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澳洲 > 澳洲故事 > 照在路上的那轮月亮——澳洲华裔画家David Chen小记

照在路上的那轮月亮——澳洲华裔画家David Chen小记

来源: 作者:有有 时间:2020-06-24 17:10:50 点击:

“音乐家用音符表达感受,作家用文字传递想法,而我,用颜色画出我的理想之境。”这是澳洲华裔画家David Chen个人网站上的开篇语。

第一次见到David是在他的个人画展上,整个画廊挂满了他那些极具个人风格的画作,南半球的明媚阳光从巨大玻璃窗透进来,光影撞上色彩,空气中泼红洒绿,流光溢彩。艺术家本人留着很有个性的小胡子和长头发,个子不高,却气场十足,在人群中是天生的主角。聊起来得知我们竟是南京老乡,顿生亲切,之后常有往来,君子之交,绵延不绝。一次David来我家吃饭喝酒,席间谈起他与油画纠缠一生的诸多趣闻逸事,不禁心中一动,决心要斗胆为大画家写一篇小文。

David Chen在创作中


第一轮月:也是月亮,瘦瘦的

David出生于中国南京,父亲是工程师,母亲是纺织厂工人,似乎并没有艺术基因的遗传,妹妹长大后则成为了一名护士,唯有David,仿佛被缪斯女神亲吻过的孩子,从小就表现出与众不同的绘画天分,受到美术老师另眼相看,自己也对画画越来越入迷,一头扎进了专业艺术之路,先在南京艺术学院获得美术学士,又到南师大攻读艺术教育硕士,1988年,他成为中国历史上获得艺术教育硕士学位之第一人。毕业后分配至北京,在人民美术出版社从事美术编辑工作。


孙女(油画,创作于1983年大学二年级,南京艺术学院永久收藏)



1988年,在硕士毕业论文答辩会上


说起遥远的往昔,David感慨万千,给我看了一幅早年间的水粉作品《也是月亮,瘦瘦的》的照片。1988年,他刚从南师大研究生毕业来到北京参加工作,没有住处,临时被安排在东单的机关招待所,住房—半在地上,—半在地下,不能生火做饭,光线暗,因临街而日夜嘈杂,白天抬头看窗外,看见的全是腿和屁股,天黑开灯前得拉上窗帘,否则自己会在行人面前一览无余。没有独立厕所,不能做饭,最痛苦的是根本没有空间搞创作。David实在无法忍受,曾找到单位后勤处要求调换宿舍却被拒绝。他陷入了人生的第一段迷茫,常问自己:读了那么多年的书,以后就这样生活了?

当时的京城,悄悄地流行上了喝咖啡,走访亲友送一罐速溶咖啡成了时髦。David也迷上了咖啡,下班回到逼仄小屋,第一件事就是给自己冲杯咖啡,仿佛是一种精神慰藉。喝着咖啡,仰望月亮,听上去悠然浪漫,却是年轻的艺术家内心的痛苦和煎熬。在他的回忆里,那几年的京漂生涯,月亮似乎从来没有圆过。


也是月亮,瘦瘦的(水粉画,作于1988年)


天生我材必有用。在艰苦的环境中,David调整心态,坚持追逐艺术梦想。1989年,法国驻北京大使馆邀请他赴法举办个展,但由于当时的政治环境,展览被取消,英国广播电台和香港报纸都报道了他的故事,令他赢得了国内外的赞誉。1991年,他的作品入选“100名中国著名艺术家”全球巡回展,并收获北京全国美术展第一名。1992年,在法国尼斯举行的国际艺术大赛中获得最高奖项,获奖作品由中国政府永久收集。David的开挂人生,从那间地下室扬帆起航。

