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澳洲眼 > 《ABC》澳洲减排基金未能兑现减排承诺

《ABC》澳洲减排基金未能兑现减排承诺

来源:ABC 作者:本站编辑 时间:2019-06-24 15:30:43 点击:

【澳洲网杨雅乔6月17日编译报道】根据近日的分析显示,莫里森政府的气候政策核心是将数十亿元(澳元,下同)的额外资金投入到一个没有花费现有资金的减排项目中。而根据政府数据显示,减排基金(Emissions Reduction Fund)的减排任务似乎也失败了。




在2014年,艾伯特政府向新成立的减排基金拨款25.5亿元,主要用于向污染者支付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费用。而莫里森政府以20亿元的额外资金延长了该项目,并将其更名为气候解决方案基金(Climate Solutions Fund)。


清洁能源监管机构(Clean Energy Regulator)每年举行两次反向拍卖,各公司竞标赢得减排工作。最便宜的优质投标将中标,并被授予减排基金合同。这些合同涉及一系列项目,包括植树和安装节能设备。


然而在检查了政府清洁能源监管机构公布的10个不同数据之后发现,自2017年以来,减排基金的成果似乎基本没有起色。


尽管签署了价值3.72亿元的123份合同,但该项目在4轮竞拍后只增加了相对较少的400万吨避免排放总量。与该项目前两年所宣称的避免排放量相比,增长量下降了97%。


随着时间的推移,当项目中承诺的总避免排放量被绘制出来时,在最初急剧增加之后,它们似乎没有了整体上升的记录。


来自墨尔本大学(University of Melbourne)的气候和法律专家巴克斯特(Tim Baxter)表示,该基金看起来确实停滞不前了。


导致该项目毫无起色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合同的失败——那些承诺避免一定数量排放的公司发现它们无法做到这一点。自减排基金启动以来,共取消了22个合同。这些合同本应避免超过1350万吨的二氧化碳排放到大气中。


取消的合同可能由于各种原因,如议会不授予许可或天气抑制了树苗生长,然而,在每一种情况下,被撤销的合同都不能实现承诺的减排。


澳洲国立大学(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能源经济学家伯克(Paul Burke)副教授表示,他并不惊讶于合同的失败,因为这类政策要求政府管理大量单个项目。“这是霍华德时代温室气体减排项目(Greenhouse Gas Abatement Program,简称GGAP)的历史重演,”他说。


负责监管拍卖的清洁能源监管机构的发言人则表示,合同的失败是系统设计的一部分,这是一种灵活的形式,允许更多的公司参与。该监管机构发言人说:“减排基金旨在鼓励参与,允许在某些情况下灵活处理拍卖成功的合同。这意味着并非所有的项目都会实现,因此一些合同失效或终止是正常的。这种灵活性促进了项目注册,确保了该项目的高水平参与。”


与此同时,政府似乎很难找到低成本的减排方案,导致平均价格上涨。最便宜的项目,如从垃圾填埋场燃烧甲烷废气,大多已经耗尽。目前使用得越来越多的是更昂贵的减排方法。因此自2016年以来,减排的价格飙升。


澳广网环境科学技术记者斯莱扎克(Michael Slezak)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