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澳洲眼 > 《时代报》:每年的沾沾自喜掩盖了墨尔本的真正问题

《时代报》:每年的沾沾自喜掩盖了墨尔本的真正问题

来源:时代报 作者:未署名 时间:2017-08-24 14:08:12 点击:

【澳洲网韩申易8月23日编译报道】在所有回应《经济学人》杂志“宜居城市指数”的媒体文章中,真正发表的篇数居然少得可怜,尽管你之前可能会认为那些受益于维州行销策略的人会这么做。然而,尼日利亚首都拉各斯一位居民多年前撰写的一篇文章,是我的最爱。

在那里,一名之前在现有房屋前铺设了一条石板路的开发商,在即将签署的房地产交易失败后把这些石头又给搬走了。故事作者Tolu Ogunlesi 写道:“这个数月前铺上石板路的私人开发商决定不让其他人享受自己铺好的路。”

拉各斯在2015年的“宜居城市指数”排名中几乎是最后一名,而Ogunlesi 则惊叹于许多生活在拉各斯的人将城市失调视为荣誉的象征,并自豪地与已经属于科幻或讽刺领域的世界其他地方交换故事。

一个曾被战争摧残、城市功能失调和充满腐败的地方,这是墨尔本在全球140个城市排名时遇到的竞争对手。令人好奇的是,联合国(UN)指出,世界上总共有512个居民人口超过100万的城市,而《经济学人》只选择其中1/3的城市进行排名。但我们还是不要吹毛求疵了。

本周二(8月15日),《经济学人》杂志公布了今年的排名,墨尔本已连续七年位于排名榜首。可以预见的是,这一荣誉受到了政客们的集体赞颂。市长道尔(Robert Doyle)宣称这是“一项了不起的壮举”。而质疑这一头衔的人们则认为道尔一直是个“反对者和抱怨者”。州长安德鲁(Daniel Andrews)的口吻则显得更克制,他在一篇名为《世界最宜居城市的七重天》(Seventh Heaven for the World's Most Liveable City)的通稿中称赞道,这一排名是“所有维州人的胜利”,也显示出州政府对排名没有下滑感到欣慰。

尽管如此,每年一次的沾沾自喜也见证了这座城市发展正承受着更多沉重的代价,虽然这座城市正关注解决无家可归以及住房可负担能力等可怕的难题。

2011年,在墨尔本首次被提名为世界最宜居城市时,其住房价格中间值在60万元左右徘徊。而到了2017年,这一数字接近90万元。几乎是50%的增长速率。但从2011年起,平均薪资却只增长了12%,周薪由1050元增长至1170元。

虽然这不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但可以被认为是中产阶级对那些有幸能够买到房子而不是租房的人的绝望。然而,对整个城市最弱势的群体而言,住房危机已经全面爆发。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解决办法是什么?建造更多的可负担性住房。安德鲁政府在做些什么呢?非常没有实际作用的成果,比如包容分区——这一方式能够使开放商在被允许获得巨大利润的前提下提供一定比例的可负担性住房。

在这些策略中,州政府实际在做的是重新开发9处公共住房区。但是,针对穷人只多提供不是那么低比例的10%的公寓。同时,政府为抵消成本还在向开发商出售土地,而这些地区的地理位置多是城市中最令人向往的。

现任政府在公共住房问题上做出的努力要比前任纳普辛政府(Napthine Government)强得多,但就像是为拉各斯成为世界最宜居城市点赞一样,这可不是同一个标准水平。

作者是《时代报》城市编辑卢卡斯(Clay Lucas )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最受欢迎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