第二轮月:王子桥上的月亮

1993年,David怀揣梦想、带着一箱画作来到了澳大利亚。往日荣光抛在身后,在这个陌生的国度,一切归零,重新出发。David几乎一刻也没耽搁,花20澳元买了辆自行车,照着一本维多利亚州国立美术馆(NGV)的画廊指南,将其中列出的36家画廊跑了个遍。虽然学过基础英语,当时的David根本很难流利地与人交流,但他坚信自己的作品足以证明一切。


David Chen 新作


然而事与愿违,他遭到了一次又一次的拒绝。印象最深的是在议会大厦所在的Spring Street,他带着一卷画推门走进一家古色古香的画廊,里面静谧幽深,一个七十来岁的白人老太太端坐在一张巨大的写字桌,听见动静却头都不抬,直到David走到她桌前才缓缓抬起头,黑框眼镜后面是一双高傲的蓝色眼眸。David毛遂自荐,老太太连画都不愿意看,惜字如金地说了几句话:我们已经有太多艺术家了,如果你想当艺术家,你先去找个工作养活自己,比如洗盘子。

这些经历令David的自信心大受打击,但他没有放弃,继续四处寻找机会。是金子总有一天会发光,渐渐有人发现了他作品的价值,也终于开始有人给他机会。1994年,来到澳大利亚第二年,David的作品便在当地一些画展中获得展出,更有三幅作品在维多利亚州国立美术馆(NGV)展出。

然而,在异国他乡打开局面谈何容易。当时他将一幅人体作品捐赠给一家慈善机构参加他们的慈善画展,标价180澳元,有一个意向买家找到他,想以120澳元买下。David断然拒绝。他心情复杂地离开衣香鬓影的画展现场,独自走到雅拉河,站在王子桥上,忽然抬头发现一轮皎洁圆月,这才意识到那天正好是中秋之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想起那幅被人还价到连画框钱都不够支付的作品,David感到前程晦暗,第一次产生了深深的后悔之情,后悔来到澳大利亚。

三年后,当时那个还价的买家对那幅人体念念不忘,又找到David,愿出800澳元,他没同意出售。这幅对David有着特殊意义的作品至今仍挂在他的书房里,提醒他不忘怀当初的艰难苦涩。他后来还凭回忆画了一幅《王子桥上的月亮》,将那一夜的思乡、愁苦与迷茫用画笔保留在了生命之中。仿佛一个有趣的巧合,初到北京在地下室看到的那弯月牙,和初闯澳洲在王子桥上看到的中秋冷月,David职业生涯里最低潮的两个时期,总有明月相伴。

作品被维多利亚州国立美术馆展出之后,Spring Street上那家画廊的老太太曾三次写信约见David,要为他办个展。David再去那家画廊时,她依然坐在高大的英式写字台后,依然从黑色镜框后用高傲的蓝眼看着他,这次她有了一丝犹豫,问David:我是不是见过你?David笑着说:是的,两年前我背着画夹来到这儿,你拒绝了我,并建议先找份工作。她想了一会,起身给David冲了杯咖啡,然后开始仔细看他画夹里的画,看完之后便说,要为他办个人展览。

2001年,David的油画《中午》(At Noon)在堪培拉国家博物馆展出,并获选挂到了纽约联合国会议上。之后David更是获奖无数,并受邀成为众多艺术展画作比赛的主评审。在追随者的强烈呼声下,拥有被澳洲承认的南师大教育文凭的David开始在创作之余收徒授课,最初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在家里开课,没想到第一堂课就来了一百多人。

和很多华人艺术家相比,David在澳洲的职业生涯是成就辉煌、令人叹服的,而他能在西方主流社会艺术界获得接纳、认可和赞誉,这其中固然主要原因是他精湛的画功和强烈的个人风格,但他的成功之道还包括很重要的一点:作为华人进入西方艺术圈,不要总是强调“我从哪里来”,要更关注“我要到哪里去”。


