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娱闻 > 活色生香 > 故事会 > 搭车人

搭车人

来源:故事中国 时间:2018-07-06 12:01:12 点击:

原标题:搭车人

图片来源:中新网

大龄剩女白玲在公司是个工作勤奋认真的劳模,长相甜美,打扮前卫,为人随和,心地善良。由于工作业绩突出,所以没人敢追,一直单身。

白玲已经三年没有回过家,平时只是给父母打点钱。越来越想家的她,准备回家和家人团聚一次。

大年三十这天,白玲开着车回家过年,这是一辆二手轿车。虽然白玲在外七八年挣了很多钱,足够开一辆新的豪车,但是她还是保持着母亲勤劳俭朴的性格特点,不随便花钱。但在父母身上,她很舍得花钱。

白玲这次精心为父母买了些礼品,也买了一些路上吃的食品,从城市开车出发了。

一路在柏油路上飞驰的白玲,打开了车中的音响,放着劲爆的音乐。

在一个柏油路和山路的交叉口,白玲犹豫了。柏油路直又宽,很好走,但是距离是山路的五倍不止。最后,归心似箭的白玲还是选择了山路。

在山路上开车是很考验技术的。在城里开车习惯了的白玲,在山路上只得放慢速度,小心翼翼地向前越过一道道沟沟坎坎和一个个水坑。

白玲在一个有小路向上分岔的路口,看见了有人扛着一个行礼袋在吃力地向上爬,那个人全身脏兮兮的,好像全身都是汗。此人目光呆滞,脸色煞白,他就这样一步一步机械地向上攀行。

白玲要专心开车,没有多看,直接慢慢磨了过去。

转弯处,是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白玲转过弯继续向上爬着山路。

在一个平坦一些的地方,白玲停下了车,打算歇一歇再走,避免疲劳驾驶出现危险情况,毕竟路还很长。

白玲加大车中音响的声音,打开车门下车,拿出一瓶水,靠在车头上玩着手机。

就这样,白玲玩手机玩得正投入时,余光中发现有什么在动。白玲慢慢转过头去,是刚才那个爬山的人,脸色煞白,眼神无光。白玲被吓了一跳,“啊”的叫了一声。那人见状立马跪在白玲身前。

那人说他叫何华,自己带着哥哥何明的尸体回家,指了指旁边的一具尸体。

何华带着哥哥的尸体,路上艰辛,精疲力竭,又累又饿,实在是走投无路了,请求白玲的帮助,希望她可以载他们一程。

偏偏这种事让白玲撞上,她想拒绝,但心地善良的她看到无助的何华,她又不忍心让他绝望。她问了何华的家在哪,何华回答家在杨家沟。白玲也正好要经过杨家沟,再三考虑之后,她感觉也没什么,就决定帮助他们。

白玲已经清楚地知道了何华脸色发白、眼神无光的原因,是饿惨了。

她给了何华一些吃的和一瓶水,何华很感激,他感觉身前这位就是天使。他接过食物,然后狼吞虎咽。白玲则拿出毛巾,给何明擦着脸上的尘土,何明看上去很英武,精壮的身体,如果他活着的话,一定很精神。

何华很快吃完了白玲给的食物,精神了很多,脸色也恢复了血气,看上去也是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

白玲让何华把何明的尸体背上车的后座,何华在车后座扶着何明以坐立的姿势固定在座椅上。白玲开车上路了。

在路上,他们互相介绍。白玲比何华大,何华就以“姐”来尊称白玲。白玲也知道了何华兄弟的一些故事。

原来,两兄弟都是在外打工的农村人。

何明从小练武,当过兵,后来在城市里当保安。何华则是个大学毕业生,现在竞争大,毕业后找了个只能养活自己的工作。

何华几天前打电话给何明约一起回家,可是何明一直不接电话。当何华来到何明的宿舍时,发现他已离奇地死在了自己的宿舍,看上去也没有挣扎过的迹象,死得很安祥。医生鉴定是自然死亡,为了落叶归根,何华只能将何明带回家安葬。本来春节的大好日子,因此成了何明的葬礼。

何华把何明装在行礼袋中,混进了大巴车的行礼中。但在中途停车有人往行礼中拿东西时发现了何明的尸体,何华被迫下了车,带着何明的尸体,一路步行。力气已经用尽的他,也拦过很多过往的车辆,大家都怕晦气,都无情又无奈地拒绝了他的求助。后来何华也绝望了,在爬山时看到了白玲的车,也没有信心再去拦,而是继续艰难地往上爬。

在爬山的时候,由于体力不支,何明滚了下去,行礼袋也刮破了,何华只得直接扛上何明的尸体往上爬,用尽全力爬到大路上时,遇到了白玲,就这样得到了白玲的不吝相助。

白玲听何华说完,感觉很不可思议。从反光镜中,白玲看到何华感激的脸,也感觉出了他的顽强。又看了看何明,一脸的英气,又感觉生命有时又是如此的脆弱。

何华说:我哥平时也不爱说话,要是他活着的话,他也是这样安静地坐着。

白玲看着可怜的何华,在她眼里,他还只是个孩子,就要承受这么大的压力。白玲感觉帮助他们,自己是对的。

天色渐渐到了黄昏,杨家沟也不远了。

何华请求:姐,能把手机借我打个电话吗?

