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娱闻 > 活色生香 > 故事会 > 图书馆里的烧饼

图书馆里的烧饼

来源:故事中国 时间:2018-02-13 19:27:00 点击:

阿梅匆匆的离开教室来到了图书馆,习惯性的坐在了自己经常坐的位子。

这个时候大部分同学都去食堂吃饭了,图书馆里少了平时的熙熙攘攘,也让阿梅得到了一段属于自己的时间和空间。

阿梅家境困难,大学的学费都是自己打工赚来的,平时里还要做兼职补贴家用,为了尽量的不占用重要课程的上课时间,阿梅努力的节省着自己的支出,为此她想了一个办法,早晨的时候多打一份粥在保温杯里,中午除了粥不吃别的,一直坚持到吃晚饭,因为晚上吃饱了就不会因为肚子太饿没有办法入睡,也不会在同寝室的姐妹相互分享零食的时候肚子不争气的叫。

阿梅经常以中午图书馆人少的理由推掉同学一起吃饭的邀约,独自在人烟稀少的图书馆一边复习拉下的功课,一边慢慢的喝粥。阿梅忘记听谁说,东西吃的越慢,吸收的越充分,也越不容易饿,可是,粥毕竟是粥,吃的再慢,也比不过馒头,米饭,烧饼……

阿梅让最后一滴粥滑落到嘴里,伸手擦了擦干净的嘴唇,假装满足的打了个饱嗝,拿着保温杯到饮水处满满的接了一杯开水,看着在水里飞舞的几颗米粒,肚子开始抗议,脑子里飞舞着烧饼,被烤的金黄酥软,外面酥脆的表皮翘了起来,咬在嘴里入口即化,唇齿留香。阿梅咽了一口唾沫,盖上杯子盖回到座位上。

阿梅坐下继续复习功课,抬头时发现了一根绳子搭在阅读台的隔板上,由于阿梅一直在享受自己的午餐,并没有在意这个平时没有的绳子。现在复习累了,对这条绳子产生了无比的好奇。阿梅站起身看了看,绳子的另一头延伸到了对面阅读台的下方,不知道是不是有东西挂在另一端。阿梅开始拉绳子,绳子与隔板的摩擦声在寂静的图书馆里清晰的传入阿梅的耳朵里,这更加刺激了阿梅的欲望:“非得看看那头儿是啥”。

随着阿梅双手不断的倒换,一个干净的牛皮纸袋子蹦上阅读台,随着绳子嗤嗤拉拉的越过隔板,来到阿梅眼前。阿梅心里一惊,顿时手足无措,打开?还是不打开?打开?万一是有人留下的东西,自己岂不是有偷儿的嫌疑,不打开?心里受不了,整件事情离奇的让人欲罢不能。

阿梅朝四周望了望,看到零星的几个人正在认真的看着自己的书,而且距离也比较远,即使人多的时候,也没有人喜欢这个偏僻的角落。阿梅努力的使自己的呼吸变得均匀,将颤抖的双手伸向牛皮纸袋,就像是在做贼。打开牛皮纸袋子的声音细微的扩散,在阿梅听来就像是天空中的霹雳一样刺耳。阿梅强忍着内心的波澜把手伸进袋子里,掏出来的是一个白色的食品袋子,里面装着两个金黄的烧饼。

“请你吃”,袋子里的一张纸条上写着漂亮的三个字,阿梅又抬起头来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往这边注意,大家就像一直没有动,保持着原有的姿势,对于阿梅掏出烧饼的漫长过程,就是别人的一霎那,连眨眼皮的时间都不够。阿梅知道有人在恶作剧,也知道恶作剧的人不在这里。阿梅本来想把袋子原封不动的放回去,但是她太饿了,昨天晚上就是饿着肚子入睡,早晨的一根油条在阿梅咽下最后一口时就被胃给消化光了。阿梅看着烧饼……管他呢,先吃了再说,一口咬下去,果然松软酥脆,满口留香。

在以后的日子里,阿梅每天都能通过绳子拉出两个烧饼和一张写着漂亮的“请你吃”的纸条,阿梅虽然每次都风卷残云的把它们给消灭掉,但始终忘不了要找出这个请自己吃烧饼的人,但每次都跟平时一样,大家离阿梅远远的,用行动和距离表达着自己与这烧饼毫无瓜葛。阿梅有几次故意来的比平时早,但是阿梅早,烧饼更早,阿梅甚至怀疑自己碰到了神仙,被自己的勤劳所感动,特意每天送自己两个烧饼。

然而事情就出在第八天,绳子还是绳子,烧饼还是烧饼,字条却不是原来的字条,而是变成了一张纸,上面写着:“你吃了我七天的烧饼,已经中了我七日销魂散的毒,如果没有我的解药,你将魂销魄散,一命呜呼。如不想死,请按照我说的做。另:如果不信,请在你右边第三根肋骨下用食指一戳。”

阿梅看了哭笑不得,这个人怕是个疯子吧,阿梅心里想着,手不自觉的摸向自己的右边第三根肋骨。奇痛无比,豆大的汗珠立即爬满了阿梅的额头。阿梅的心却冷的像冰,自己居然在堂堂社会主义新生活之下因为贪吃中了毒,这也太给社会丢脸了。阿梅忍痛继续看纸上的文字。

