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澳洲 > 澳洲故事 > 老赖?骗色?“中国阿甘”樊玉虎抵澳!600元6年环游世界,“再找个老婆喜剧结局”(组图)

老赖?骗色?“中国阿甘”樊玉虎抵澳!600元6年环游世界,“再找个老婆喜剧结局”(组图)

来源:今日澳洲 时间:2019-10-29 10:17:59 点击:

600元人民币环游世界?这句听起来有些荒谬的话,却有人付诸行动。樊玉虎自称“中国阿甘”,在踏入澳大利亚后,即将成为世界“一人一车穿越七大洲”第一人。


本周,樊玉虎来到今日澳洲办公室,分享旅途中的酸甜苦辣。


屏幕快照 2019-09-12 10.56.56.png,12


经历多次抢劫敲诈、和股东“撕破脸”、命悬一线……樊玉虎依然信心满满。“大难不死,梦想也在实现;再娶个老婆,旅途就以喜剧结尾。”


网上关于樊玉虎“骗财骗色”的争议从未断过,樊玉虎一笑置之,“曾经我为这些事哭过,但后来我知道很多人都是红眼病。”


3次失败促成“600元环球之旅”


樊玉虎穿着绿色的运动外套,身材瘦高,带黑框眼镜。


他自豪地告诉记者,“我每到一个国家,就有媒体采访,他们都想了解我的故事。”


“樊玉虎的故事”开始于2013年8月11日,从上海出发的他想来一场“环球之旅”,旅途中进行探索性拍摄,完成一部自拍自演自导的电影《西游实录》。


WechatIMG191.jpeg,12

樊玉虎在旅途中(图片来源:供图)


“我渴望有一部自己的作品,可是在接二连三的失败后,只能独自一人上路。”忆起从前,樊玉虎显得有些失落,连连摇头。


他告诉记者共有3次失败,促成了“一人出发”的决心。


1999年,樊玉虎投资200多万,已拍摄15盒胶片,但这部《世纪救亡》最终因缺乏资金夭折。


2004年,他与人合作创作一部科幻片《中华盛世》,在剧本阶段就已叫停。


2012年,樊玉虎成立“中国人游天下摄制组”,想要拍一部记录中国人环球旅行的电影,起名《逍遥骑士》。


他认为,“这是最接近成功的一次,启动资金花了近百万,摄制组共20多号人,还有新闻发布会、参加电影展。”


“我卖房子的钱花光了,可惜没有招商成功。”


在樊玉虎的领英页面上,依然留着这样的介绍,“中国人游天下摄制组——制片人、导演、编剧”。


屏幕快照 2019-09-12 11.47.29.png,12

樊玉虎领英页面(图片来源:供图)


记者未查到《逍遥骑士》发布会相关信息,但2013年《中国日报网》曾发布一篇名为《大众筹资做电影:让好项目“不差钱”》的文章。


文章中谈及在当年的北京国际电影节、上海国际电影节上,一个名为“中国人游天下”的众筹摄制组展台尤其引人注目。


该项目旨在召集驴友环球自驾旅行,同时将一路风景、故事拍摄下来,制作成《中国人环球之旅》纪录片、《中国人游天下》电视节目、《逍遥骑士》电影故事片、《屌丝玩转地球》电视剧4个影视项目,完成后卖给网络点击、电视台版权、电影院票房赚取旅行费。


摄制组制片人樊玉虎告诉当时采访的记者,“已经有2000多人报名,陆续加入车队。”


WechatIMG198.jpeg,12

樊玉虎在接受采访(图片来源:供图)


令樊玉虎没想到的是,最终踏上旅途的只有他一人。“当时摄制组很多人都愿意,只是没钱,大家都不敢拼。”


“我就是不甘心,这是我的梦想,很想拍一部自己的作品,就这么不管不顾的出发了。”


遭遇数十次抢劫,“在非洲老了十几岁”


樊玉虎的“不管不顾”并不是夸大,出发时他身上只有600元人民币。在苏州加完油后,面临“弹尽粮绝”的困境。


“我拍了15年的广告,资源多,路上主要通过宣传赚旅费,赚到钱就出发。”他说。


除此之外,樊玉虎开辟了一条“广告之路”。


他告诉记者,“我开的车可以打车身广告,朋友圈宣传、写公众号都是我赚钱的路子。”


