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娱闻 > 活色生香 > 故事会 > 男友身高170,却嫌我太矮

男友身高170,却嫌我太矮

来源:故事中国 时间:2019-01-10 13:50:13 点击:

原标题:男友身高170,却嫌我太矮

原作者:神奇的尼斯


网页截图/故事中国

康青决定剪掉一头长发。

她租房的小区门口有家理发店,店面不大,但装潢很有格调,里面就两个理发师,貌似还是表兄弟,手艺都很好,她去的多了,也混了个脸熟。

听到她要剪掉长发,兄弟俩都是一愣,然后哥哥半开玩笑地问她:“怎么了?失恋了?”

她笑着问:“哈哈,是不是失恋的女生都喜欢剪头发?”

康青从镜子里看兄弟俩,他们了然的表情让她心里微微一难过,但她还是笑着说:“来吧,给我剪掉,我在想是齐耳呢,还是齐肩,你们觉得呢?”

弟弟走过来:“先洗头吧,洗完再说。”

真奇怪,明明是自己的头发,他们却反而比自己还在乎,康青突然觉得惆怅,普通的朋友都能如此关心她,为什么她深爱的人却总是在伤害自己?

洗头的时候,弟弟和她闲聊:“怎么今天白天有空来?不上班?”

“前段时间加班太多了,今天调休一下。”她顿了顿,“哎,你多高?”

“姐姐,你不知道男人的身高和女人的年龄一样,不能问的吗?”弟弟笑,“我太矮了,不能说。”

“你不矮啊,你最起码有175吧?”

“175在男人里算是矮的了,我以前出去相亲,人家女孩听到我这身高,都不太愿意来见面。”

“可你现在不是结婚了吗?说明你还是找到不介意的了。”

“是啊,总能找到的。”弟弟的手法很温柔,揉的她头皮一阵舒服,“这种事就只能拼耐心,等到了就等到,等不到……也只能等了。”

康青想,这次本以为是等到了,可没想到……

康青是个女程序员,虽然人长得娇小,又十分安静,但在公司那帮秃顶又肥胖的男程序员里,依旧很显眼。

单说长相,康青是真的漂亮,巴掌大的梨形脸上有一双丹凤眼、一只微微上翘的鼻子和一张樱桃小嘴,再加上左眼边的那颗泪痣,颇有一番古典美。

康青的父母总是自豪二女儿的长相,可自豪之后也忍不住感叹:“你啊,就是太矮了,才一米五三,小学长身体的时候让你多吃点,你就是挑食不肯吃,你姐姐妹妹长得都高,你呢……”

可已经这样了,她能怎么办呢?坐上时光机回到过去,给年幼的自己几巴掌?逼着她吃掉那些难以下咽的菜?

不,她不能,除了穿上高跟鞋,她什么都做不了。

前两年她开始相亲,男方一般都满意她的长相,可男方家长总是在意她的身高,她好几次想说自己父母姐妹身高都不矮,基因肯定没问题的,可这话说出来又显得自己太急切想嫁,丢了自己的人又丢了父母的脸。

她越来越发现,爱情或许是没有条件的,但结婚绝对是有条件的。

公司里也有男同事追她,但说句实在话,她总是看不上。

康青是矮,但她还是有审美,就算嫁不出去,她也不想随意嫁了,她这辈子只打算结一次婚,自然希望对方是自己真心爱慕的人。

但她父母总是说她:“差不多就得了,你姐姐孩子都两个了,妹妹也结婚怀孕了,你呢,还是单身,有差不多的,你就相处看看,对你好才是关键呢。”

可她只是想找一个既对自己好,又是自己真心爱慕的人,这要求很高吗?

就在她开始怀疑自己的要求确实很高的时候,孙巍出现了。

孙巍是产品部新来的经理,他长得帅气,为人又风趣,只是个子不高,康青好几次听到其他女同事笑他:“……鞋底那么厚,塞了多少层内增高?头发还每天用发蜡喷的那么高,简直和周星驰版《鹿鼎记》里的神龙教主一样!”

