直接介入了美国的内政,还赠送了中国踢出“任意球”的机会。

但是,拥有能够让“皇帝”脱掉外交政策的新衣的能力,并不意味着就是合格的裁缝。这也是我们现在面临的困难。我们能够说出系统性问题的一些症状,但是我们不知道核心问题是什么,也不知道如何解决它。

有太多的评论家简单地将这视为二元关系,即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必须做出选择。这“很傻很天真”。就像AIIA主席金格尔(Allan Gyngell)最近指出的那样,在未来澳洲外交中,中国是中心。当然,问题在于我们要面临澳洲的未来,而不是只关注中国是不是中心,或者美国的位置。

为了和中国一起规划未来,我们需要以国家利益出发,果断行动。但是为了这样做,我们需要知道什么是国家利益。在应对都顿对外国政策的干涉时,莫里森也许可以依靠我们的全面策略伙伴关系。然而,没有对国家利益的深刻理解,这些只不过是掩饰困惑和恐慌的营销噱头。

国家利益是融合了身份和权力的术语。我们仍然不清楚身份,我们是谁,就像我们也不清楚我们代表什么,即价值。这也部分地解释了为什么莫里森在解决廖婵娥的问题时,没有使用中国的“民族节目单”。这还能解释为什么澳洲移民很难理解首批澳人的权利和地位。

我们也对国家实力缺乏信心。根据学者对国家实力要素的定义,澳洲其实拥有很强的实力。然而,由于历史文化的原因,我们缺乏维

护实力和接受我们拥有实力的信心。一旦我们从身份和权力的角度真正地承认国家利益,我们将能够维护国家利益,在广义上为公共政策提供目标和方向。

我们占据了一个大洲。我们资源丰富。我们有受过教育和技能的人口。我们非常有包容心。我们能变通。直到过去的几年里,我们一直进行自信、有效的外交。

我们应该经常记起这句话:一个国家的外交质量是将国家实力的不同因素整合起来,赋予它们方向和重量,并通过赋予广义上的权力来唤醒它们沉睡的潜能。

中国对澳的利益证明了我们确实拥有实力,即使我们不能理解权力的本质和范围。但是我们确实拥有很多东西,从资源到知识产权,都是中国想要的。虽然存在文化、政治和社会差异,但澳中共享的经济未来将支持双方持续的繁荣和保障。

这正是我们为什么要用自信和乐观来代替焦虑和恐慌。我们需要重新参与外交,避免诽谤和中伤。不仅仅是和中国,而是和印太地区的所有国家。但是为了做到这些,我们需要知道我们是谁,我们代表什么。

外交是需要深思熟虑的、充满智慧的、需要耐心和机智的。它也是困难的、无情的和经常没有收获的。我们经常和那些和我们一样焦虑的国家打交道。外交与其说是共享价值,不如说是追求共同利益。

部长们是时候更加精确地表达像“战略”、“价值”和“伙伴”等术语。外交的要义是精确。在嘲弄和陈词滥调背后的退步揭示了政策的缺失。下意识地发言可能会让政治迷兴奋,但是现在更需要的是冷静的规划和小心使用语言。

实力存在于明确的目标和决心中,不是口号里。而我们和中国、美国以及其他任何国家的关系,都应该在这一基础上打造。

作者:Allan Behm,曾在总检察部和国防部担任高级官员。

  编辑:言果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