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中国 > 56天的宁静后,新冠病毒如何进入新发地市场

56天的宁静后,新冠病毒如何进入新发地市场

来源:新京报 时间:2020-06-22 12:11:33 点击:

原标题:56天的宁静后,新冠病毒如何进入新发地市场

原作者:许雯


6月13日,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暂时休市,警方对周边进行交通管控。(图/中新社)

新京报6月22日报道,持续56天的宁静,被一位“西城大爷”打破。

6月11日,北京在连续56天无本地报告新增确诊病例后,再次通报了一名52岁西城确诊病例。至今10天,北京已累计确诊超200例。

时隔两个月,新冠病毒为何卷土重来?为何武汉和北京的聚集性感染都始于海鲜市场?这是否为寻找新冠病毒源头开启了第二次机会?

国家级专家3进新发地

6月17日晚上8时许,一辆中巴车在位于北京市西城区迎新街100号的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所南区紧急启动。中国疾控中心生物安全首席专家、病毒病所党委书记武桂珍领着一队人行色匆匆赶到车上,奔赴此次疫情的集中暴发地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

中纪委网站一篇报道还原了这样的画面。10天前的6月11日,北京通报一例本土新增确诊病例,打破了近两个月的“零新增”纪录。

6月12日晚间,中国疾控中心紧急调派8名流行病学、传染病防控等领域专家,编入国家卫健委专家组。近两个月“零新增”后为何突现新增病例?为什么又发生在新发地这样一个批发市场?一连串问题,等着他们回答。

据上述报道,6月14日和15日、17日,中疾控病毒病所专家先后3次进入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

第一次,一共采集了200多份样本,其中检出了不少新冠病毒核酸阳性样本。第二次,在其他区域又采集了200多份样本,其中又有不少是阳性的。第三次,对市场上水、鱼养殖保存水、水渠、地下水等水体系统进行采集和检测。

“在新发地市场环境采样中,其综合交易大厅,特别是水产、豆制品局部售卖区域阳性样本较多,环境污染较重。”在6月19日北京市新冠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庞星火通报了采样结果。

阳性环境样本可以帮助研究者还原“案发现场”,锁定传染范围甚至传染源。

“不同的阳性样本,指向的结论是不一样的:它可能指向环境以及它内部的动物或物品本身是传染源,也可能指向被新冠病毒感染的人是传染源。”中疾控病毒病所所长助理、国家流感中心副主任刘军举例说,比如,如果在没有开封的冻品里发现了阳性样本,这就进一步证实了病毒通过冷链运输到市场造成传播的可能性;而如果冻品是开封之后的,这就表明这些冻品可能此前已经被人接触过了,那么得出的结论就不太一样了。

人传人还是物传人?

目前,这两种可能都存在。

专家倾向于认为,是物品或人将北京之外的新冠病毒带入了新发地——这个四通八达的农产品批发市场。

“它不是源于北京,一定是北京以外的人或物把病毒带到了新发地。”6月19日,北京连续通报本土新增确诊病例第9天,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接受央视采访时透露了新发地疫情新冠病毒溯源的最新判断。

不过,尚不清楚把病毒带到新发地的人或物到底是什么。

吴尊友分析说,如果是物品,最有可能是温度较低、冷冻的物品,病毒存活时间比较长。如果是人,最有可能是两类,一类是在市场工作的人员,5月底、6月初曾去过流行区,感染新冠病毒后症状不典型或是无症状感染者,复工复产后回到市场工作,引起市场污染,造成人和人之间的传播;一类是来自有输入病例流行区的人到新发地购物,都有可能污染环境,造成工作人员感染传播。

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的一次非正式表态,给出了另一个可能。

6月16日,全国政协在上海就完善重大疫情防控机制开展专题调研。调研会上,高福的一番发言迅速登上微博热搜。

他说,(新冠病毒)会在一些阴暗潮湿、比较污染、不好的环境潜伏下来,在一定时间内再突然暴露给好多人。北京这次很可能不是5月底、6月初才出现的病人,很可能要提前推一个月,这里面已经有好多无症状感染或者轻型病人,才使得环境里能有那么多的病毒。

这是否意味着,4月份起新冠病毒已经由一条潜伏着的传播链在人群中流行?如何找到这部分无症状感染者?中疾控此后再未就此作出阐述和回应。

吴尊友在接受央视采访中透露,下一步重点调查的对象将锁定在此次北京疫情中最早病例的发病时间再往前推一个潜伏期,在那段时间里市场发生的主要变化,有没有来自输入病例地区的人返回市场工作或到市场购物。

病毒来自哪里?

病毒进入市场时间未定,但病毒来自外部输入几近达成共识,病毒基因组序列数据也佐证了这一结论。

6月18日,中国疾控中心在“新型冠状病毒国家科技资源服务系统”上发布了此次疫情中的相关病毒基因组序列数据。三条数据中两条为北京市确诊病例基因组序列数据,一条为环境样本基因组序列数据。

基因组序列数据是病毒的身份密码。对新冠病毒全基因组进行测序,然后运用生物信息学分析方法,和现有新冠病毒基因组序列比对,可以看出病毒间的“家族关系”。

香港大学病毒学专家金冬雁在查看并比对上述三条病毒基因数据后认为,这三条病毒基因彼此之间只有一到两个点不一样,差异很小,说明它们来源应该是同一处。

北京市疾控中心杨鹏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通过全基因组测序发现病毒是从欧洲方向来的,初步判定与输入性有关。

“但是,欧洲毒株也并不代表病毒一定来自欧洲国家。”吴尊友接受媒体采访时解释说,欧洲毒株的概念是广泛的,比如对美国病毒进行分析,也显示它大部分来自欧洲毒株。俄罗斯的病例,大部分也是源于欧洲毒株。

“也就是说,我们实验室的检测结果显示,毒株源于欧洲,可能来自欧洲国家,也可能来自美洲国家,这些可能都不能排除。还有待进一步收集信息来帮助判断。”他说。

一个意外收获是,对北京新发地市场疫情的调查,为揭开新冠病毒传播之谜带来了新线索。

“过去我们在做病毒溯源时一直在寻找中间宿主,现在或许是时候重新审视一下,病毒到底是不是来自于野生动物。”武桂珍接受中纪委网站采访时透露。

“这次疫情在北京反弹,也是在批发市场集中暴发,但不同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北京出现野生动物导致疫情的可能性很小。这就留给我们一个很重要的提示:是不是有可能源头就是一个感染者或者被污染的食品,而海鲜市场的环境造就了快速传播的机会。”她说。

编辑:金宇澄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