WechatIMG184.jpeg,12

樊玉虎在旅途中(图片来源:供图)


这一路并不好走,亚洲、欧洲、非洲、美洲……每到一个国家,樊玉虎都要为三件事发愁,“申请签证、语言不通、旅费欠缺。”


因为签证申请问题被困在英国三个月、沟通不畅在塔吉克斯坦办签证被骗钱、昂贵的车辆清关费让其几度绝望。


除此之外,樊玉虎谈及旅途中遇到的“抢劫”表示“记忆犹新”。


2017年,路过安哥拉纳米比亚边境时,樊玉虎下车休整,在难得看到的中国超市买东西。


买完上车时才发现,一时疏忽,车门忘记上锁,座位上的包被人偷走。


“里面装着的都是我在路上拍摄的素材,丢了可就不得了。”樊玉虎后怕地说。


他坐上车,又惊又急,此时,又有四五个人从一旁蹿出,拽住汽车车门不放。


“我一看这样肯定不安全,启动车就冲进一旁的院子里。”


大院内的保安鸣枪,将追在后面的几人吓跑。


据樊玉虎介绍,这家大院是中资企业,他在非洲大多数时候都会选择中国企业大院歇息。


樊玉虎正在为丢失素材而感到绝望时,保安认识带头偷东西的人,最终包中素材被找回。


谈及被抢劫经历,樊玉虎早已见怪不怪,“在非洲被抢了十多次,没办法,只能时刻警惕,提高安全意识。”


他笑着说,“在非洲的8个月,永生难忘,老了十几岁 。”


WechatIMG200.jpeg,12

樊玉虎在旅途中(图片来源:供图)

旅途中,最让樊玉虎印象深刻的是曾经命悬一线的时刻。


索契边境,天寒地冻,道路结冰打滑,“我经验不足,开车在路上,差点和迎面而来的大货车撞上。”


一刹那,樊玉虎以为自己“必死无疑”。


“我也不知道怎么躲过去的,这一次真的吓人,以后再也不敢怎么莽撞上路,都选择好走的路开。”他说。


樊玉虎表示,在旅游的圈子中,“意外”是一个非常常见的词汇,“我有朋友在阿根廷就被车撞身亡。”


这样的生活称得上“颠沛流离”,樊玉虎坦承,“很多时候都想放弃。”


自称“中国阿甘”,“不甘心这样放弃”


2014年在路上结识的女朋友,更让樊玉虎萌生回归“正常生活”的心。


忆起这段感情,樊玉虎言语中流露出惋惜,“她陪着我走了6个国家,一年半的时间,后面她实在受不了漂泊,逃回国去了。”


“漂泊”二字背后隐藏的是日常的琐碎,路上无法吃到正常的食物、为节约路费只能宿在车上、要时刻堤防抢劫、在阿富汗叙利亚边境时,甚至要伴着枪声入睡。


樊玉虎对女朋友的离去表示理解,“不论是中国女人还是外国女人,她们都不喜欢漂泊的生活。”


在夜深人静时,他会开始考虑,“是否要放弃这样漂泊的生活?”


“我年纪也大了,身旁的人早就成家立业。女人说如果我不回去,就分手。”樊玉虎回忆。


人在英国的樊玉虎飞回了国,此时女友已经另嫁他人。


最终,樊玉虎还是选择启程。


WechatIMG189.jpeg,12


樊玉虎在旅途中(图片来源:供图)


樊玉虎称拍电影是他的第一梦想、环游世界是他的第二梦想。


“我已经为梦想奋斗了20多年,真的不想轻易放弃。”


“就算死了,没成功,最起码我曾经努力尝试过。”他笑着说。


WechatIMG187.jpeg,12

樊玉虎在旅途中(图片来源:供图)


樊玉虎用“偏执”来形容自己,“我就是特别不甘心。阿甘没有放弃,我也不想放弃,咬咬牙坚持下去。”


阿甘指的是电影《阿甘正传》的主人公,当所有人都在质疑他时,凭借着努力活出精彩人生。


他特别喜欢这个角色,甚至自封为“中国阿甘”,并将其印在车身上。


樊玉虎亲切的称这辆车为“白龙马”,伴随着他走过世界的各个角落。


老赖?相亲骗色?“红眼病见不得别人好”


