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澳洲 > 澳洲故事 > 事业和生活,我都要重新定义 — 专访4PX递四方墨尔本总经理刘志刚

事业和生活,我都要重新定义 — 专访4PX递四方墨尔本总经理刘志刚

来源:澳洲网 时间:2019-03-11 15:29:28 点击:

世界很大,手很小,但偌大的世界,是人一手一手建起来的。世界很大,心更大,因为,心可以纳须弥,心可以装着整个世界。坐观成败或者默守陈规,不理锱铢不去改变,你永远不知道世界有多大,心有多大。刘志刚,从中国到澳洲,重新定义事业和生活,重塑他的世界和心的疆域。


大清早就穿着印有“递四方”的安全背心在仓库中忙碌地穿梭的老刘,看上去30多岁的老刘,戴着眼镜、高瘦清俊的斯文模样,仿佛是个文艺工作者,很少有人把他和物流行业联系在一起。可他已经在这个行业中摸爬滚打了20余年,如今任职跨境物流行业巨头——4PX递四方的墨尔本总经理。



澳洲代购搅动起物流一池春水


“叮咚——您的订单已发货!”按掉手机淘宝的消息提醒,一个典型90后乏味的一天被即将到来的“收货拆包”点亮。无论身处何地,在天猫淘宝“买买买”已经是一代年轻人生活的必要组成部分。而说起递四方,“剁手党”们熟悉得好像亲人一般。作为阿里系菜鸟旗下的跨境物流板块领航者,递四方让身在南半球的澳洲华人,更方便快捷地在淘宝和天猫上购物。


1994年就在国内从事物流行业的刘志刚,经历了中港跨境运输,民航快递报关,到深圳机场货运公司,他见证了国内物流行业的兴起与爆炸性发展,而十多年的行业经验也让他成为物流“老司机”,为他在澳大利亚为递四方攻城略地,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我这个人也不会干别的,只会做物流、做快递,”老刘时常这么说。凭着这股子“轴”劲儿,在移民澳洲后,他也没有放弃从事物流工作。


2010年初,来到澳洲后,刘志刚注册过公司做快递。当时的墨尔本还没有职业代购,老刘做了一段时间之后,发现由于市场体量太小,业务很难做大,为了满足移民签证的要求,决定先暂停快递生意。


可他一直没放弃自己的理想和坚持,兜兜转转,最后还是“轴”回了物流业。“我只会干这个,”他笑说,“过了两年拿到身份后,我就和我太太说,对不起,咱们目前这个生意我不做了,我还要做回快递。”


从2013年开始,由于微信的兴起,代购市场火了起来。“以前澳洲华人很散,很难形成一致性的庞大的行动。自从有了微信,信息分享快,业务模式也容易跟进,代购就火起来了。”一个品牌在代购圈里可以一夜之间被炒火,也可以一夜之间被搞砸:许多人或许还记得,澳洲几个奶粉品牌在代购的幕后操盘下此消彼长的闹剧,颇有几分“宫斗”色彩——贝拉米正是由代购一手“扶植”起来的。


有人卖,自然得有人运,这不,从那时起,一些快递公司像雨后春笋一样迅速地冒了出来。不管经营者之前做的是什么行业,因为快递物流利润丰厚、门槛又低,他们就都一头扎了进来。回忆起当时,老刘颇为无奈:“华人做生意有个‘传统’,做什么都把价格越做越低,做到一定程度,利润就越来越薄。到了后来,快递行业变得很不好做,如果没有优质的业务板块来支撑,是做不下去的。”


面临这个现状,如何坚持下去?或者随波逐流,或者落荒而逃,或者沉寂陨落,又或者,好整以暇,伺机而动。多年物流经验告诉他:你要等。从那时起直到2016年,老刘像一只等待猎物的狮子,好整以暇,却毫不松懈。