这些话孙巍大概也知道,有一次康青和他因为一个项目一起加班的时候,孙巍笑着说:“感觉整个大楼里就咱俩还在加班了,你别怕,要是出现什么僵尸啊狼人啊,我这双垫了十几层内层高的鞋绝对能把他们砸晕。”

敢于自嘲,永远是男人的加分项,从那之后,康青就开始更多地注意他了。

一起加班的次数多了,孙巍也开始表明心意:“康青,我挺喜欢你的。”

“喜欢我什么呢?”康青在熟人面前也是敢开玩笑的,“不会是喜欢我天天陪你加班吧?”

孙巍却很严肃:“因为你很善良。”

换成以前,康青肯定会觉得这哪里能算被喜欢的理由呢?而且她并不觉得自己善良,她甚至怀疑孙巍追她,只是因为她比他矮而已。

但那晚,康青睡在自己的床上,又忍不住想,喜欢一个人哪来那么多理由呢?都说喜欢一个人会让自己变得更好,他眼中的自己是善良的,那她就真的做一个善良的人吧。

她决定相信他。

两个人很快确定了关系,但考虑到公司禁止办公室恋爱,所以他们还是没有公开,这段地下恋情并没有让康青觉得难过,反而让她觉得幸福,从小到大,她和姐妹们共享过许多东西,如今终于有一样是属于自己的了,她真的为自己开心。

不加班的时候,他们就一前一后离开公司,然后在地铁站附近会合,牵着手走在这城市的街头,像任何一对情侣那样。

只是热恋期过去后,康青也开始患得患失,她总是问孙巍:“你真的喜欢我吗?”

他总是耐心地回答她:“傻丫头,我爱你,不要多想了,下个月端午节,我带你回家看我爸妈,他们一直很想见你。”

“那咱们就确定下来了?”

“还有什么不确定的?你不想和我回家?还是你不爱我了?”

“没有没有,我想和你回家,我也爱你,只是……只是……”

只是她说不上来的心慌,总觉得一切都进行的太顺利,让她反而有些不知所措,康青在心里骂自己,之前等不到的时候着急,现在等到了还不安心?你到底要怎么样?

那天快到家时,妹妹给她打了一个电话询问近况,她忍不住说了和孙巍恋爱的事,包括以前的甜蜜,更包括现在的纠结。

妹妹听完之后,问她:“姐,我实话问你,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能找到更好的?比他更高?也比他各方面更好的?”

康青想反驳,但她也意识到妹妹说的是实话,内心深处,她确实有些嫌弃孙巍。

康青一方面痛恨自己的双标,另一方面又实在没办法过自己这关,所以当她发现孙巍已经和楼下公司的前台暧昧不清的时候,她心里更多的是松了一口气。

这秘密是吃午饭时,产品组的设计师说的:“你们肯定想不到,我们组的孙巍竟然和楼下公司的前台在一起了,刚才我买饭上来的时候看到他们牵着手呢,那个前台还比他高哎,不知道看上他什么了……”

康青在微信上问孙巍怎么回事,孙巍只说:“对不起,我和我妈说了你的身高,她还是觉得你太矮了。”

“那你不先和我分手,就去找别的人?”

孙巍没再回复她,她等了一天,然后把他的联系方式删了。

康青想,自己这也算失恋了吧,虽然他对不起她,可她好像也有愧于他,所以她想要剪掉头发,与其说是要抛下过去,不如说是要给自己一个警醒。

不要因为心急就开始一段感情,因为这样的情感总是不稳定,最后的结果往往是两败俱伤,在和孙巍的这段短暂爱情里,她可以埋怨他的出轨,可她也没办法完全站在道德高地说自己是受害者。

两个小时后,一头齐肩短发的康青走出了理发店,她摸摸清凉的耳朵,对着夜空笑了一会儿,然后再次走进成年人的世界。

编辑:诺伊

相关阅读: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