2019年9月12日,樊玉虎的“白龙马”终于成功离开海关,他将开着车驶上澳大利亚的土地。

然而,伴随着樊玉虎而来的,还有网上对他的质疑——众筹骗钱、中国“老赖”、相亲骗色。


WechatIMG197.jpeg,12

樊玉虎在澳洲取到车辆(图片来源:供图)


记者谈及“众筹骗钱”这个话题时,樊玉虎叹了口气,“就那个小蚂蚁吧,和另外几个小股东,我和他们闹翻了。”


记者在网上查询时发现,确有一位名叫“小蚂蚁”的网友,表示投资十几万,但樊玉虎并未兑现承诺。


按照协议,樊玉虎承诺电影《西游实录》将在2016年12月31日前上映,上映后,回报为双倍分红。


除此之外,樊玉虎在协议中承诺2017年12月31日前公司挂牌上海张江Q板或E板。


屏幕快照 2019-09-17 11.40.09.png,12


樊玉虎众筹协议(图片来源:网络)


樊玉虎承认签署此份协议,但他也觉得自己“很委屈”。


“这是理想情况,可是旅途中碰到太多意外,时间上实在没办法控制。我能不想自己的公司好吗?不想电影赶快上映吗?”


据樊玉虎称,他的电影想自己做主,但以“小蚂蚁”为首的几人不断催促其回国履行承诺,并干预其电影制作,双方发生争执。


同时,樊玉虎表示,“他们可以诉诸法律手段,而不是这样在网上到处抹黑、人身攻击。”

2017年,樊玉虎被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列为“限制消费人员”,即众人口中的“老赖”。


“网上有人说我人品有问题,但这是因为卖房而引发的纠纷。”他说。


据樊玉虎介绍,2016年因卖房子筹备电影《西游实录》,与购房者发生纠纷。他称对方是上海本地人,因限购不能贷款继而违约。

樊玉虎表示,“法院判我退定金并罚款,等我回国,就找律师申请拍卖房子。”


但记者问其具体回国时间时,樊玉虎表示要先完成梦想。


“网上大部分都在支持我完成梦想,但有一小部分红眼病患者不停抹黑,可他们的控诉从来拿不出任何证据,我相信法律会还给我一个公道。”


“希望带个老婆回国,让电影喜剧结尾”


最让樊玉虎感到无奈的,是有人对他“相亲”提出质疑。

“我这么大年纪了,就想找个老婆,和人结婚生孩子,这有什么错?”樊玉虎谈起网上关于他“骗色”的说法颇为不忿。


屏幕快照 2019-09-17 17.19.05.png,12


樊玉虎与相亲对象(图片来源:供图)


记者留意到,在樊玉虎个人公众号上,丝毫不掩饰自己对结婚的渴望,出现不少和女人相关的文章。


例如《她满脑美景美食,我满脑就想追她生孩子》、《没五百万彩礼不结婚,没一晚上9次的能力不能碰她》、《不知道的以为我在嫖娼》……


其中一篇文章中谈及在澳认识的一位女孩,樊玉虎直言,“好幸福,跟着她吃香喝辣,但她也很现实,我满足不了她五百万的彩礼钱,更不可能给她一个安稳的家。”

据了解,樊玉虎接下来计划环澳洲自驾3个月,再从达尔文港口上集装箱到印尼,然后自驾去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老挝,最后回到云南边境。


屏幕快照 2019-09-17 17.20.56.png,12


樊玉虎在澳洲(图片来源:供图)


樊玉虎告诉记者,他在不同的国家相亲过十多次,“有我看不上的,不想和有过孩子的女人在一起,也有人看不上我,反正就是没有缘分。”


他甚至有些懊恼,“在非洲的时候应该带个女人离开,可惜外国人也不愿漂泊。”


虽然感情不顺,但谈及未来,樊玉虎仍然很有信心,“已经有很多人要购买我个人IP,我要把几万小时的素材剪成电影,也想把自己的故事写成书。”


接下来,樊玉虎将抱着这样的期望继续自己的旅程,他告诉记者,“在澳洲拍摄期间,要努力,也许有机会找到一个白人老婆。”


“只有找到了老婆,我的故事才是喜剧结局,而不是悲剧结局。”


您如何看待樊玉虎的“追梦之旅”?欢迎留言参与讨论。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