机会来临“递四方”布局墨尔本


2016年,阿里巴巴“天猫出海”项目的第一站落地到南半球,国内数家知名的电商平台亦紧随其后来到澳洲。“这些电商都很关注澳洲,尤其是墨尔本,因为他们都希望在墨尔本做一个成熟的模式出来后,复制到其它欧美国家。”


由于交叉的股权关系,递四方被打上了“阿里系”的标签,成为“天猫出海”的官方集运商,迎来了它在澳洲的发展机遇。


“递四方在澳洲已经布局了很长时间。2010年,递四方就落地悉尼,做eBay的3PL及其它国内卖家的海外仓FB4业务,几大板块业务发展都很迅速,六年时间升级了三次仓库。16年初,递四方总部来澳洲做了三个月的市场调研,从代购群体、本地品牌商、市场体量、竞争对手等数据都显示,澳洲直邮项目发展时机已经成熟:我们觉得‘池塘够大了’——市场容量已经到了递四方这么大的盘可以进来的时候了。”


经过近一年的准备,递四方2017年6月正式在墨尔本开展业务。


2017年是递四方业务和品牌快速发展的一年。如今,4PX在澳洲很多社区都有了自提点,服务随手可得,产品线也做得很丰富,“客户已经知道递四方在深耕跨境物流这件事,而且对我们的高时效,品质保障有相当的认知。”


递四方开展澳洲跨境直邮业务后,国内的四通一达紧随其后——这说明代购从一个自发的生意模式形成了一个极有影响力的团体,搅动的市场已经引起了整个物流行业板块的关注和震动。


行业飞速发展,人人都想分一杯羹。当初因为丰厚利润和低门槛进入行业的代购电商物流公司,却越来越难生存。“只做单一板块的公司想要生存很难。以前靠某一个服务都能维持运转,如今利润太薄,大部分物流公司都无法生存。”


在这样的形势下,递四方的优势得以体现,杀出了重围。老刘认为,递四方最大的竞争优势是其整体优势,也就是每个方向加在一起就形成合力。“我们从团队、IT系统、品牌输出、股东模式和业务深度等方面形成了强有力的竞争优势,”老刘骄傲地表示,“递四方整个团队4000多人只做跨境电商物流,但是我们做的是整个的物流解决方案。目前我们是行业里第一梯队的公司,今年应该是墨尔本快递市场的第一名了。”


挑战区域规则我要的就是变革!


递四方在墨尔本发展的两年多里,虽天时地利人和占尽,但也不是毫无困难。在品牌墨尔本业务发展初期,老刘遇到的最头疼的事要数扭转客户对物流产业的错误认知。“之前这些年里,墨尔本当地一些快递公司给客户培养出了一些不正确的认知,让客户觉得快递公司往中国运东西,一定要不规范地操作。不管是奶粉还是保健品,我扔给你(快递公司),只要便宜,慢一点没关系,运到客人手上就行了。他们觉得澳洲运到中国,21天的周期送到客户手上是正常的。很多快递公司告诉他们,货到了货代手里第二天就走了,在海关却放了很长时间才安排运送,他们就觉得是这样的。”


这是双向的恶性循环:本地快递利用信息不对称将错误观念深植客户脑中,客户再因为安于错误认知的物流节奏继续“惯坏”本地快递。这种行业现状让老刘深恶痛绝。


他说,物流行业的规则很简单——高效、准时,即不负所托。在老刘这里,压缩货运、机场、海关、各层集运点每个环节的时间,改变澳洲整体物流运输效率,就是对岁月的一份情怀。“我们要告诉客户的是,货物运输的一系列的过程,从我们货仓库机场、再到另一个机场、到海关等等,这中间每个环节都有一个节点,这每一个节点货物都不会‘消失’——到了海关不会消失,一天可能就通关了,并不需要那么久。”


