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中国 > “蛟龙号”差点叫了“采薇号”,为什么?

“蛟龙号”差点叫了“采薇号”,为什么?

来源:中国之声 时间:2017-05-31 14:21:12 点击:

原标题:胡震:蛟龙出海


蛟龙号副总设计师胡震在海上工作。(图片来源:中国之声)

蛟龙号副总设计师胡震说,如果没有高考的话,基本上就是在我们镇上,干个什么工人或者当一名什么企业的会计之类的。因为我数学比较好,我老爸也是镇上的会计。虽然没有子承父业,但他一辈子也在计算着数字,只不过,他计算的是深海潜水器的深度。

就在本月的23号,也就是9天前,在马里亚纳海沟的挑战者深渊,“蛟龙号”成功完成了世界最深处下潜。

胡震表示,现在我们的探测深海,有很多海外的技术是跟着我们在往前推进,就是海外的一些以前比较领先的技术已经在为我们配套。由以前的跟跑转到并跑,然后转向领跑,我们要引领深海技术的发展。

胡震说,在中国深海探测技术从跟跑到领跑的转换过程中,自己能尽一点心力,那是他最开心的事情。

“那一年语文我都没考及格”

1985年,胡震在填报高考志愿时,并没有太多人生的规划。

胡震说,那一年语文太难了,我们语文都考得真是一塌糊涂。感觉这个作文好像还没怎么思考,就赶快写,就感觉时间不够了。那一年语文我都没考及格,120分才考了60几分,我们一个班三十几个人考及格的就一个人还两个人,大于72分的。我们前一年84年是数学特别难,考及格的很少,到我们那一年语文特别难。

尽管语文考得不理想,但凭着优异的数学、物理等科目成绩,胡震还是被衡阳工学院计算机应用软件专业录取。

胡震表示,我觉得高考对我个人来讲,就是从农村进入了城市,然后我就进入了一个新的天地,感受肯定是特别不一样的。第一次坐那么长途的火车,其实上火车也是第一次,一个人咚咚咚背个包就上学去了,到学校接触的东西跟平时的东西完全是两回事。我知道了就是通过学习能够得到什么,通过学习对我自己以后的人生有什么样的意义。

上世纪八十年代,知道计算机的人还很少,更别说来自江阴乡下的胡震。

胡震说,我上中学时候哪知道啥叫计算机,上农村的话,根本就不知道有计算机这回事,只知道有计算器,拿个计算器几乘几,这个东西。上大学第一次进入我们学校的机房,那时候学校的机房是大计算机,叫WAX系统,感觉好大的一个家伙,这么个大家伙放在这个大机房里,还要开着空调,进去还要换鞋子。

打下了计算机基础,研究生期间又进行了自动化知识的系统学习,喜欢读《海底两万里》的胡震最终与海洋结缘,致力于自己热爱的深海载人潜水器的设计和研发。而等着他的却是十年的寂寞。

常年与海洋打交道的胡震晕船却很严重

投入少、条件差,身边的许多同事陆续离开了海洋科研岗位,能吃苦的胡震却选择了坚守和等待。

胡震表示,我们做了一台潜水器,我们还到处去跑市场,去中海油什么帮人上平台,免费给人家干活,看看到底我们做的潜水器跟我们实际的工程的需求(能否衔接),回来再改进,不断地在深化,虽然钱很少,但是做了很多事情。总感觉我们国家在这方面迟早是要发展的,开发海洋、特别是以后海洋安全方面肯定要靠自己,不可能总靠海外的技术。

海风和烈日将胡震的皮肤晒得黝黑,不像设计师,却更像渔民。虽然常年与海洋打交道,胡震晕船却很严重。

胡震说,咬着牙坚持,如果晕船的状态就爬起来干活,干完后再爬回床上。我晕得最厉害的还是我们一千米海试的时候,一出去就遇上台风了,所以就晕得七荤八素的,躺在床上起不来了。

“蛟龙号”成为了胡震最亲密挚爱的伙伴

十年光阴,青年变壮年,2002年6月,胡震终于等来了人生的第一个“国字号”项目——蛟龙号潜水器的正式立项。

胡震说,感觉是百年一遇的这种项目。因为很多老科学家、老专家跟我们也经常说,他们干了一辈子的海洋科研,但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大的一个项目,这是一辈子的机遇,所以还是非常兴奋的。

从研发到测试,再到交付使用,“蛟龙号”成为了胡震最亲密最挚爱的伙伴。

胡震认为,在刚开始海试的时候,当时设计这个潜水器的时候,我们设计师肯定要第一个下的,我们所里的设计师四个人申请下潜,由党委讨论同意,然后写承诺书,因为大家觉得到深潜还是有一定的风险。那到了海上试验呢,遇到了很多的困难,技术上有很多挑战。有一次,其实已经决定第二天我下潜了,我都做好准备,第二天早上醒来跑到那里,说你不能下,让我在水面全面负责这个技术的保障,万一你也下去了,潜水器在下面出了故障,上面没人能处理得了。从那次以后我就再也不能下海,一直待在水面指挥所里。

为了起个响亮的名字他费尽心思

没有和蛟龙一起潜海,成了胡震最大的遗憾。为了给蛟龙起个响亮的名字,他可是费尽心思。

胡震说,我们项目组还有上级机关起了好几个名字,包括“蛟龙”、包括从诗经、从传统文学著作里挑了一些有特色的名字,比如说像有“采薇”,诗经里的“采薇”,反正好几个,然后给领导来批示,看哪一个。最后写的是蛟龙。

俄罗斯一位科学家说过,谁占领了海底,谁就拥有了海洋。“蛟龙号”深潜可至7000米,而这个深度已经覆盖了全球99.8%的海域。

胡震表示,到达深海的探测,最终还是要到海底。“蛟龙号”它可能不是直接形成一个产业,像大飞机或者是什么汽车形成一个产业,但是它的意义在于未来。比如说资源,包括生物资源和矿物资源,海洋是一个大宝库,未来我们人类的生存发展最终是要靠海洋的,这个是“蛟龙号”的意义所在。

海底两万里,“蛟龙号”只是起点。代表中国近十几年技术成果结晶的4500米载人潜水器瞄准了海底资源的开发和利用,胡震又转战成为了这个项目的总设计师。

在他的梦想里,不远的将来,中国还要建立深海空间站,把科学家送到海底,利用更多的手段长期在海底进行探测、观测、检测和试验。

18岁,第一次离家,第一次坐火车,第一次独自远行到1200公里的地方,去学习从来没见过的计算机,32年过去,胡震已经成为深海装备研发的领军人物,他深深迷恋着这片深蓝色的大海。

胡震说,这一次4500米潜水器,我一定要下!”

编辑:黄士

分享到:

评论信息

最多输入150字
验证码
分享到:
条记录 /页  首页   尾页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