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澳洲 > 澳洲故事 > 我在澳洲当警察,华裔高级警员的酸甜苦辣

我在澳洲当警察,华裔高级警员的酸甜苦辣

来源:快新报 时间:2019-04-15 16:38:35 点击:


一座城市的繁华和安宁有赖于有着各行各业包括警察在内的努力和付出。


有人说:“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负重前行。”对一个家庭如此,对一个城市如此,对一个国家来说同样如此。悉尼被视为是安全、热情、友好、多元化而且富有包容性的城市,整个大悉尼地区也如此。在城市的繁华安宁的背后,是各行各业的默默付出,而正是他们的努力和付出,让我们可以在这片土地上享受湛蓝和美好。这各行各业中便有警察的身影,他们24小时不间断的轮班倒,为民众构建起安定幸福的家园。


本报记者采访了悉尼市和费菲市的两名华裔高级警员,听他们讲讲澳洲警察生活中的酸甜苦辣。


九年里的三个警察岗


悉尼警区交通组高级警员朱元志。(图由受访者提供)


今年30岁的朱元志(Andrew Chu)祖籍香港,在悉尼出生长大。已经做了9年警察的朱元志现任悉尼警区交通组高级警员(senior constable , Sydney City LAC – Traffice Service)。在本报记者采访当日,他暂任代沙展(Acting Sergeant)。这是朱元志从警以来的第三个岗位。


从警校毕业后,朱元志先是做了一年的见习警察。在随后的四年半时间里,朱元志在悉尼警区任综合任务(General Duty)警察,负责处理各种突发的情况。朱元志说,周五的时候是大家最放松的时候,因为结束了一周的工作,然后准备迎接周末,但是也是他们警察最为忙碌和紧张的时候。因为到了周五晚,一些人会喝酒放松娱乐,在酒精的趋使下,有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还有可能滋事打架。“遇到这种情况,我们在接到报警电话后会前往现场处理,有时可能遇到二三十人喝酒之后闹事情的情况。”


朱元志介绍:“在悉尼,有时会面对暴力、药物、醉酒的事件,碰到形形色色的人。我们也遇到过有人对抗,他们喝了酒之后会争论,逮捕的时候他们会逃跑。这是我们工作的一部分,我们必须要处理好。”


“后来新州实施宵禁法案(Lockout Law),规定酒吧等出售酒精的场所在凌晨1点30分后不许再接纳新顾客。这样一来,由酒精引发的暴力事件就减少了很多,”朱元志说,“悉尼是一座安全的城市。”


在接下来的一年半时间里,朱元志担任巡逻警察(Beat Police)。“巡逻警察的职责之一就是走进社区和大家进行互动,让社区的民众知道,警察就在这里,警察就在你的身边。市民见到警车在路上跑和看到警察走在街上的感觉会不一样,因为警车很快就开走了,但是见到警察走在大街上,会增强大家的安全感,大家就会因此更开心,社区也会更和谐,” 朱元志说。


朱元志认为增强警察巡逻也能减少罪案的发生,因为警察在场具有震慑作用。


如果在大街上看到有警察在和市民聊天,千万不要以为警察没有在执勤,因为和民众交流聊天正是这些巡逻警察的工作职责所在。而能够讲流利粤语的朱元志也被视为和悉尼华埠社区打交道的上佳人选。


后来朱元志工作调动到了悉尼警区的交通组,主要负责道路安全管理,尤其是负责悉尼举办一些大型活动时的交通管理方面的工作。


“责任”是在采访中朱元志最常提到的两个字。朱元志认为,当穿上了这一身警服,就意味着一种责任感。


平时,朱元志和他的宠物狗。(图由受访者提供)


24小时的轮值 不间断的责任


为什么选择当警察?朱元志清楚地记得他12岁时,家中遭窃,报警之后警察赶来,并且很好地处理了这桩案件。警察的整个处理过程以及专业和态度让朱元志印象深刻,警察可以帮助别人排忧解难,在他看来这是非常令人向往和自豪的事情,这也因此点燃了他心中想当警察的那把火。


数年过去,这个想法一直没有改变。高中毕业之后,朱元志考入新南威尔士大学,就读犯罪心理学专业一年,后来他加入Gourburn的警校。9个月之后,他通过各项测试,如愿穿上了警服。


这对他来说是一种愿望的实现,也是一种责任。毕业之后,他首先被分配去担任综合任务警察。“这能让我们更好了解社区和基层的情况,也能学习到很多技能。”


在朱元志工作期间,他的腰间始终佩带着枪,不可以卸下。“我们必须佩戴枪,以便随时应对可能突发的情况。”


“我的腰间都是淤青的,”他说,并指给记者看。除了枪之外,朱元志还需携带铁棒、手铐、胡椒喷雾(OC Spray)和泰瑟电枪。这些武器加起来总共有7、8公斤重,而且需要一直佩戴。


