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澳洲眼 > 《ACRI》澳洲眼:有中国血统的澳洲人需要团结一致

《ACRI》澳洲眼:有中国血统的澳洲人需要团结一致

来源:ACRI 作者:本站编辑 时间:2019-04-19 15:24:55 点击:

澳洲广播公司(ABC)的《四角》(Four corner)节目和多家报纸发布了有关“中国恐慌”的最新消息,再次给人一种敌对势力正在威胁澳洲的印象。上个月,澳洲前外交部长埃文斯(Gareth Evans)指出,一种新的恐华情绪正在形成。他说:"这是澳洲华裔在高层领导中代表不足的原因之一。

 

有时,在“中国恐慌”的表面之下,隐藏着合理的担忧。我没有批评澳洲政府对禁止海外竞选捐款或要求海外政府代表登记的做法。对于华为,我持中立态度。谁知道内阁的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mmittee of Cabinet)考虑了哪些证据,以证明禁止这家全球最大的电信公司提供5G设备是合理的。"

 

但是,正如埃文斯所说,很多宣传被混为一谈,甚至带有种族主义色彩。举几个例子:

 

2017年,费尔法克斯(Fairfax)前驻华记者加诺特(John Garnaut)声称,中国向我们的大学输出了“种族沙文主义”。这引发了大量的头条新闻,并让时任外交部长的毕晓普(Julie Bishop)向中国学生发出了警告。但是,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所(ACRI)的詹姆斯•劳伦森(James Laurenceson)针对媒体报道的一项仔细调查显示,在大约13万名中国留学生中,仅发生了4起事件。在任何一个案例中,言论自由和课堂讨论都没有受到损害。

 

有关“中国恐慌”的媒体报道的重点是中国商人黄向墨为澳洲政党提供的巨额捐款。但在澳洲中国商会(China Chamber of Commerce)的300家企业中,没有一家向政党捐款,包括矿业、航空、银行和食品行业的投资者。事实是,没有任何形式的中国捐款使澳洲政党沦陷。

 

一份可能来自澳洲情报安全组织(ASIO)的泄密文件显示,澳洲华裔参加地方政府选举代表着安全威胁,因为他们可能属于一个名为“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Australian Council for the Promotion of peace unification of China)的组织。事实上,上述候选人中没有一位曾在南海、台湾或西藏等北京关注的问题上发表煽动言论或游说。

 

反华偏见最严重的例子之一,来自于公共伦理学教授克莱夫•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于2018年初出版的《无声入侵》(Silent Invasion)一书。在280至281页,汉密尔顿写道,高达40%的华人在澳洲是不忠的。具体来说,他说,他们准备“走上街头表达对北京的忠诚——换句话说,是对澳洲敌人的忠诚”。

 

澳洲的“敌人”?自1972年以来,没有哪个澳洲政府使用过这种说法。莫里森(Scott  Morrison)说,澳洲政府绝对致力于与中国建立基于共同价值观、特别是相互尊重的长期建设性伙伴关系。肖盾(Bill Shorten)说,先发制人地将中国定性为战略威胁并不能充分回应中国在本地区的角色和日益增长的影响力……

 

但是汉密尔顿和他的支持者们,比如退休学者约翰•菲茨杰拉德(John Fitzgerald)坚持认为中国是澳洲的敌人。将中国视为“我们的敌人”,下一步,与中国有家族关系的澳洲人将被视为潜在的叛徒。这就是汉密尔顿所做的,他说他们准备“站起来”。而他唯一的证据是,他说这是他的两个有中国背景的朋友告诉他的。

 

这是我们大家都应该担心的问题。当这本书在去年出版的时候,联邦政府中没有人站出来为澳中两国人民辩护。没有人。政府的沉默延续了反华狂热分子正在播下的猜疑。这与当时谭宝(Malcolm Turnbull)任总理时的职责可耻地相违背,作为总理应该保护任何一个多元文化的澳洲社区,使其免受基于种族或政治偏见的不公平攻击。

 

任何国家都有权立法保护其主权。但当谭宝这样做的时候,他“恶搞”了那句普遍认为出自毛主席的评论,谭宝说,有了这项立法,“澳洲人民站起来了”。这很容易被理解为指责中国,指责那些把澳洲当成自己的家并对澳洲忠心耿耿的华人。

 