如何扭转客户的不正确认知呢?老刘回忆到,当时团队要从头向客户普及快递知识。“任何的货物,如果申报数据没问题,7天之内要完成80%-90%的派送率,根本不需要21天那么久。我们要边解释,边拿数据给他看,告诉他正常的标准状态,拿这个标准去卡别人家快递,如果他无法解决并且无法说服你,那么他就是有问题的!现在的客户就知道,货物到了仓库会很快起飞,到了海关超时是不对的,当然了过于迅速起飞也是不对的,整个流程都是固定的。”


这也是老刘事业上最有成就感的事之一:他带领着团队,把市场的游戏规则和华人传统的不正确认知给彻底改变了。



行者无疆递四方的事业“野心”


王阳明说:志不立,天下无可成之事,虽百工技艺,未有不本于志者。人能走多远?这话不要问双脚,而是要问志向。没有志向,就没有前进的动力,没有前进的动力,人只能原地踏步。所以说,没有志向,人就走不了多远,成不了大事。正因为老刘心怀志向,使得他并没有因为在取得一点成绩时就高枕无忧,止步不前。


另一件让他有巨大成就感的事,老刘说,是“我们配合‘天猫出海’把中国人的淘宝生活带到了澳洲”。从前,中国人来到澳洲以后,很多东西线下购买时选择很少,而受制于物流的成本和时效,上淘宝、天猫海淘又太慢,生活质量急速下降。而现在,递四方在澳大利亚已经拥有几百个四方格门店,并且还在持续扩张中。以维州为例,无论身在何处,你在淘宝、天猫购买的商品都能运到离你最近的门店,只需报出发送到你手机上的六位提取码,就能把买到的宝贝带走,一切就是这么简单方便。


“我们要的是变革一代人的生活和购物方式,”老刘说到,“而为了达成这个目标,我们做的也不止是跨境物流。”他介绍说,目前递四方也在搭建本地运输团队,希望能给澳大利亚境内物流现状带来革新。传统澳洲物流以post为主,大大小小的快递公司为辅,缺乏强力竞争的行业让老刘都忍不住吐槽:“澳洲物流是我做过的最慢的、最难做的。这里人口少、密集度低,城市间运输方式太少,加上澳洲人的物流传统习惯,都觉得慢很正常。这种状态老移民适应了,新移民适应不了。但是没有新的供应商,情况又无法改变。我们来了以后,物流的整体时效改变了,所有使用我们服务的本地服务客户都说‘很爽、很快’。”


老刘认为,澳洲的本地物流市场很有空间,递四方的本地运输业务才刚开始。澳洲的司机每年工作约200天,而老刘说,递四方的团队要一年干365天——多出的100多天工作日,给客户带来的整体体验会好上一大截。“我们逐渐把周末、节假日甚至是下班时间的物流服务都提供起来,我们就会跟本地物流公司形成明显的差异——我们提供的是世界上最快的物流行业。”


递四方积极介入本地物流服务行业也不仅在客户服务上带来提升,更会对整个国家的物流行业带来极大的积极影响。“我们现在国内物流运输时间是以天为单位的,如今也正在朝着以小时为单位发展和努力。而澳大利亚目前还以周为单位——在墨尔本寄一封同城的信,一周之后到,客户都觉得很正常,可以接受,这是很不可思议的!国我们现在希望把以周为单位的现状提升到以天为单位,也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够做到和国内的物流运输效率同步,共同朝以小时为单位发展!”



为了家人,说走就走的“佛系”移民


谈起出国移民的经历,老刘一下子就从“为四方征战”的豪迈模式切换到了无限感怀当中。


老刘移民澳大利亚的最主要原因是为了家人。从前在深圳由于生活节奏太快、压力太大,没有时间陪伴家人,陪伴孩子的成长,太太甚至被诊断了睡眠障碍。“很有意思的是,移民到澳大利亚的一开始,哪怕我们的生活还没有着落、语言不通,也没有什么亲友,但是我太太的睡眠障碍一下不治而愈。”


跟大多数新移民一样,老刘刚来墨尔本时遇到的最大困难就是语言。“我在国内是学俄语的,没有学过英文,靠着一个快译通跟本地人沟通。”