白玲让他不要客气,把手机拿给了何华,何华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告诉了家人哥哥被送回来了的消息,让他们准备一下。

在杨家沟村口,一大群人等在那里,他们准备了竹担架和红布,人们的大声喧哗打破了农村夜晚的宁静,有哭得呼天抢地的,有忙着指挥接人的。

在人群前,白玲停下了车。大家合力把何明抬上了担架。

一个老年妇女走过来感谢白玲,并且给她手上系上了一块红布,说着平平安安、大吉大利。

何华要给白玲跪下,白玲阻止住了何华,并说这是自己能力所及,让他不用想太多。

白玲上车离开时,何华注视着白玲离去的方向深深地鞠了一躬。

何明的尸体被村民们抬的时候,似乎大动了一下,人们都很惊奇,但大家又说是他们动着了,不是何明自己动的,所以大家都不以为意。

白玲离开杨家沟村口继续踏上自己的回家路。渐渐地,天色已黑,白玲开车更加小心谨慎。

杨家沟村因村旁有一条河沟得名,车路要经过那条河沟。

在杨家沟的河沟里,白玲的车似乎出了故障,向着边上倾斜,越来越斜,快要翻倒的那一刹那,好像有什么力量,让车马上回正了,白玲被惊吓得大叫了一声,又继续开车驶过了河沟。庆幸自己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在一座崖前,白玲的车熄火了,怎么打火都打不着,突然前方几米处滚下来几个大石头,滚下了山去,白玲感到自己真的很幸运,车偏偏在这时熄火,救了自己一命。又打一次火,一下就着,白玲开车前去。

在经过一根电线杆后,有一根电线掉了下来,正好落在车后面,火花四射。而白玲没有发现这个情况,继续向前谨慎地开车。

白玲把车开上了悬崖的路,突然手失控了,像抽筋一样,把方向盘猛往悬崖边上打去。在快要到悬崖边上时,她的手好像被电了一下,突然就松开了,方向盘自己就回正了,车又开回了路中间。白玲感觉是有什么在整自己,又有什么在帮自己,这令她瞬间害怕起来,同时又欣慰有什么力量在帮她。她不敢逗留,马上开车离开。

白玲的车一路颠簸,来到了李家坟。有两人拦车,希望搭个便车。当时白玲正是害怕的时候,她想有人上车也好,有人一起,自己也不会太害怕,于是她让两人上了车。

她不知道的是,这两人并不那么简单,这两人上车,那后面的麻烦可能就接踵而至了。不管怎么说,误打误撞,反而让白玲放松了很多,也不算绝对的坏事。她看了看反光镜,两人发出特殊的笑容,好像什么要得手了一样。白玲没有管那么多,只希望行程快点结束。

行驶了不远,两人就要求下车,还一副知错了的表情。无奈两人下车后,白玲又是自己一人上路。

开着车的白玲感觉自己车里好像有人,于是随意看了看反光镜,反光镜里,后座空空的,什么也没有。

经过一座桥时,黑夜中,桥上拦杆边站着一个白影。白玲看了一眼,没有停下来,继续往前开。车离开后,那个白影飞速向前跑向白玲车的方向,却被一股力量抛下了桥去。

过了那座桥,前面就是平路了,路也好了很多,不太容易出事了。

桥头,一个背影朝着白玲车的方向站着,看着装和体型,和何明的一模一样。背影轻轻举起手,向白玲离去的方向挥了挥手。

白玲的车驶上了大路,路越来越宽,越来越直,慢慢地,灯火通明,白玲到了家所在的小镇。白玲打开车门下车,幸福地看着天空中灿烂的烟花。

后来白玲把这一路的事情告诉了家乡的亲戚,亲戚们觉得她能平安地回来,很幸运。因为,夜里走那条路的二手车,有很多都出了车祸,而事故二手车则全部都出了车祸,无一生还。

后来,白玲在修车时,修车师傅很肯定地告诉了她,她这辆二手车,曾经是辆事故车。

编辑:杨大少

相关阅读: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