阿梅抹去了眼里的泪水才看清楚了下面的字:“你务必在今天晚上9点以后到学校小剧场后台,别太早也别太晚,乖乖的听话。不许调皮哦。”阿梅看完后恨得牙根痒痒,发誓一定要找到这个恶作剧的混蛋,给他来一套还我漂漂拳,打得他老母都不认得他。阿梅一抬头,看见斜对面的一个帅哥匆忙的低下头,假装没有看她。阿梅突然觉得他很可疑,似乎每次都坐在同一个位置,看来一定是另有目的。阿梅双眼瞟向帅哥,扬起嘴角发出一声冷笑,哼哼,等着瞧吧你。

晚上八点五十的时候,阿梅匆匆忙忙的离开了大教室,顾不上回寝室放书就朝学校的小剧场走去,从下午开始,阿梅就一直盘算着如何对付这个变态的跟踪狂,模样长得一表人才,却偏偏不干人事儿,阿梅至少想了五十种打倒他的方法,但独自走向小剧场的时候,心里还是不自主的慌起来。

小剧场位于学校的东北角,左边是公共浴池,很远的右边是第五食堂,现在这个点儿,浴池和食堂早已经黑灯瞎火了,而小剧场更是常年无人问津,只有到跨年的时候才会有班级在这里排练节目。阿梅忐忑的向小剧场走去,离小剧场越近,人越少,偶尔几对野鸳鸯在树丛中发出几声嬉笑让阿梅稍稍安心,替自己壮了壮单子继续前进。

阿梅向身后看去,一片灯火辉煌,下了晚自习的同学们涌出教学楼,相熟的同学嬉笑打骂,其乐融融。阿梅回过身,眼前是小剧场漆黑的大门,黑暗中像是一张大嘴,要把门外的人都吞进肚子里。阿梅轻轻推门,门并没有像恐怖片里一样发出吱吱呀的声音,而是很安静的打开,剧场两边过道的墙壁上挂着几盏昏黄的灯,灯光把剧场衬托的很温暖。阿梅紧绷的神经在这样的灯光下慢慢放松,双腿迈开朝后台走去。

鞋跟敲击着木质舞台,发出空洞的声音,阿梅穿过舞台进入到后台。空旷的后台只有一盏灯亮着,是一盏台灯,灯光笼罩一个牛皮纸袋子,孤零零的立在擦得很干净的桌面上。阿梅心里一阵轻松,随之而来的是失望。

看来他还想跟阿梅继续玩儿下去。

阿梅走近桌子,拿起牛皮纸袋打开来,不出她的意料,是两个烧饼和一个字条:“先把它吃了”。阿梅感觉自己好傻,为什么非要跟这个无聊的人玩这种游戏,自己还不够忙吗?阿梅举起烧饼要把它狠狠的摔到地上,然后离开,去过正常的生活,这么荒诞的事情自己怎么就相信了。

手突然在半空中停了下来,阿梅想起了那彻骨的疼痛,绝对不是假的。阿梅突然感觉很害怕,她放佛感到有人在暗处正看着自己,阿梅越想越怕,越怕越想。她想要赶快离开这个鬼地方,可阿梅的双腿并不听使唤,只是一个劲儿的在那里发抖。阿梅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的使自己平静下来。恢复平静的阿梅平时的那股韧劲又冲了上来,“吃就吃,老娘倒要看看你能耍什么花招。”

阿妹嘴里嚼着喷香的烧饼,却味同嚼蜡,感觉不到一点味道,紧张的神经已经使阿梅失去了味觉。阿梅努力的咀嚼着,嘴巴的一张一合让她眼冒金星,接着便是天旋地转。阿梅赶紧扶住桌子,身体却慢慢倾斜,顺着桌子倒在了地板上。一阵脚步声慢慢的走向阿梅,阿梅努力想睁开眼睛,双手做出打人的动作,但是她觉得自己太累了,累得只想沉沉的睡去。

当阿梅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雪白的床单拥簇着阿梅,点滴有节奏的流进血管,一切都是那么平静祥和。阿梅歪头,看到同室的病友向她微笑,像是再说你醒了。接着阿梅的听力也恢复了过来,听见了电视里正在播新闻。阿梅努力的抬起头看电视。

“我市警方于昨日晚10点左右破获一起重大校园投毒迷奸女大学生案件,截至本案件破获之时,已有六名女大学生遭遇不同方式的投毒迷奸,我市公案干警在校卧底长达三个月之久,终将犯罪嫌疑人绳之于法,并成功解救一名受害女大学生,该名大学生目前已在医院就医,已无生命危险。”阿梅看着电视报导,默默的留下了眼泪,不知道是庆幸还是悔恨。泪光中,阿梅从电视上又见到了那张帅气的脸,一身戎装,英俊威武。

从此以后,阿梅再也不想吃烧饼,也没有再去过图书馆。

编辑:黄士

相关阅读: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