澳中关系研究所的出版物《澳洲谈中国》(Australia talks China)指出,与大多数其他移民群体相比,在中国出生的澳洲公民不太可能推动他们出生国的外交政策。我们允许澳洲犹太人为以色列辩护。我们不会玷污他们的忠诚。我们允许亚美尼亚人、土耳其人、泰米尔人、希腊人以及来自前南斯拉夫的移民提出有利于其原籍国的理由。我们并不怀疑他们对澳洲的忠诚。

 

澳洲华人也有同样的权利。但是,针对他们的大力宣传,而不是联邦政府的反驳,助长了一小部分澳洲人的偏见,他们仍然有着澳洲白人的老式偏见。

 

3月11日,《澳洲人报》报道称,澳洲广播公司被迫撤掉2017年6月 “四角”节目中的严厉指控。该节目采访了中国学生Lu Lupin。她说,当她看到这个节目时,她吓坏了。她说,澳洲广播公司的报道“罔顾事实”,诽谤她是一名中国间谍,这“严重损害了她的声誉”。澳洲广播公司显然接受了她的申诉,并达成庭外和解。但其从未公开这份协议。

 

今年2月,《悉尼晨锋报》输掉了由澳洲华裔商人周泽荣(Chau Chak Wing)提起的诽谤诉讼,原因是该报前驻华者约翰•加诺特在2015年10月对周泽荣提出了爆炸性指控。这篇文章将他与一起美国贿赂案联系在一起。判决对周有利,指出加诺特的文章采用了“冷嘲热讽和贬低”的语气,使用了“不精确和不以为然”、“耸人听闻和夸张”的语言。

 

法官威格尼的结论是,加诺特“没有任何理性或合理的依据”来解释他“异乎寻常的、古怪和偏执的言论或理论……周博士可能是……中国的一名特工”,或者“中国情报系统的实际人物”。

 

威格尼法官还指出,加诺特未能及时记录他与几个人的谈话,而这些人正是他撰写这篇文章所依赖的。对于一个“负责任的记者”来说,记录与消息来源的对话应该是标准做法。加诺特未能这样做导致法官严重怀疑他的信誉,并质疑这些对话是否实际上发生, 还是加诺特为了给他未经支持的推测增添权威色彩而虚构的。“我不相信加诺特先生在这些事情上是完全诚实的……很可能他关于那个来源的证据是伪造的。”

 

去年12月6日,西澳工党议员皮埃尔•杨(Pierre Yang)在《澳洲人报》上遭到猛烈抨击,因为该报称,他在一艘中国政府船只上呆了3个月。这足以使他被列为一个潜在的间谍。但事实证明,杨当时是澳洲陆军预备役上尉。他曾被军队动员在中国军舰上为失踪的马来西亚飞机MH370进行国际搜索,因为他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可以担任联络官和语言学家。尽管他在履行模范公民的职责,但他的忠诚还是受到了指责。

 

2018年6月,《悉尼晨锋报》刊登了一篇文章,对新州工党议员王国忠(Ernest Wong)进行了类似的抹黑。文章称,安全机构认为王国忠是疑似中国政府情报人员的目标。报道强调他没有做错任何事。尽管如此,对王国忠的指控是不可能反驳的(有多少议员能肯定地说他们没有成为外国政府特工的目标?),且有可能会破坏他的前途。

 

正如埃文斯所辩称的那样,如果你有中国背景,你对澳洲的忠诚可能会受到怀疑。

 

我认为有中国背景的公民需要向犹太裔公民学习。

 

面对反犹太主义的毒害,美国的犹太人组成了一个反诽谤联盟。该联盟的目的是迅速回应种族主义言论,并保护犹太社区不受攻击者的侵害。澳洲华裔需要团结起来,成立一个类似的机构,提供法律咨询,发表辩护声明,并向公众宣传他们的社区。

 

我担任新州州长的时间比任何人都长。我开始了解华人社区,开始欣赏他们对澳洲的忠诚和民主,我无法想象没有他们的澳洲会是什么样子。他们不是在推动共产党的议程。现在他们对那些把他们和不忠联系在一起的新闻报道感到不舒服。

 

当他们准备成立一个组织来捍卫这一主张时,我将提供我的建议和支持。

 

这个组织应该是一个与北京没有任何联系、也没有任何义务捍卫中国政府体系的组织。该组织将断言,做正确事情的中国移民不应受到奚落、遭遇刻板印象和诋毁。

 

可以说,有了这一点,在澳洲的中国移民将会站起来,就像在美国的犹太移民一样。

 

作者:前新州州长、澳洲前外长,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院院长卡尔(Bob Carr)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