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网_荒村雨夜
当前位置:首页 > 娱闻 > 活色生香 > 故事会 > 荒村雨夜

荒村雨夜

来源:故事中国 时间:2018-06-13 11:19:07 点击:

原标题:荒村雨夜


中新网 袁学军 摄

那是个夏天,连绵的阴雨天,但是天气仍然很热。

我骑单车绕省旅行,为了体验和享受大自然,按计划在途中的小镇过夜。

那天上午又下了雨,雨从上半夜就一直下,雨下得很大。

于是我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很早就启程,本来打算隔天再继续骑行,但是临近中午时雨还是停了。说早不早,说晚也不晚,再三考虑了后,我决定还是上路前进。

没有想到,那是一路的上坡和到处的泥泞,加之不计其数大大小小的水坑,在很多地方都只能下来推行,大大拉低了我前进的速度。

就这样,很晚了我也没有到达下一个目的地。

傍晚,我是又累又饿又渴,两眼昏花,已经没有了骑行的力气,用尽全力慢慢地蹬着上坡路,遇到仅有的一点点下坡路,我就放任单车猛冲向下。好不容易有个下坡,我就不用刹车也舍不得用。不管是多么陡的坡,多么烂的路,多么大的水坑,我也照过不误,我早就作好了摔一跤的准备。

就是因为这样,我在跃过一个小坎时,后轮胎被突然的落地压爆了,很快漏气,然后紧贴地面。我只想尽快到达下一个目的地,所以也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骑行。

爆胎之后速度明显降低,下坡路也要靠蹬,蹬吧。

后来我到了一个村子,也实在没力了,心想还是停下来先补好胎吧。

那个村子看上去已经很旧了,很多房子都裂了很大的缝隙,还有些已经塌了一大半,看样子是很久没人住了,看来这里也不会有什么能吃的。

我随便找了一间路边房子,房子很大,屋檐也比较大,足够我避雨的。那间房门是锁上的,我也没打算进去,这对我来说完全不受影响。那时已经是晚上八点过,天已经黑了,我在那个屋檐下补胎,爆胎之后继续骑行的*获就是让轮胎多了二十几个难补的洞。有些洞真难找,补了找,找了补。这样补了很久,差不多忙活完,我一看时间,十一点了,雨一直不停地下,又是黑夜,我想还是不走了,就在这破屋前蜷缩一夜吧。手里拿着一把折叠刀,我把单车当*墙,坐靠在屋檐下。

夜里很冷,我穿上了厚衣服。夏天的夜晚,四周可以看到一点微微的光亮,这样的话如果有危险也好应付,但我还是提高警惕。就这样,到了深夜,才迷迷糊糊睡却。

在半梦半醒之时,慢慢地出现了人类活动的声音,听上去像是普通的一家人。小孩的电动玩具*声尤其明显,时不时还传来成年人的欢笑声,还有锑盆掉到地上的声音,洗衣服的声音和洗完后倒水的声音。这些声音,我听得清清楚楚,我之前已经检查过,村子是一个废弃的村子,不大可能有别人。但我也不能肯定就一定没人,因为我只是简单地看过一下。这些声音,让本来就很冷的黑夜变得好像更加冰冷,我打了个寒战,握紧了手中的刀。为了克服恐惧,我闭上了眼睛,期待快一点天亮。

就这样过了很久,声音渐渐地消失了,我也睡着了。

醒来时已经天亮,一看表,快到七点了,天还是下着不大不小的雨,一辆面包车*过,车里的四个人诧异地看着我,他们的眼神很呆滞,很慎人。我看着面包车离*后,起来穿上雨衣又仔细看了一下村子。这里有很多老旧房子,全都破旧不堪,看房屋的密集程度,这里应该曾经是一个不小的村子。我在这个村子看到了大概有十多户人家,村子的后面是山,后面的山垮塌过,滑下来很多淤泥和石头,我避雨这间房屋有一大半埋进了淤泥里。比较幸运的是,我避雨的前半部分比较完整,至少屋檐下可以避雨。

我看了看,又回到了那个屋檐下。突然我看到了屋檐的墙上的一张很旧的纸,上面是一则公告,上面说这里叫黑泥村,由于泥石流的原因,村里的人已经全部搬走,落款日期是一年多前的。

七点半,我不顾倾盆大雨,走上了骑行的路,又是一路艰辛,几经波折,我终于到了下一个目标小镇。又累又饿的我,一到小镇上就找吃的。在狼吞虎咽吃饭时,我向一桌的一个客人打听了下这个黑泥村,原来这是一个有五十多户人家的大村子,去年因为泥石流埋掉了三十多家,救援时,去的很多救援人员也被埋在了里面,后来就没人再敢去救了,尸体还在那些淤泥里。听到这,我又想起了昨晚的那些声音,我应该是撞见什么了,或者说,是什么注意到我了。这么大的世界,我居然偏偏选了那里呆一夜,这也是够自找的。

接下来,那人还说了一个消息,就是黑泥村今天早上六点左右又引发了泥石流,所有的破旧房屋都被掩埋了,我通过的那条路也被泥石流吞没了,有一辆路过的面包车也被埋在了里面,一行四人全部丧生,刚刚才挖出来。

我笑了笑,心想,这怎么可能?六点,我七点半从那过来,当时还什么事都没有呢,我想起了那辆路过的面包车,那上面的四人都安然无恙,这人肯定说了假话。

那人看我出了我的疑虑,拿出手机给我看了一张照片,那是他去到那里的一个朋友刚刚发给他的,我看到照片上,突然愣住了,照片里的面包车,确实是我看到的那辆面包车,人也确实是那四个人,那个地方,确实是黑泥村。我吃惊地看着手机里的照片。

那人看到了我的紧张,想让我放松,于是他故作镇定,说别被吓到了,你怕他们变成鬼啊,这世上哪有鬼。

这时他手机的消息声响了,他把手机接过去打*消息。他说救援队又挖出来一具尸体,他身子突然震动了一下,手机差点掉在了地上,他拿着手机吃惊地看了看,又看看我,这样迅速反复看了三次之后,看到他反复看我。

我斜视着他客气地向他轻笑了一下,以示礼貌,他突然扔掉手机叫喊着慌张地跑了。

他的异常举动让我感觉到了不对劲,我捡起手机来,鼓足勇气看了一眼,我知道了他跑的原因了,我顿时愣住了。

编辑:杨大少

相关阅读: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