无论是综合任务警察还是巡逻警察,朱元志每天都需要执勤12.5小时,通常是连上两个白天或者两个黑夜,之后轮休,然后再继续执勤。综合任务警察白天执勤时间是从早上6点到傍晚6点半,晚上的执勤时间则从傍晚6点到第二天凌晨6点半。巡逻警察什么时候开始工作都可以,视巡逻工作需要而定,但也同样需要执勤12.5小时。这表示着我们生活的这座城市,每天24小时都有许多警察在不间断地守护这座城市的安宁,保护这座城市的安全。


朱元志坦言警察工作的确比较辛苦。即便是在现在的交通组,也需要一天工作10个小时,周末也需要工作,尤其是举办大型的时候更是非常之忙,当然也会轮休。悉尼是一个国际大都市,经常举办许多大型活动,这也让他们身上的担子更重。


“特别是悉尼中国农历新年庆典活动,我们需要协助主办部门管理好交通方面的事宜,让市民能够顺利安全出行,同时也要保证活动顺利进行,这都是我们的职责所在。在许多活动顺利举办的背后,有很多很繁复的管理工作。也许公众并没有注意到,但实际情况的确如此,” 朱元志说。


工作中肯定也会有压力,各行各业都如此。朱元志自认能够很好地处理所面对的压力,而且整个警察系统也会为警察提供舒缓压力的支持和辅导。


在工作之余,朱元志喜欢遛狗,喜欢烹饪,喜欢和朋友交流,还喜欢做健身运动。身为一名警察,当然要有好的体格,而且他自认枪法也很准。


朱元志和他的女朋友庆祝中国农历新年。


一名好警察的标准


朱元志表示当警察让他改变了许多。高中时候的他话并不多,后来担任了巡逻警察,便需要主动和社区的居民交流,一切都在默默地发生改变。


在采访时,朱元志也多次提到沟通和尊重。“我一直在学习如何更好地去沟通,这是很重要的技巧。”在他看来,“ 一个好的警察应该要学会如何尊重他人。”他提到,有时面对犯事者的时候,如果处理态度好,注重沟通,尝试去交流,犯事者有时也会慢慢地平静下来,反应便不再那么激烈。


朱元志提到:“了解自己可以做什么,明白在工作中什么是可以做的,什么是不应该做的。 面对犯事者或者嫌疑犯时,如果是他们做错了事情犯了法,那么应该让法律去制裁他们,并不意味着我们做警察的可以对他们做出惩罚。”


穿上警服多年,朱元志笑言免不了会有职业敏感。他说自己会比较警觉,随时留心周围的环境和人。 “逛街的时候无法做到完全轻松,而是会时刻留意四周。和女朋友外出吃饭时,也会看着窗外门外,特别是做综合任务警察的时候,而现在也仍然如此。”


一名警察的责任感并不会因为穿上警服和脱下警服有所不同。朱元志表示,即便是在他轮休的时候,如果碰到有案件发生,他也同样会尽职尽责,对警察来说并不存在着休息日的时候,身上的责任感和正义感一直都在。从这点上来说,警察没有休息日。


“我做了最正确的选择(当警察),”他说,“当警察给他带来了自豪感,因为可以帮助到别人,帮助到社会,维护社会的治安。平时我和朋友聊天时,都会鼓励年轻人当警察。 这是一份很好的工作,有很多选择,这个系统涵盖了各个领域,我很高兴我在警察之列。这是一个大家庭,穿了警服,大家就都是朋友。”


高级警员颜嘉荣。


一份圣诞礼物 走上从警之路


今年27岁,已经加入警察队伍7年的颜嘉荣(William Ngan)现为新州费菲市警区(Fairfield LAC)的高级警员(Senior Constable)。颜嘉荣祖籍香港,在悉尼出生长大。


关于职业的选择,对于颜嘉荣来说,看似偶然,但也是一系列的必然,生活的契机和性格等等的合力,让他在不断摸索往前走的时候将他推到了现在的地方,担任现在的职务,做着现在的事情。


为什么会选择警察这一职业?颜嘉荣回忆他5岁时,他爸爸的朋友在圣诞时送了一套礼物给他,正是这套生日礼物让他萌发了日后走上了警察道路的想法。“这套玩具有各种警察设备,比如警车什么的,我很喜欢这套玩具,当时每天都玩。之后,我的理想便是做一个好警察,充满正义,帮助社会,”颜嘉荣说。颜嘉荣自认是一个喜欢帮助别人的人,能够从帮助别人帮助社会的过程中感到快乐。


高中毕业之后,颜嘉荣考入西悉尼大学(Western Sydney University),攻读警务学专业学士学位(Bachelor of Policing),他的妹妹也同样在西悉尼大学读这一专业。两年半之后颜嘉荣拿到学士学位,随后在新州的Goulburn Police Academy警校培训三个月。在他20岁的时候,也就是他拿到那份圣诞礼物之后的15年,颜嘉荣如愿成为一名警察。


颜嘉荣介绍,如果是直接去警校入读,需要9个月的时间。而获取了大学的学历学位再去警校培训,那么只需要3个月就可以了。大学里的课程覆盖很多方面,在警校三个月,看似不长,但是要学习许多实际的技能。