David Chen 新作


第三轮月:艺术明月常在,清辉洒满人间

油画是光和色的艺术。观David的作品,仿若面对一席流动的盛宴,品光饮色,人间值得。

David笔下最常出现的题材有两大类,一类是人,一类是景。先说人。David的人体画有一个很强的特色,就是光线在其中起到的巨大作用,令人体充满生机,清新生动。他笔下的人体总是沐浴在各种自然光之中,或晨光熹微,或午后艳阳,或落日余晖,画面中充满空气感。在微妙的光线中,人体散发出浑然天真的神奇力量,与天地交融,观之而怦然心动,感怀生命之神圣美妙。


Nude.Series 9.Oil


说到景,对于旅居澳洲三十多年的David来说,澳大利亚特有的旷阔奇幻的大自然景致早已深深烙入他的灵魂,成为他艺术创作的重要元素之一。他的海景作品不拘常法,自有逸格,天空,大海,岩石,明暗有道,色彩机妙,斑驳陆离,充满一种桀骜不驯的澳式精神。


At Sorrento. Oil


而他笔下的墨尔本城则是完全另一种抒情而浪漫的风情。他似乎格外偏爱雨中的城市,水雾氤氲,色调暧昧,人与人在冷冷街头擦肩而过,建筑、车辆、行人都影影绰绰,虚虚实实,弥漫着细腻而婉约的东方审美情调,瞬间即永恒。


David画笔下的墨尔本


经历了北京的瘦月、王子桥的冷月,如今功成名就的David,人生亦如圆月一般完满。除了继续追求钟爱一生的绘画艺术,以自己毕生所学清辉泻地般回馈社会,也成了他生活中的重要部分——他成为主流社会知名的艺术教育家和艺术活动家。

十年来他教授了一千多名学生,他不收初学者,要求至少有六年以上画龄才可为徒。他的学生基本都是西人,其中包括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的艺术老师,甚至还有学生特地从新西兰飞过来上他的课。他不仅仅教授绘画技巧,更用流利的英语将艺术史、美学侃侃而谈,令学生获益匪浅。


David家中的教画室


他曾经有一个学生是墨尔本皇家儿童医院的骨科医生,一天深夜十点,这位医生忽然开车来到他家,David开门大吃一惊,医生不好意思地问,能否让我去你的画室画一会儿画?原来,他今天连做几场手术,看了太多的血,根本无法入睡,而第二天早晨五点钟他又将进手术室执行另一场手术,他唯一能让自己放松下来的办法就是面对画布,涂抹色彩。David自然敞开大门欢迎他,陪他画了一会儿画。

在David的学生之中,有不止一位是罹患癌症开了刀之后来跟他学画的,他们在色彩的世界里忘掉了病痛和恐惧,而病魔似乎往往也将他们遗忘了,这几位学生至今精神勃勃地生活着,绘画着,追求艺术的同时与生命顽强抗争。艺术能抚平创伤,慰藉心灵,召唤奇迹。


David在维州艺术家协会授课场景


今年以来,世界各地都因新冠肺炎疫情而施行居家禁令,David的讲座、画展等活动安排全部取消,每天在家中静心画画。没有俗世纷扰,反而成就一段难得的创作佳期,他得以潜心准备明年在意大利和悉尼的画展作品。

为了完成这篇文章,我约David在视频中相见。打开镜头,只见他和往常一样,套着他那件布满油彩的白大褂,愉快地在自己的画室中走来走去。我对他的状态油然生出羡慕之情:与自己的毕生所爱日夜厮缠是人生至为幸福之事。

“满地都是六便士,他却抬头看见了月亮。”当年,评论家对英国作家毛姆在《月亮和六便士》中塑造的主人公,以月亮的意象褒奖他的艺术理想。从南京到北京,从中国到澳洲,千里婵娟,画家David Chen的艺术之路与月相伴,不弃不离,诠释了一个艺术的认真创造者和执着追求者的精神世界和人生履痕。激励,奋斗,追求,馈赠,正是David那明月般的艺术人生。


David家中的画室

相关阅读: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