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澳洲眼 > 《时代报》: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已十年 我们仍未回归正常

《时代报》: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已十年 我们仍未回归正常

来源:时代报 作者:未署名 时间:2017-10-02 10:35:47 点击:

距离全球金融危机开始以来已有10年的时间,同样这也是人们见到过的最大的一次经济崩溃。虽然事情应该已回归正轨,但实际上却没有。

由于当年陆克文政府机灵的躲闪,导致我们在只有几处刮痕的情况下躲过了全球金融危机,但事实并没有那么简单。自那以后,澳洲经济情况就一直在走下坡路,在过去的4年里,我们的工资增幅与其他发达经济体一样疲软。

这些投机者的反抗促使人们对导致金融危机的“新自由主义”政策进行了迟来的重新评估。政策的变化正在发生,而且还将有更多的事情发生,因为已经建立的政党将从激进边缘的挑战中摆脱出来。

问题是,当变革的压力来自于草根阶层而不是在政策精英阶层中坦白承认失败的时候,最大的风险在于我们将会向民粹主义转变——这些政策之所以流行,是因为它们听起来似乎会让事情变得更好,但实际上它们并不是,因为它们误解了问题的深层原因。

很多不满都集中在全球化上,这个打破了各国之间壁垒的趋势。

全球化是一个很受欢迎的目标,因为无论是在制造业就业岗位数量的减少还是在看起来不同且有奇怪习惯的人进入我们的国家方面,都可以归咎于此。

尽管事实是一些制造业工作岗位的减少是因为其转移至其他国家(为比我们更穷的人提供了就业与收入),但我们对海外人士的强迫性恐惧蒙蔽了我们,使我们无法看到自动化发挥出的更大作用。

就如工党影子财长助理兼前澳洲国立大学经济学教授安德鲁·利(Andrew Leigh)为罗伊国际政策研究院(Lowy Institute)写的新书《选择开放》(Choosing Openness)中写到的一样,科技的进步已将工作岗位从农村转移至城市,且现在正从制造业转移至服务业。自澳洲成为联邦国家以来,这一情况就持续不断。

这意味着试图通过减少对世界公开的恢复政策保护“令澳洲再次强大”的方法无法解决问题。虽然恢复政策保护有可能成功,但这会提高所有我们保护商品的价格,从汽车、服装与鞋子开始,令工薪阶层的生活成本加大。

全球化的好处与代价总是容易被人遗忘。

除了有点晚,试图回到白澳政策将会使我们失去与快速发展的亚洲更大的人际关系,我们都知道亚洲是我们未来繁荣的最大希望所在。

最明智的结论是,既有输家也有赢家,不过对于输家的帮助却并不多。

“主要的挑战是应对技术变革和经济开放的不平等。”安德鲁·利称,“这不仅仅是公平,如果我们要处理对国门开放的政治反弹,这也是至关重要的。开放市场需要平等的制度。”

安德鲁·利是对的,这正是当前澳洲总理鲍勃·霍克(Bob Hawke)与保罗·基廷(Paul Keating)离任后,我们忽视的改革的关键原则。




作者:《时代报》财经版编辑吉廷斯(Ross Gittins)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