“各方面的知识和技能都要学习,你觉得3个月似乎少,但是老师每天都会教授很多,有很多考试,又很多培训,其实并不简单,并且还要学习擒拿、格斗等自卫术,学习如何去拘捕等等,这些技能警校都教。我也自学咏春拳,这样可以好好保护自己。还有的人会自己去学习柔道术、功夫和跆拳道等,”颜嘉荣说。


“和警察喝一杯咖啡”是新州警局为拉进与社区交流互动而推出的活动。(《每日电讯报》图片)


费菲警区和社区民众的桥梁


现在的颜嘉荣负责综合任务(General Duty)。“目前我在工作中负责很多方面,十分之忙,在社区内会面对各种案件,比如打劫、谋杀、家暴、盗窃、斗殴、交通意外等等,有时还会面对患有精神疾病的人士。在费菲市,每天都面临着挑战,” 颜嘉荣说,“每天执勤的时间为12小时,分白天执勤和晚上执勤,之后可以休息数天,然后继续执勤。”


负责综合任务的警察,身上时刻配备着枪,他们可以说是社区中最重要的前线警员,接到警报,首先要了解现场情况,评估风险,上报情况,然后采取适当行动。


颜嘉荣曾经花了两年的时间协助便衣警察和警探跟踪一桩谋杀案的犯罪嫌疑人,因怀疑犯罪嫌疑人用枪杀人,于是颜嘉荣采取很多种不同的方法跟踪犯罪嫌疑人的日常生活,搜集种种证据,最后逮捕了犯罪嫌疑人,最后嫌疑人在法庭上也被定了罪判了刑。


颜嘉荣也曾碰过数次袭警事件,所幸并没有受伤。“记得有一次一名犯事者逃跑,我就追他,他跑得没我快,追到之后,他就一拳打过来,我反手擒拿他,但没有受伤,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受过伤,”他说。


他坦言每份工作都会面临压力,而总是冲在治安第一线的警察当然也不例外。但是他能够很好地舒缓自己的压力,会通过各种方式去放松。同时警察本身也会得到警局部门的帮助,也会有专门的辅导。而且警局的上司也富有经验,可以帮助警员们去解决所碰到的压力。


工作中,尤其是在面对家庭暴力案件的时候,颜嘉荣会非常关注孩子和妇女的安全。“澳洲非常保护妇女和孩子,一定会保护他们,”他说。


作为一名警察,每天的工作并不仅仅是维护社会治安,同时还需要和社区保持良好的联系,和社区居民进行良好的交流互动。比如在新南威尔士州,警察尝试了一种新颖的方式试图跨越这种隔阂 —— 和警察喝一杯咖啡(Coffee with a Cop),因为一些社区中的一些居民对执法部门有不同的看法,害怕警察靠近他们,或者是不愿意和警察打交道,特别是那些来自非洲战乱国家、中东和亚洲部分国家的人以及难民。一些难民的害怕情绪是因为他们在自己的祖籍国曾经遭遇过不公正的经历。


费菲市就已经举行过多场这种和警察喝咖啡的活动,加强警民互动。虽然在澳洲出生长大,但是会讲流利粤语的颜嘉荣,成为了费菲市警区和社区民众沟通的良好桥梁。说到自己能讲这一口流利的粤语,颜嘉荣认为这得益于在家里和父母始终用粤语交流,以及上了很多年的周末中文学校。                                 

颜嘉荣在佛山武林大会中获得金牌。(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咏春高手 矢志不渝当警察


身为一名合格的警察,当然需要样样了得,而且颜嘉荣还是一名咏春高手,已经习武6年,专攻咏春拳。而且他还在2016年广东佛山举行的“一带一路”武林大会(2016中国陈华顺永春拳国际邀请赛)中荣获金牌,功夫着实了得。


颜嘉荣每个星期都去师傅家里练功,一般一两个小时,和师兄一起练习黐手,平时在家也有练习。


练习咏春拳是颜嘉荣的一大爱好。除此之外,颜嘉荣还喜欢健身、跑步、打球、和朋友一起交流等等。明年除了工作方面的调动,颜嘉荣还将和未婚妻完婚。


作为一名警察,这个身份给颜嘉荣“带来很多的自豪感和成就感”。“我喜欢我的工作,”颜嘉荣说,“我家里人非常支持我的这个工作。妈妈相对会有些紧张,爸爸、哥哥和妹妹都很支持,也以我为荣。我的未婚妻,还有我未婚妻的父母以及其他的亲戚朋友也为我的工作自豪。”颜嘉荣提到,在社区当中,许多居民会感谢他们的付出。有时在处理了一宗案件之后,受害者会写信感谢他们,有时还会专门来到警察局道谢。


谈到对未来的规划,颜嘉荣表示:“警察会是我终身的职业。”他也提到,新州的警察局有很多部门,而他也还很年轻,希望能够到不同的部门进行不同的历练,不断成长。明年2月颜嘉荣将会接受工作方面的调动,加入费菲市高速公路巡警(Highway Patrol),负责交通方面的事务。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