第二个问题就是心理落差很大。老刘退出了以前公司的股份,在澳洲没有一个亲戚朋友,一家三口没做什么准备就来了,“生活连零都不是,是负数。”老刘刚登陆时住酒店,花了1个月才租到房子,5岁的孩子上学也没有着落,当时的他,用快译通带比划地跟人沟通,把孩子的学校找到了,这才算是从负数到了零。



老刘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面对生活巨变,他非常坦然地去面对这一切的变化,开始磕磕绊绊地学英文和渡过心里落差期,心态可以说相当“佛系”了。“我在语言学校也渐渐认识了一些朋友,用了8个月的时间学讲英文,终于能把自己的想法用‘蹦单词’的方式表达出来了。”


如今回望过去,老刘对自己的这段经历,言语间已经十分淡然。他说,出国移民就是这样,要打破自己之前的一切,不破不立。“我也认识很多做投资移民的朋友,最终能留下来的,都是能够忍受自己一切归零的人。很多人觉得自己之前做什么事情都‘呼风唤雨’似的,现在要重新开始,受不了这样的落差、没办法接受,最终就都回去了。”


正是因为有着敢于打破原有事业与生活的勇气和决心,正确面对和接受改变带来的落差的良好心态,不断解决重新创业困难的耐心,以及家人的支持、让家人过得更舒适幸福的信念,老刘才能坦然面对移民初期的落差,才能为了重新开始脚踏实地地努力奋斗。如今的老刘全家已然扎根在了移居的新城市,并开始在事业上取得成功。


“在澳洲,我的更多时间给了家庭。在物流行业,无论在哪里,做事情的强度其实都是不小的,但是下班之后的时间就可以完全给家人,在这边,生活就是生活,工作就是工作。这也是我们出国的主要目的。这边业余生活比较轻松,打高尔夫在门口就行——在澳洲想怎么来就怎么来,我很喜欢这种工作和生活平衡的方式。”



说到老刘的兴趣爱好,那可是独一份:老刘笑言,陪孩子就是自己目前最大的爱好。女儿喜欢音乐、运动,他就跟她一起学习音乐、一起运动。“应酬基本上就没有了。以前在国内一周陪家人一天,现在一年不陪家人的时间大概也就只有一天。”

回忆过一遍自己的移民奋斗和事业历程后,老刘感慨地说,20年前没有想过自己的人生是现在的模样。“我是师范学校毕业的,念书的时候一直都觉得自己会当一个老师,教书育人。”


哪怕是现在,老刘心中依旧怀揣着一个教师梦。记者问道,如果有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是否会选择不做物流时,老刘说:“我可能会想去当老师吧。就像马云创办湖畔大学,其实教育所带来的成就感和生意带来的成就感是完全不一样的,当你去传道受业解惑,教出来的学生都成长起来、有所作为,自己桃李满天下的时候,会带来很大的满足感和幸福感。”


理想总归是理想。回归到自己的事业,老刘希望自己能够实现递四方的愿景:智慧物流、高时效、全球物流解决方案。“2018年可以说是正式的澳洲电商元年,经过这一年的深耕,递四方在东南亚、澳洲的跨境板块已经成为时效最高、服务最好、安全保障最高的快递公司,很快将会实现从东南亚到澳洲双向跨境物流没有竞争对手的格局。”同时,老刘希望他所引领的业务在这个细分市场处于绝对领先地位,服务成为市场的标杆;也希望团队的每一个人都能在行业发展的过程中得到机会,都有自己大显身手的舞台。



上帝也许曾告诉人间,没有谁可以将日子过得行云流水。但我们始终相信,走过平湖烟雨,岁月山河,那些历经变数、尝遍百味的人,会更加生动而干净。时间永远是旁观者,所有的过程和结果,都是打造你世界和心的疆域的砖瓦。你负责建造,世事自有人评说。


祝福老刘:行走天下如沐春风,物递四方匠心独具!

新闻排行