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娱闻 > 活色生香 > 故事会 > 瞬间传送机

瞬间传送机

来源:故事中国 时间:2018-04-16 18:34:26 点击:

我下班了,走进传送站,准备回家。

这个时代,几乎所有的交通工具都已经被瞬间传送机取代了,这种传送机在各个城市都有很多站点,就像很久之前的地铁站一样。

我们只需要走进一台瞬间传送机,然后输入想要到达的地点,就可以在一分钟之内传送到那个地点的另一台瞬间传送机中。

至于原理嘛,很简单。世间所有东西都是由各种基本粒子构建的,人也不例外。所以,瞬间传送机其实只是把一个人的基本粒子组成模式给复制下来,把数据传送到另一个地点的一点瞬间传送机上,然后那台接收信息的传送机就凭借那个数据,用完全相同的基本粒子来组建一个全新的身体。与此同时,再把那个在出发地传送的那个旧的身体直接摧毁,变成基本粒子,这样,一个全新的身体就从另一个地方苏醒过来了。

全世界无数台的这种传送机,每天都在如此运作,几乎所有人都已经习惯了使用瞬间传送机,并且感到无比方便。

我们对新的身体完全不会有不适,因为那个身体就和我们之前的身体一模一样,就连身上的衣服也会被一模一样的重新复制出来。而且我们的记忆也是完全保留的,所以说,传送后的我们就和之前完全是同一个人。

直到我的这次意外的发生……

今天,我下班同往常一样,走进瞬间传送机,准备传送到离我家最近的一个传送机站,我输入了那个地址,然后静静地等待我的身体被传送机摧毁,等待着我的意识在我家附近的一台传送机中醒来。

可是,这一次,传送机好像坏了,它只是把我扫描了一遍,却迟迟没有把我摧毁,我也没有感觉到自己有什么变化。

我等了很久,传送机始终没有反应。我愤怒地推开传送机的门,走了出去,按下旁边的一个联系客服的按钮。

不一会儿,客服甜美的声音在我身边墙壁上的微型喇叭上响起:“您好,请问您有什么需要服务的吗?”

我不耐烦地说:“你们这个站点的传送机好像坏了,没有把我传送走,快过来检修,我还等着回家呢!”

客服愣了一下,道歉说:“啊,对不起,我们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不过请您稍等,我们验证一下您的信息,很快就会有专门的人员来处理您的问题!”

我挂断了通讯,然后来回踱步。自从习惯了使用瞬间传送机后,我还从来没有在使用交通工具的时候等待过,现在我相当没有耐心了。

不知等了多久,两个技术人员模样的人出现在了我的视野中,他们急忙跑到我的面前,表情怪异。我生出了不祥的预感,连忙问道:“怎么了?到底是什么问题?”

其中一个从怀中拿出一个投影仪,把画面投射在了墙上,对我说:“对不起,先生,您还是自己看看好。”

我疑惑不解,把目光移到了那个投影画面中,这一看我蒙了!我看见自己从一个传送机中走了出来,并一直向传送站外走去,很快我消失在了画面中。镜头一换,这是另一个摄像头的景象,我看见自己走出了传送站,向我家的方向走去。随着一个个镜头的切换,我不停向家走着。最后一个镜头是我家公寓走廊上的摄像机拍下的。镜头下,我妻子打开了房门,喜悦地迎接下班回来的我,并吻了我一下把我迎进了房门,随着房门关闭,画面静止了。

我愣了,吞了口唾沫,脑中浮现出了一个恐怖的念头,可是我还不敢相信,于是挣扎地问了一句:“这是昨天的录像吗?这是我昨天下班回家的录像对不对?!”我知道,这不是昨天!因为昨天我到家时,我的妻子还没下班!

另一个工作人员摇了摇头:“很遗憾,您或许已经猜到了,这就是刚才发生的事情!您已经回家了,准确地说,是您的新身体已经回家了。您现在的身体只是由于机器的故障没有被摧毁罢了。”

我听到了这个我不敢相信的事实,霎时崩溃了:“你们一定是在开玩笑吧!那我要怎么办呢?我已经回家了,那我是谁!??”

“我们现在只有一个办法,那就算把您给摧毁了,因为您本就该被摧毁的。”一个工作人员很抱歉的说。

我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既然我已经有一个新身体了,那我身为旧身体的确该被摧毁才是,毕竟我不能以一个身份变成两个人。可是又有哪里不对。

不对!摧毁了我,我不就死了吗?!现在那个在我家里,跟我老婆谈笑的那个我,真的和我是同一个人吗?他跟我有完全一模一样的身体,甚至他的记忆,除了这几十分钟跟我不一样之外,之前的全部都一样!而且他什么都不知道,他像往常一样下了班,坐瞬间传送机回家,一切都那么顺利,他什么也不知道!

那我呢?命运开了个玩笑,我还留在这里!我作为旧的身体并没有被摧毁掉!这到底哪里有问题呢?!

工作人员见我久久没有反应,于是又出声问我:“怎么了先生,如果您没有异议的话,现在您就可以进入传送机内了,我们会负责将您摧毁的。”

“不!!”我大声说道!“不不不,这不对!”

“还有什么问题吗?”一个工作人员皱了皱眉,他的表情让我明白了,即便我不同意,他们也会强行把我销毁的,毕竟我现在已经丧失了身份,只是一次故障的残余物。

我沉了口气,对工作人员说道:“我需要联系我的妻子,告诉她这个情况,然后让她来决定,到底是摧毁我,还是摧毁现在陪在她身边的那个我!你们没意见吧,我觉得我这种独特的情况理应这样做!”

两个工作人员相看了一眼,最终同意了。

于是我怀着忐忑的心情拨通了了我妻子的电话。

不一会儿,妻子诧异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了:“你是谁?!你怎么会有我丈夫的手机?!”

可以想象,她看着她身旁的我,又看见她手机上显示的我的号码她是多么惊愕。由于瞬时传送机的复制效果,我的手机连带里面的电话卡也被复制了一个,我现在手里的手机,也是一个由于故障没被销毁的东西。

我整理了一下思绪,开口说道:“亲爱的,接下来我要说的可能有些难以置信,不过都是千真万确!是这样的,我今天照常下班……”

我花了好长时间才把一切都解释明白,我能想象电话那头的妻子,还有另一个我,是怎样的表情,可是我顾不了那么多了,我紧接着说道:“亲爱的,你现在得做出决定,我,和你身边的那个我,必须得摧毁一个,你要摧毁哪一个?”

电话那头传来了我自己惊恐的声音,可见他全程都一句不漏的听见了。“当然是摧毁你了,你本该就被摧毁的,现在你多活了那么久,干嘛还要打扰我和我老婆,你乖乖的被摧毁不就完了吗?!”

我不敢相信那句话是我自己说的,确切的说是另一个我说的。可是这合情合理不是吗?我也想期望他被摧毁掉。一种莫名的哀伤漫上了我的心头。

这时,沉默已久的妻子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没错,就摧毁你吧,你不该打电话过来的,这会让我有负罪感。可是我是对的,不是吗?你已经回家了,在跟我打电话的里只是个意外,是不该存在的,没错,你不该存在。”

说完这句话,妻子立刻挂断了电话。

我心灰意冷。“好吧……两位,麻烦,请把我给摧毁了吧……”

在两个工作人员的操作中,我在传送机里慢慢的化为一堆粒子,在我意识消失前的最后一刻,我明白我死了。

那个现在和我老婆在家的我不是我。

在他和我从两个不同的传送机中走出来的那一刻起,我和他就不是同一个人了,即便我们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记忆是相同的……

我是谁?

编辑:黄士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