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澳洲眼 > 《卫报》: 一代艾滋病毒携带者:即使住进养老院 仍害怕偏见

《卫报》: 一代艾滋病毒携带者:即使住进养老院 仍害怕偏见

来源:澳洲网 作者:本站编辑 时间:2018-12-05 10:33:50 点击:



【澳洲网杨雅乔12月3日编译报道】艾滋病毒携带者所承受过的偏见可能是正常人无法想象的,比如他们曾被告知自己是不洁的、受苦的、毫无价值的。而即使艾滋病毒携带者住进养老院,他们仍害怕这种偏见。


1988年,身为一名年轻护士的我走进收容所里一间阴暗房间,给一位垂死的病人止痛。我戴着手套、面罩和帽子,是这位病人今日的第一名来访者。尽管疼痛已经写在他的身体上,但是透过开裂的嘴唇和凹陷的眼睛,他仍然咧开嘴微笑着,虽然嘴里并没有牙齿。我把水倒在玻璃杯里问他感觉怎么样。他嗓音低沉,我无法辨认说了什么。于是我走近些,把玻璃杯放在他的嘴唇上,他喝了点水,显得麻烦而尴尬。我脱下手套,撑起枕头,以便更好地接近他。他却带着恐惧和悲伤看着我,“收住你的手,你会感染病毒”。我没有那么做,反而摘下我的面罩,将早餐带给他,减轻他的疼痛,给他说话的机会。


30年前,那些死于这种疾病的人都被告知他们是不洁的、饱受折磨的、毫无价值的。在某些情况下,由于他们的性行为,他们理应得这种病。他们被排斥、躲避和隐藏在视野之外。艾滋病是不敢说出口的,那些死于这种病毒的人是值得同情的。这些态度产生于对未知的恐惧、缺乏研究和我们自己的偏见,作为卫生专业人员,我们如何应对呢?我们以仁慈、同情和能量作出回应,让那些感染这种病毒的人得到尊重和平等的对待。我们与歧视作斗争。


向前跳进30年,研究已经给出了因果关系,技术已经给了许多可能已经死亡的人生命,教育使我们明白了更多,但是我们的偏见已经改变了吗?


研究显示,对于许多感染了艾滋病毒的人来说,情况并非如此,尤其是随着他们年龄的增长。根据《澳洲高级护理杂志(Australian Journal of Advanced Nursing)》,61%的艾滋病毒感染者担心将来会被安置到老年护理机构。那些被认定为同性恋的患者担心老年护理设施对同性恋并不友好。54%的人担心老年护理机构缺乏艾滋病毒知识;42%的人担心工作人员缺乏处理艾滋病毒感染者的经验;48%的人担心由于艾滋病毒呈阳性而在老年护理机构中受到歧视。


2017年,据估计在澳洲有27545人感染艾滋病毒。其中,大约有89%的人被诊断患有艾滋病。根据澳洲神经科学研究所(Neuroscience Research Australia,简称NeuRA)的最新研究,艾滋病毒携带者正在更快地变老。


研究得出结论,他们在60多岁时患有的慢性病多见于70岁以上的人,包括认知功能下降、血管疾病和代谢疾病。越来越多的证据也表明HIV频繁加速与年龄相关的认知衰退。令人担忧的是,超过25%的人考虑过自杀,13%的人尝试过自杀。从这些统计数据中可以清楚地看出,澳洲的精神卫生保健并不针对65岁以上的艾滋病毒感染者。随着艾滋病毒的迅速传播,艾滋病毒呈阳性的个体正在变老,使用着家庭养老服务和住宅养老设施的资源。


对于澳洲艾滋病毒携带者来说,养老服务的未来意味着什么?恐惧、缺乏教育、文化和宗教偏见都标志着艾滋病毒感染者的困境,以后的道路最好由养老院的居民比尔(Bill)来概括。他说:“变化来自于那些勇敢分享自己经历的人,这样其他人就可以从中学到东西。”比尔现年67岁,是艾滋病毒携带者,4年来一直受到居家照料。比尔近日和他的伴侣约翰(John)一起庆祝持续42年的婚姻。比尔和约翰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得为争取他们的权利而奋斗,包括在退休村内同居的权利。比尔和约翰在退休后一直讲述他们的故事,不仅教育了卫生专业人员,还教育了其他居民及其家人有关艾滋病毒感染者以及他们生活在歧视和秘密之中的情况。


所有老年护理服务的出发点都是促进心灵、身体和精神的康复过程。作为老年护理提供者,我们有时不知道个人经历的深度和广度,也不会询问生活给他们带来的创伤和痛苦。让我们花点时间来祝福那些在我们服务过的艾滋病毒感染者。让我们留心我们对待艾滋病毒携带者的态度和偏见。让我们一起帮助那些需要我们照顾的人。让我们在组织中尽我们的一份力量,变得更加包容、更加清醒,为了艾滋病毒感染者而成为“有力的声音和援助之手”。


《卫报》:麦克哥提根(Nigel McGothigan)。麦克哥提根是一流的老年服务成员倡导者。他是一名拥有25年临床经验的注册护士,包括在老年服务行业15年的经验,还曾担任澳洲卫生保健标准委员会(Australian Council of Health Care Standards)的临床顾问。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